<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挨打是一方面,老板還會通過不能睡覺的方式,精神折磨原主。

      每當原主困的實在睜不開眼睛,他就會讓手下把原主關進一個一米多高的集裝箱里,然后在箱子里放入幾十只巴掌大的耗子。

      在幽暗逼仄的狹小空間里,被數不清的老鼠撕咬,爬過全身。

      那種絕望和恐懼,是原主一輩子都往忘不掉的陰影。

      她畢竟只是一個前二十年都活在父母庇護下的溫室花朵,她害怕死,也害怕疼。

      更何況她肚子里還有一個小生命,就算是為了他,她也得活下去。

      原主妥協了。

      畢竟只有先活下去,才有逃出這火坑的一天。

      原主長得漂亮,又是異國風情。

      在這窮困骯臟的貧民窟里,她成了最受‘歡迎’的女人。

      就是在這種屈辱的環境下,原主獨自生下了男朋友的孩子。

      是一個小男孩,因為長期營養不良,他很瘦小,也很機靈。

      原主接待過的客人里,有一個憨厚的中年男人。

      他十分迷戀原主,即使自己的日子也過的很艱難,也愿意花掉一個禮拜做苦力的錢來找原主。

      哪怕只是陪著她坐一夜,他也是高興的。

      和原主的聊天中,他知道原主在這里接客是被強迫的,也知道原主一心想逃離這里。

      但這能逃出這個貧民窟唯一的出路,是碼頭運貨的船。

      貧民窟的窮人根本支付不起高昂的船票。

      妓女村的老板是有給他手下的女孩兒們支付工資的,雖然少的可憐,但通過這么多年的積攢,原主手里已經有了一些錢。

      原主的兒子雖然年紀小,但也開始工作了,他為當地的雜貨商送貨,每天拖著比他自己各個子還高的輪車到處奔波,搬運沉重的貨物。

      雖然又累又苦,可每當晚上窩在媽媽懷里,聽她講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他就是渾身充滿了力氣。

      終于,原主攢夠了兩張船票錢,就在她興奮的收拾東西,以為能和兒子一起逃離這個魔窖時,一群暴徒沖進了她的家。

      二話不說揮刀就砍。

      原主被砍倒在地,就連來給她送錢的中年男人在保護她的時候也被砍死了。

      她眼睜睜看著兒子被這群暴徒追砍著逃出門外。

      【主線任務:查出背后設計毒害原主的兇手!】

      扶桑試圖從地上爬起來,可她剛動了一下,被砍傷的地方就疼的她冷汗直冒。

      【叮咚!系統商場有肉骨神水出售,僅需50積分即可獲得!可活死人,肉白骨,哪怕是被凌遲到只剩一塊肉,只需一滴,即可骨肉再生!】

      扶桑疑惑:“我不是等級不夠,商場沒有開啟嗎?”

      【是的呢?!?

      扶桑無語:“那你在這給我推銷尼瑪呢!”

      【所以啊,宿主大大要努力做任務!爭取升級成功!歐耶!】

      扶桑:“……”

      就離譜。

      “所以你要眼睜睜看著我趴在這里等死?”

      【原則上來說,系統是不可以在宿主任務過程中隨意插手的?!?

      扶桑翻白眼:我就靜靜的看著你表演。

      【我們可以悄悄的交易,聲張的不要?!?

      扶桑冷漠臉:你繼續。

      【】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