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即使被如此惡毒的語言攻擊,宋嚴正冷峻的臉上神色不變。

      直挺的腰板恭敬又強勢。

      “少爺,夫人讓我務必帶您回去!

      您最好聽話,我并不想傷害到您!”

      矜貴的少年下巴微抬,帶著不可一世的驕縱傲慢:“少拿我媽來壓我!我不愿意的事,沒人能強迫的了我!”

      眼底閃過妖異癲狂的紅光,少年抽出藏在口袋里的小刀,鋒利的刀刃抵著蒼白到病態修長脖頸:“你敢往前走,我就死給你看?!?

      像是為了證明這句話的可信度,少年手腕用力,泛著冷光的刀刃幾乎在瞬間劃破了他的肌膚。

      艷麗的血液流襯得他的肌膚更是白到極致。

      就像干凈的不染一絲塵埃的皚皚雪地,忽然盛開了一株濃艷至極的紅梅。

      病態的好看。

      不同于宋嚴正的緊張,淡淡的血腥味,刺激的少年幽深的眼底翻涌著灼熱瘋狂的情緒。

      宋嚴正是看著少年長大的,深知他說得出做得到。

      生怕他會做出傷害自己的舉動,宋嚴正抬起雙臂,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出聲安撫:“我不過去,你把刀……”

      ‘放下’兩個字還沒說出口,身后突然炸響一聲:“孽障!看我天降正義!”

      宋嚴正幾乎是下意識的回頭。

      一只37碼的腳從天而降,不偏不倚的踹上他的臉。

      巨大的慣力讓宋嚴正失去重心,一頭磕在胡同口的墻邊角。

      瞬間暈死過去。

      扶桑還覺得不夠解氣,報復性又踹了幾腳:“踩我煎餅!踩我煎餅!讓你踩我煎餅!”

      “臭小子還有你!”

      氣撒了一半,扶桑矛頭一轉,朝著目瞪口呆的少年步步緊逼:“撞了人都不知道道歉嗎?”

      “咔噠?!?

      身后一聲清脆的異響,扶桑腳步一頓,回頭的瞬間一只黑幽幽的槍口對準了她的腦袋。

      扶桑:“……”

      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

      扯出一個尷尬的笑臉,扶桑慢慢抬高手臂:“誤會,都是誤會?!?

      額頭上還在滋滋冒血的宋嚴正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狠毒的盯著扶桑。

      “少爺,到我身后來?!?

      扶桑步步后退,趁宋嚴正和少年說話的那一瞬間的分心,噌一個箭步竄到少年身后躲了起來。

      “喂,你跟這個誰說一聲,大家都是文明人,這么肝火大動的實在有失風度,讓他放下槍,有話慢慢說?!?

      文明人?

      “你是來侮辱‘文明’這兩個字的吧?!?

      少年語氣嘲諷,垂下眼眸想看看一秒變慫的人是什么模樣。

      卻猝不及防的撞入一雙剔透干凈的眼眸,眼瞳水光盈潤,像盛著一汪清澈的雪水。

      干凈的讓人忍不住生出一股想毀滅她的沖動。

      少年幾乎是瞬間就喜歡上了這雙眼睛。

      喜歡到想把他扣出來收藏。

      眼底閃爍著詭異的興奮,少年輕輕撫摸扶桑臟兮兮的臉:“你的眼睛好漂亮,我很喜歡?!?

      眉眼間延漫著癡迷詭譎。

      扶桑敏銳的察覺到眼前這個長得乖巧精致,眉眼如畫的漂亮少年精神好像有點不對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