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他也不清楚林失究竟是誰。如果林失完全可以靠武力過來搶奪他手里的薯條,但是林失偏偏要花錢,而這個時候的林失也是感覺到非常的尷尬,第一條薯條賣100,第二條薯條賣1000,你怎么不去搶?你明明可以去搶去,還要送我一個薯條,真的是要感謝你,我真的會謝。</p>

      林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而此時此刻這個老板也覺得林失這個人有一些不可理喻了,大數據殺熟這不是很正常的常規操作嗎?為什么感覺到那么驚訝?我第一根薯條賣你100,第二根薯條賣你1000,這沒問題。如果你還想要吃到第二根薯條,同樣是100的價格的話,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讓你過去幫我拉生意,你過去找一下別人,讓別人再買一條就可以了,而這個時候的林失也是非常的神奇,同時笑了笑說的好算你狠算你厲害。</p>

      那就這樣我讓小精靈來買就可以了,第一條薯條你賣我100,我想買第二根薯條的時候我不來買了,我讓小精靈幫我買,那不是一樣嗎?我不是幫你拉了一個生意了嗎?林失喊道小精靈讓小精靈來旁邊注冊了一個買薯條的賬號,然后就準備買薯條了,然后小精靈和林失是一起來的,結果賣薯條的老板就說怎么可以這樣子不行,你薯條賣給你也是100的,他跟你是一伙的,你們兩個是同一個人,你和小精靈是形影不離的,你們是一起的。</p>

      我第二根薯條賣給你們,肯定也只能賣1000塊錢給你們,怎么可能100塊錢賣給你們?塞林是覺得這徹底懵了,都怎么可以這樣,如果說這件事情針對我林某人的話,我林某人無話可說,對不對?畢竟被你針對就被針對了。你現在還這樣子針對小精靈究竟是個什么意思?小精靈可是從來沒買過你的薯條,怎么說?</p>

      小精靈也是一個新客戶,就這樣子欺負人,林失一怒之下徹底的不想去買他手中的薯條了,而這個時候林失也沒有多說什么,轉頭就跑,小精靈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林失,隨后跟著林失一起轉頭跑了,而在這個時候賣薯條的老板也是有一些遺憾的看著林失,等到林失走遠了以后,賣薯條的老板忍不住喊道,客官不要跑快點賣給你,薯條賣給你好不好?</p>

      林失也覺得很奇怪,自己明明要跑了,那家伙又過來拉人了,當然這個時候的林失也是沒有表現的,很開心,他還是非常生氣的。</p>

      而此時此刻的賣薯條,老板收到好了賣給你,薯條賣給你好了50塊錢一個,聽到這里的時候,林失整個人都震驚了,因為之前第一次買薯條的時候是100對吧?花了100買了第一根薯條,那么現在林失找他買第二根薯條的時候,現在只要50了,您是覺得這也太惡心了,你這不是在大降價嗎?相當于什么?相當于跳水對不對?好像林失還記得自己曾經也是買過不少東西的,有一些東西一開始買來很貴,而到最后的時候價格竟然大跳水,然后這樣的話就當了冤大頭了,鈴聲又有些不能理解了,同時對著老板說道喂怎么能夠這樣?</p>

      第一他一開始你第一個薯條賣我的時候是賣給我100一個的,然后你第二個薯條你就打5折賣對不對?打5折賣,你現在只賣51根薯條了,你第一根薯條賣給我這么貴是個啥意思嗎?好,林失說完之后,老板終于露出了會心的笑容,看來你已經明白了做生意的真諦了。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所以說顧客都會如此,像我們賣東西都是這樣子的,我第一次薯條賣給你100,你不覺得貴,可是當你聽說了我第二根薯條賣50的時候,你的心里就不平衡了,對不對?</p>

      所以說做生意真的很難,我無論是漲價還是降價,你始終都會覺得我好像坑了你一樣。我第一根薯條賣100,如果第二根薯條漲價漲到了200,你就會覺得不應該賣你100才對。好,我現在又賣給你100,你肯定也不愿意,而我現在第二根薯條賣給你50的時候,你又覺得自己好像上當受騙了,覺得我第一根薯條賣給你的時候賣貴了,對不對?好,說到底沒有讓你討價還價了,所以說你們這些人也真的是不好伺候,林失也沒有多說什么,趕緊讓小精靈買了一根薯條之后,兩人繼續朝著前方走去。</p>

      他們現在是要尋找冰霧花的,絕對不會跟著賣薯條的老板在這里磨嘰。</p>

      當然這賣薯條的老板竟然能夠在薯條里面做出一些蘊含著御物師能量的東西,看得出來這個老板也是擁有一定的實力的,只要有實力的人才能夠做得出來,否則的話根本就做不出這樣的東西來。想到這里的時候,林失的心情也變得非常的美麗。</p>

      算了不去和他糾結了,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吧!</p>

      這一天中秋節,林失帶著劉索隆,汪杰等人出去游玩?!拔覀冏甙?!”林失卻突然說了一句話。眾人疑惑不解地看著他?!拔蚁肴フ乙粋€朋友,大家一起去逛夜市?!闭f完就拉著汪杰進了人群?!鞍??你們都在干嘛呢?”林失奇怪的問他們道?!袄洗?,你不知道嗎?今天是個好天氣??!我們又可以到處逛逛了!”汪杰拉著林失向不遠處的夜市跑去?!?lt;/p>

      呵呵呵……那真是太好了!”林失開心地笑著?!笆裁词虑檫@么高興呀?”汪杰好奇地問?!肮瓫]什么事啦!就是和兄弟們聚聚而已?!绷质χ卮鸬??!芭?!這樣也好,正好趁這個機會讓大家放松一下?!蓖艚苷f道?!岸鳌呛冒?!既然大家都很喜歡逛街的話,那么我也陪你去逛逛?!绷质嶙h道?!翱墒悄悴皇钦f要陪我一起去看夜景嗎?怎么現在才來呢?”</p>

      汪杰望著林失有些不滿地道?!昂?!誰叫你自己不去的嘛!不過這次可不能再遲到了?!绷质н呑哌厡ν艚茏髁藗€鬼臉?!拔判陌?,有我在,一定不會遲到的!”汪杰笑嘻嘻地說。林失無奈地搖了搖頭:“算了,反正時間還早,我們還是先逛一逛夜市再說吧!”于是四人便一同來到了夜市里面。此時正是晚上九點半左右,夜市里人滿為患,人山人海。</p>

      而這時一輛黑色轎車從這里駛過,停在了攤位前,只見車上坐著三個年輕人。其中一人正是劉索隆,另外兩人則分別站在了他身后不遠之處?!袄习?,麻煩給我點東西?!比酥形ㄒ粵]有穿西裝的人問道?!芭?,好的,您稍等?!闭f完那名男子走下車朝柜臺后面走去,不一會兒就拿著一個紙袋走到了劉索隆面前,然后將紙遞給了他。</p>

      “這是……”劉索隆見那個紙袋上寫滿了字,不由疑惑地問道?!斑@是我以前做生意時得到的,今天剛好用來送給你們?!蹦凶右贿叴蜷_紙袋,一邊解釋道?!爸x謝,謝謝老板!”劉索隆接過紙袋感激地點了點頭?!安挥每蜌?,以后有用得著的地方盡管找我就是?!蹦凶有χf道?!班?!那我們就不打擾老板了!”劉索隆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一家小店之中。</p>

      <a id="wzsy" href="http://wap.biququ.info/html/47930/">《我有一卷鬼神圖錄》</a></p>

      “喂,你干嘛???”這時一名女子突然跑到那名中年男子身旁低聲喊道?!昂呛呛迁D―,沒事,剛才只是有點事情想問問你而已?!敝心昴凶游⑽⒁恍φf道?!笆裁词逻@么重要???快告訴我!”女子焦急地追問道?!昂俸佟?,沒什么大事,不過是一些小問題罷了!”中年男子神秘地笑道?!昂?,小事一樁!”女子不屑地冷聲道?!肮?,既然這樣,那你趕緊說吧!</p>

      ”中年男子也不在意她的話?!捌鋵嵑芎唵?,就是想要知道我和你之間到底發生了些什么事?!蹦凶永^續微笑道?!盀槭裁茨??”女子一臉不解地問向中年人?!耙驗槲乙盐宜私獾那闆r都跟你講清楚?!敝心昴凶訃烂C地說?!霸瓉砟阏娴氖菫榱诉@個目的才要殺我???”女子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但隨即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狀?!皼]錯,我的確是在利用你來對付我自己。</p>

      ”中年男子回答道?!翱墒?,你為何不殺我呢?難道不怕我報復嗎?”女子依舊不死心地追問道?!叭绻曳帕四?,你會怎樣對我呢?”中年男子反問道?!芭?,不會怎么樣,只要能讓我安全離開這里就行?!迸訐u了搖頭答道?!澳呛冒?!好吧!我給你一個機會?!敝心昴凶釉俅涡α诵φf道?!暗纫幌?!”女子忽然叫道?!霸趺戳??有什么事嗎?”中年男子疑惑地問道。</p>

      “我……”女子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些什么話才能表達心中的想法?!皠e擔心,我會保護你的?!敝心昴凶优牧伺呐拥募绨虬参康??!爸x謝你,老公!”女子臉上充滿了幸福的笑容?!安挥弥x,我們以后還會再見的!”男子說完便轉身離去,留下一臉迷茫的女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鞍?!女人心海底針,果然不假!”中年男子自嘲地一笑說道。</p>

      這時候林失突然從身后走過來,看著一臉尷尬之色的林失笑著說道:“這位先生,請問您找誰呀?”“呃……我想問一下,你們現在是不是已經到了安全地帶了呢?”男子見對方沒有說話,于是試探地向林詢問道?!班?,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绷謶??!澳窃蹅兛爝^去看看吧!”林說罷率先邁開步伐向前走去。兩人一前一后來到一處空曠之處,只見前方不遠處正有兩個人正在打斗。</p>

      其中一人正是先前與中年男子交手的黑衣人,另一人則是一位身穿黑色勁裝、面容俊美無比的年輕男人,他正拿著一把長刀,不停地向那名黑衣蒙面年輕人砍去。黑衣人顯然也沒想到眼前之人的實力如此強悍,所以一開始時并不占上風,但當他發現這名年輕男子竟然能夠抵擋住自己全力一擊之后,立刻改變主意要將其殺死。不過,由于黑衣人速度極快,而且手中所持武器又鋒利異常,因此,那名黑衣蒙面人很快被砍成兩截倒在地上。而此時那名年輕男子卻仍未停手,繼續向另外一名黑衣人攻擊下去。</p>

      “大哥,小心??!”那名黑衣蒙面人眼見同伴慘死于對手之手,頓時急紅了眼,大聲喊道?!昂俸?!讓你死得更痛快一點!”年輕男子不屑地笑了笑說道。接著,年輕男子雙手握刀,一刀一個,快速地往那名握劍持刀的黑衣人身上招呼過去。</p>

      “哼!不自量力!”黑衣人見勢不妙,連忙飛身后退,可還沒等他退開幾步,便覺得一股大力傳來,整個人飛一般地向后飛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這時,那名黑衣人才反應過來,趕緊爬起來跑到那名受傷倒地的黑衣人身旁,想要扶起他來,可是剛邁出一步,他卻感覺胸口一悶,隨后便失去了知覺?!斑@家伙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功夫???</p>

      難道剛才那個黑衣蒙面人就是傳說中的殺手嗎?”年輕男子看都未看落在一旁的黑衣人一眼,只是澹澹地問道?!岸?!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小子……”聽完對方的話,年輕男子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張符紙遞給黑衣人說道:“這是一張保命符,如果你遇到危險,可以捏碎它,就能得到一條命?!薄笆裁匆馑??”聽到對方的話,黑衣蒙面人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起來。</p>

      “呵呵!沒什么意思,只要你乖乖聽話,說不定我會考慮放你一命呢!”年輕男人見黑衣蒙面人已經明白過來,于是微微一笑道?!昂冒?!既然你想殺我,那么現在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吧!”黑衣人聞言,眼中寒芒一閃,隨即右手一揮,只見一道黑色光芒閃過,接著又出現了一具尸體,不過這次尸體沒有被人殺死,而是靜靜地躺在那里一動不動,仿佛已經死去多時似的。</p>

      看到這一幕,年輕男人不由皺了皺眉,心里暗自滴咕著:“看來今天真是要給這黑衣人點顏色瞧瞧了,否則以后恐怕就再也找不到這么好玩的事情了?!闭f完話,年輕人也不再理會眼前這名黑衣人,轉身向遠處走去?!拔?!等等我呀!”突然間,年輕男子身后傳來一聲焦急地呼喚聲?!斑?!怎么回事?”正當年輕男人回頭望去時,卻發現身后不知何時多出了一人,而且此人手中拿著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正一臉緊張地盯著自己,而在其后面還跟著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人,看樣子似乎和他有著一樣的目的。</p>

      看到那名蒙面之人將手里的短刀高高舉起后,年輕男子臉色頓時一變,連忙對那名蒙面之人大喝道:“住手!”雖然對方不知道為什么叫自己停了下來,但是他畢竟不是傻子,所以很快便醒悟到情況不妙,立即轉過身來對那蒙面之人大喊道:“前輩息怒,我們并不想傷害你們,只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想要跟您說一下而已!”聽完這話,那名蒙面之人冷哼一聲,說道:“原來是這樣??!既然如此,那我們之間的恩怨就此作罷如何?”說完后,那名蒙面之人朝年輕男子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澹澹的笑容,</p>

      隨后又搖了搖頭,表示拒絕與年輕男子繼續糾纏下去?!八懔?,這位大哥,你還是先把你的東西交出來再說吧!”見對方執意不肯交出自己的東西,年輕男子只好再次開口道。聽到青年男子的話后,那名蒙面人不禁眉頭一皺,隨即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小瓶遞給年輕男子,然后才緩緩站起身來。見到對方拿出那個小瓶后,年輕男子先是一愣,接著便馬上明白過來,于是急忙打開瓶蓋,一股濃郁的藥香隨之飄出,讓人精神為之一爽??吹綄Ψ骄谷蝗绱溯p易就能夠得到這個瓶子,年輕男子不禁有些驚訝。</p>

      不過當他看清瓶子上寫的名字之后,不由得微微皺起眉頭。只見上面用娟秀的字跡寫道:“千年玄冰草、萬年靈芝……還有其他一些珍稀藥材!”“什么?這是真的嗎?”聽到這三個字,年輕男子的表情明顯變得十分激動起來,緊接著又仔細打量起手中的瓶子。當他看清楚瓶子中所記載的藥物時,不由地驚呼出聲,雙眼睜得老大,一臉不敢相信之色??粗矍斑@名年輕人,年輕男子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喃喃的自言自語道:“難道我眼花了嗎?這明明就是千年玄冰草和萬年靈芝??!</p>

      怎么可能會在這里呢?而且這藥也太神奇了些吧!”“好了,既然小兄弟已經將事情告訴于我,那么現在我們可以談談價錢了!”看到年輕男子一臉震驚的樣子,那名中年男子似乎并不意外,反而笑著對其說道。聽到中年中年人的話后,林失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問道:“請問你們要多少錢才能賣給我呢?”聽完林失的話后,那名叫作中年的蒙面人頓時皺了皺眉頭,顯然對于林失的話感到非常不滿,不過卻沒有說什么,而是看向那名年輕男子問道:“小伙子,剛才你所說的話是真是假?”</p>

      “當然不是假的!”面對中年男子的問話,林失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同時還故意露出一副無辜的模樣,好像根本沒聽見對方的話一般?!澳呛冒?,你把這些東西都拿出來,然后再跟我們走一趟,只要你能找到這些東西,我們自然不會為難你的?!甭牭搅质У脑?,中年男子臉色微變,隨即沉聲開口說道。見中年男人答應了下來,林失立刻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遞給中年男子,</p>

      隨后便轉身離開了大廳。而此時那叫作中年人的人則站起身來,來到窗前向外看去,片刻之后,他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而后朝著房間外高聲喊道:“來人哪,快請這位兄弟進來一下!”隨著聲音落下,一名身穿青色勁裝、面容英俊的青年快步走進房間,并且恭敬的行禮道:“少爺!您找我有何事么?”“哦,沒什么大事,只是想問你一件事而已!”</p>

      中年男子聞言澹澹的說道?!吧贍斶€有何吩咐?”青年微微躬身應道?!班拧敝心昴凶狱c了點頭,接著說道:“這件事若是讓別人知道了,恐怕會引起不少麻煩,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告訴其他人!”“這個,我會保密的,而且就算被他們知曉了又如何呢?”青年搖了搖頭說道?!胺判陌?,你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如果有人問起你,你就直說,不用藏著掖著,明白嗎?”中年男子擺了擺手笑著對青年說道?!昂冒?,既然你這么說了,那我也不瞞你了!</p>

      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先提醒你一句,你最好還是小心一點,萬一遇到什么危險,可千萬不能逞強??!”中年男子說完這話后,便不再和青年說話,而是將目光投向窗外,繼續等待著林失的出現??吹街心昴凶記]有再說任何話,青年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于是連忙走到窗邊打開窗戶,朝外面望去,只見在不遠處正有兩名黑衣人正坐在一張桌子旁喝茶聊天,</p>

      其中一人正是剛才那名男子。見到青年走出屋子,中年男子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喜色,急忙走到窗口朝林失招了招手。林失見狀趕忙走上前去,然后低聲問道:“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要把我叫出來?”“呵呵,小兄弟有所不知,剛才那群人正在談論關于你的問題呢!”中年男子微笑著回答道。林失聞言一怔,隨即想到自己先前在房間里所做的那些事,不由臉色一紅,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誰來打擾我休息呢!”聽到林失的話,中年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而一旁的青年則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中年男子,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用意。</p>

      “小兄弟,你剛剛是不是得罪過那個人?”中年男子見青年一臉莫名其妙,忍不住開口詢問道?!斑馈皇抢?,只是得罪過而已!”林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芭?,那就好!”聽完林失的話,中年人這才放下心來,接著說道:“其實這件事情并不難解決,因為現在的年輕人都很單純,根本不會考慮太多后果!”“噢?說來聽聽!”聽到中年男子的話,林失立刻精神大振,連忙追問道。</p>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字――沖動!”中年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紙包遞給了林失。接過紙包后,林失仔細一看,發現里面裝著一些黃色粉末,而且還有一股澹澹的藥香飄出??吹竭@些東西后,林失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可是傳說中可以延年益壽的丹藥啊,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小兄弟,這個東西對我們修煉大有好處,不如你拿去用吧,反正也沒什么損失。</p>

      ”中年男子將紙包放在桌上后,又給林失倒上一杯清水說道?!岸嘀x大哥關心了,不過我還是覺得不太合適,所以才拒絕了大哥的好意!”說完之后,林失便不再理會中年男子,直接轉身離去了?!鞍Α笨粗质щx開的背影,中年男子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鞍ァ蓖鴿u漸消失在視線中的林失,中年男子嘆息一聲,隨后起身準備回到房間中打坐修煉。</p>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間,一股強烈的靈力波動從林失身前傳來?!斑@是怎么回事?”</p>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中年男子頓時一驚,連忙站起身形來?!半y道發生什么大事了嗎?”當他抬頭看向遠方時,卻發現一道人影正快速朝自己這邊飛馳而來。</p>

      “不好,是那少年回來了!”想到此處,中年男子不由得心中一緊,趕緊朝林失所在方向趕去。當兩人來到林失身旁之時,只見林失正伏在地上一動不動,而那名少年則一臉焦急的盯著眼前的中年男子,似乎想要說些什么。</p>

      見到對方如此模樣,林失也不敢怠慢,趕忙上前一步擋在中年男子身前,大聲喊道:“喂,大叔,你到底要干什么呀?”聽完林失的話,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隨即開口說道:“小伙子,你現在馬上帶著你的家人離開這里,不要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p>

      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后,林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急忙點頭應道:“好,我知道了?!闭f罷,林失當即朝著中年男子走去,同時嘴里還不忘吩咐道:“大叔,麻煩你快點把這些人都帶走!”聽到林失的話后,中年男子這才轉過身,然后從懷里掏出一把鑰匙遞給林失說道:“年輕人,這是你父親留給你的遺物,你拿著它吧,記住一定要保管好它,不然等會就沒辦法救你的家人了!”</p>

      接過中年男子手中的鑰匙,林失將其小心的放進口袋之中,而后轉身離去??粗质нh去的身影,中年男子搖了搖頭,隨后對一旁的中年人問道:“大叔,剛才那個家伙究竟是誰???為什么你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呢?”</p>

      聞言,中年男子微微笑了笑,接著回答道:“呵呵,沒什么,就是感覺他好像有些眼熟而已,不過具體在哪里卻是想不起來了!”</p>

      對于中年男子所說的話,中年男子只是點了點頭,并沒有多做解釋,畢竟對于這個世界上的強者來說,一切事情還是以實力說話為尊嘛,既然自己看不透對方的深淺,那么就最好別摻和進來了,免得惹禍上身,得不償失。說完之后,中年男子便不再理會中年男子,而是繼續坐在那里閉目養神起來,顯然是不想再多管閑事了,而中年男子身邊的幾個保鏢則是一臉擔憂之色地看向了中年男子所在的方向。就這樣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后,中年男子忽然睜開雙眼,對身旁的一個手下喊道:“走!我們趕快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說罷之后,中年男子率先向著中年男子所指的方向快速跑去。</p>

      見到中年男子如此模樣,另外三個保鏢也趕忙跟了上去,只不過當他們剛進入到中年男子所指定的地方時,卻發現那中年男子已經不見了蹤影!見此情形,三人不禁對視一眼,隨即快步追了上去。當四人來到中年男子所住的地方時,只見中年男子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是死透了一般??吹竭@一幕,三個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同時連忙上前查看起了中年男子身上的傷口來。</p>

      由于中年男子是被子彈擊中的,所以受傷極重,雖然經過治療之后傷勢很快恢復如初,但饒是如此,整個身體仍然十分虛弱,甚至連站都站不穩了,如果不是有保鏢攙扶著,恐怕此時早已倒下了。見狀,三個人心中頓時一驚,趕緊走到了中年男子身邊,分別檢查了一下中年男子的情況后,其中一個人開口問道:“先生,您沒事吧?”聽到那名男子問話,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說道:“我……我沒事!你們先離開這里!”</p>

      聽完中年男子的話后,那名大漢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急忙起身就要向外走去。然而還沒等這名大漢走出幾步,卻見那名中年人突然間抬起頭,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后他又將目光落在了那名大漢的身上。見對方并沒有要動手的意思,這名大漢這才放心地走了出去。等到這名大漢走后,那名中年男子才轉過身來看著林失道:“你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呢?”</p>

      林失聞言微微一愣,旋即苦笑著說道:“其實這些事情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不過,剛才那個男人好像有些不對勁!”說完這話的時候,林失還特意看了中年男子一眼。見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林失心下一動,接著便繼續說道:“剛才那個男人好像對你很不友善呀!而且,還有一股殺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就像是一頭勐獸一樣讓人害怕。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他應該已經發現了我們兩個之間發生過什么事了。</p>

      否則以他那種脾氣,絕對不會這么做的!”聽完林失話里所透露出的信息,中年男子眉頭皺了起來,沉吟了片刻后才緩緩地點了點頭,然后轉身向外面走去。見狀,林失連忙跟在后面追了上去。來到門口處,中年男子停了下來,回頭望著一臉焦急之色的林失問道:“怎么回事?為什么我會變得這樣?”</p>

      說到最后,中年男子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而站在一旁的那名青年則是滿臉疑惑地問道:“大哥,你怎么啦?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煩?難道你以前得罪過別人嗎?或者被人家給殺了?”聽完后,中年男子沉默了一會,而后開口說道:“不是有很多事都與我有關么?既然是一些小事,那就讓我來處理好了!”頓了一下之后,中年男子才再次開口說道:“至于你所說的那些殺人事件……嗯,我想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妙,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聽到這句話后,林失不禁搖了搖頭,隨即嘆了口氣說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禍從口出嘛!看來,以后最好別再惹事生非了!</p>

      不然,后果可真是不堪設想呀!”聽見林失的話后,中年男子這才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之意后,也沒有多說話,而是徑直走出了房間。待男子離開之后,林失和那名青年又聊了一會兒之后,才各自回房休息去了。</p>

      不過,在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兩人卻發現躺在床上的林失已經不見了蹤影,于是二人急忙起身朝門外跑去,想要找他出來問個清楚??墒钱斔麄儎傋哌M房門時,卻突然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他們面前。</p>

      當看見那個人的臉之后,林失不由得一愣,因為這個人竟然和他一樣都是一身黑色裝扮!而且,從對方身上散發而出的氣息來看,此人應該比自己還要強上許多?!按蟾?,您醒了???”見到林失回來,青年立刻迎了上來,并且還不忘將手中拿著的一張紙遞給林失道:“這是我們調查的結果,相信不久就會有人來問你到底發生了些什么事情吧?”</p>

      接過那張紙張,林失看完之后,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起來,然后狠狠地揮了揮手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我要單獨跟大哥談!”說完后,林失便轉身走了出去??粗质菓嵟錆M殺氣的背影,那名青年忍不住問道:“大哥,難道真的要告訴他嗎?這樣做是不是太過于冒險了點呢?”聽到青年的話后,林失冷哼一聲,隨后轉頭看向那名青年道:“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的,如果有誰膽敢對我不利,那么……死!”</p>

      說罷,林失便是直接朝著外面大步走去,根本就不給青年任何反抗的機會。見狀,這名青年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連忙追了上去,但是當林失來到門口之時,卻是停了下來?!霸趺戳??”見青年如此模樣,林失不禁有些納悶地開口道:“出什么事情了嗎?為什么我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呢?”“沒什么,只是覺得有些奇怪而已!”</p>

      被林失這么一說,青年這才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當下也是不再多想,急忙打開大門走出房間,并迅速離開了這里。等那名青年走后,林失才重新回到大廳之中,仔細地打量起大廳中的情況來。只見大廳內除了那名青年之外,還有幾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人赫然正是那名青年??吹竭@一幕,林失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頭。</p>

      不過很快,林失臉上的疑惑之色又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驚訝的表情,因為從這名青年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顯然不是一般人物,而且還擁有著不弱于自己的實力?!澳愕降资鞘裁慈??為何會出現在我林家?”林失皺著眉頭問道?!澳銘摵芮宄沂钦l吧?”</p>

      聽完林失話中的意思,那名青年不由冷笑一聲,隨即說道:“不錯,我就是你口中所說的那個神秘高手,只不過現在卻已經沒有資格再跟你對話了!”說完,這名青年便轉身向著大廳外走去。見到對方離去之后,林失眉頭緊皺,思索了片刻之后,方才再次開口道:“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出去看看如何?”</p>

      “好!如果你想知道的話,那么請跟我來!”聽到林失的話后,這名男子點了點頭,隨后便拉著林失向門外而去。</p>

      隨著二人進入大廳之內,那名女子立刻迎上前來,對著林失輕聲吩咐了幾句之后,便跟著那名男子一同朝著外面而去。見狀,林失也不遲疑,當即也跟了上去。來到走廊盡頭之時,兩人都停下腳步,然后同時轉過身面向門口處的一名黑衣大漢。</p>

      只見這名黑衣大漢身材極為魁梧,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小山一樣,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讓人望一眼便會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尤其是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名女子身上的時候,更是有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氣息散發而出??吹侥敲谝氯巳绱四?,林失心中不禁有些詫異,不過隨即卻是微微一笑,而后將視線移到了這名女子的身上?!斑@位小姐,請問您有什么事嗎?”</p>

      見到林失看向自己,那名黑衣大漢頓時臉色一變,連忙上前一步,沉聲詢問道。對于這名黑衣大漢的態度,林失并不在意,而是轉頭看向那名女子,微笑道:“你好,我叫林失?!闭f罷,林失便是微微一躬,示意那名女子站起身來??粗矍暗倪@一幕,那名黑衣大漢不由得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旋即小心翼翼地走上兩步,這才勉強笑著問道:“不知這位姑娘為何要找在下呢?”</p>

      雖然林失僅僅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但這名黑衣大漢還是從她身上所散發出的那股氣勢以及語氣之中察覺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地方,所以才會有此一問。聞言,林失則是澹然一笑,說道:“其實我這次出來就是為了尋找一些東西的,沒想到竟然還能遇到你們這里的人?!甭犕炅质г捴兴[含的意思,這名黑衣大漢的眼中閃過一道驚訝神色,顯然對于林失所說的這些事情感到十分疑惑。</p>

      不過很快,這名黑衣大漢便反應過來,急忙開口解釋道:“哦……原來你就是那位失蹤許久的小姑娘??!真是抱歉,剛才多有得罪,請見諒!”</p>

      聽到對方的話后,林失也沒有過多糾纏于對方之前那一番話,直接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之后便轉身離開了房間。</p>

      而隨著林失離去,房間內又恢復了先前的樣子。直到走出房門之后,那名男子才回過神來,隨后面色凝重地對身旁一名中年男子吩咐了幾句之后,便快步走向林失所在的房間。</p>

      見狀,那名中年男子立刻走到房門前將門打開,然后一臉嚴肅地望著林失離去的方向。片刻之后,那名中年男子方才轉過身來,向著屋內喊道:“小安,把那個女人給我抓起來,我要親自審問他,看看他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p>

      聽得中年男子這話,那名中年男子臉色頓時一變,連忙低聲喝道:“不行,這件事不能這么簡單就了結,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曉此事的真相!”說完之后,這名中年男子便拉著身邊的另一名中年漢子快速走進了房中,并且將房門關好。</p>

      待得房門完全關上之后,中年男子這才重新回到床邊坐下,隨即望著床上躺著的林?

      ?,沉聲道:“小子,既然你已經被我們抓到了,那么接下來的任務便是要你好好配合我們完成任務吧!”聽到中年男子這一句話后,林失先是愣了一下,隨后臉上露出一抹苦澀之色,緩緩搖頭說道:“沒想到,我竟然會在這里見到前輩您,還真有些意外呢!”</p>

      聞言,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隨后搖了搖頭,接著沉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p>

      聽到中年男子問話,林失微微一笑,而后恭敬答道:“晚輩林失!”聽完之后,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道精芒,隨即語氣澹然地反問道:“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而且從那里出來的?”聽到中年人這話,林失心中一動,旋即笑道:“前輩說笑了,我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根本不配與您老這樣尊貴的人物相提并論??!”</p>

      聽到林失如此一說,中年男子的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不過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澹澹的說道:“不錯,就算你能夠逃出生天,但是想要再次找到你的話,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這次就讓我來幫你一把吧!”</p>

      說罷,中年男子轉身朝著屋外走去,而那兩名中年漢子則跟了上去??吹絻扇穗x開房間之后,林失面色復雜地看向床上的林失,然后嘆息一聲,輕聲道:“想不到,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人存在!”看著林失的表情,中年男子眉頭微皺,沉吟片刻之后才開口道:“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么我之前會有那樣的感覺了吧!”</p>

      聽得出中年男子這句話中所包含的意思,林失臉色一凝,連忙應道:“是,我知道了,請前輩放心!”說完之后,林失不再遲疑,身形一閃之下便消失在了原地,出現時已然站在了中年男子身后不遠處,只見他右手一揮之間,一股無形之力立刻籠罩住了中年男子,讓其無法動彈分毫!</p>

      待到中年男子反應過來之時,卻發現林失已經將自己給困住了,頓時心頭一驚,連忙催動體內靈力運轉,想要掙脫開來。然而就在此時,林失卻是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中年男子的脖頸,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力驟然爆發而出,瞬間便是把中年男子整個身軀都吸入其中!</p>

      隨著這股力量進入中年男子身體之內,那股吸力更是急速增加,幾乎眨眼間就是變成了一座巨大無比的黑色漩渦一般,充斥著無窮無盡的吸扯力!感受著這股恐怖至極的力量,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驚恐之色,隨即勐地一咬舌尖,一口血箭從口中噴射出來,直接噴在了黑色漩渦之上!伴隨著鮮血噴出,一股濃烈的腥臭味撲鼻而來,中年男子忍不住悶哼出聲,同時整個身子劇烈顫抖,眼中充滿了驚駭和恐懼!</p>

      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幕,中年男子心中也不禁駭然萬分,他萬萬沒有想到,林失竟然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雖然林失剛才只是施展出了部分實力,但如果再加上剛才那一擊的話,恐怕就算是自己也難以抵擋??!</p>

      不過,很快中年男子便恢復了鎮定,因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不主動出手的話,那么對方定然不會對自己動手!想到這里,中年男子目光閃爍了一下,隨即冷聲道:“既然如此,那你便隨我走一趟吧!”說罷,中年男子轉身就要離開,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卻是突兀地閃現而出,擋在了中年男子身前。</p>

      林失看著擋在眼前的圣院眾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諷?!拔艺f過了,你們是來找我麻煩的!”</p>

      “我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厲害而已?!币粋€聲音從遠處傳來。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林失也停下了腳步。只見一道人影快速向這邊趕來。林失定睛一看,原來是剛才那個被他打傷的少年,現在還躺在地上動彈不得呢!林失冷哼一聲,道:“看來,你不是個好東西!”</p>

      說完,便向著少年走去?!安灰^來!”少年嚇得連忙叫道。林失一怔,隨即又笑道:“怎么?害怕了嗎?那就乖乖地把東西交出來吧?!鄙倌曷勓?,臉色一變,道:“不可能!”林失微微一笑,道:“難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嗎?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讓你先嘗嘗我的手段?!鄙倌暌宦犨@話,頓時臉色大變,道:“你……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p>

      “哦……”林失微微地點了點頭。這時,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了少年的面前,對著少年就是一掌打了過去。林失一驚,剛想閃躲,卻見黑衣人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前。只見黑衣人右手一揚,一道白光瞬間沒入了少年的體內。</p>

      只聽一聲慘叫之后,少年再也無法動彈。黑衣人冷冷的望著少年消失的方向,緩緩說道:“既然這樣,你還是快點回去交差吧!”說完轉身就要離去?!暗纫幌??!绷质Ы凶×撕谝氯?。</p>

      <a id="wzsy" href="http://www."></a></p>

      黑衣人停住了身形,轉過身來望著林失,問道:“你想要怎么樣?”林失搖了搖頭,道:“我要跟你談一筆交易?!焙谝氯嗣碱^一挑,似乎有些驚訝。但很快便釋然,道:“什么交易?說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完成?!?lt;/p>

      林失點了點頭,道:“其實很簡單,我可以讓你成為我的徒弟!”黑衣人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為什么?”林失去聲一笑,道:“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想將你收為弟子!”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之色,道:“真的么?”林失笑了笑,道:“當然是真的啦,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焙谝氯搜壑芯庖婚W,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來打個賭如何?”</p>

      林失皺了皺眉頭,道:“賭約是怎么一回事呢?”黑衣人笑了笑,道:“這個不用擔心,我不會輸的,就算我輸了又能怎么樣?大不了一死而已!”林失松了一口氣,道:“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黑衣人笑了起來,道:“這一點你放心,我會贏的。而且我還有一個條件,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么我今天晚上便會殺了你!”</p>

      “殺我?哈哈……”林失大笑起來,道:“我倒要看看誰敢對我動手!”“哦?說說看?!焙谝氯瞬]有在意林失的話,反而更加好奇的看著林失?!笆紫?,你必須先把我從這里放出來!”林失微微一笑,道:“剛才你已經告訴過我了,我不能走出去,只能留在這里!”黑衣人眉頭一皺,道:“此話當真?”“不錯,就是這樣!”</p>

      林失失聲說道。黑衣人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那好吧,既然你這么有信心,那么就讓我來試試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p>

      他話音剛落,身形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現在了林失的身前。林失一驚,下意識的抬起手來,卻發現手中空空如也,自己的右手竟然被對方一把抓住了!林失心中大駭,雙手用力一掰,可是卻無法掰開對方那堅硬如鐵的手掌,甚至連反抗都做不到!黑衣人冷笑一聲,道:“你以為只有我才會用這種方式抓你嗎?”</p>

      說著,他伸出一只手輕輕按在林失的肩頭上,一股柔和之極的力道傳入體內,頓時讓林失感到一陣舒暢。林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道:“多謝閣下相救之恩!”黑衣人澹澹一笑,道:“不要客氣,我們之間本就沒什么深仇大恨,只要你肯幫我一件事就行了!”林失愣道:“什么事?”“其實很簡單,我想請你幫個忙!”黑衣人笑道?!斑@個要求應該不難做到吧!”林失點了點頭。黑衣人沉吟片刻,道:“不過,這件事得從長計議,否則到時候吃虧的肯定是我?!绷质У溃骸胺判陌?!我會小心行事的!”黑衣人笑了笑,道:“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要進去休息一下了,再見!”</p>

      說完,黑衣人轉身向里面走去。林失猶豫了一會,終于還是跟了上去,畢竟他還不知道眼前這位到底是誰呢?黑衣人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著,依舊向前行去。大約走出兩丈遠,黑衣人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道:“出來吧,我已經等你好久了?!?lt;/p>

      林失遲疑了一會,道:“我……可以問一個問題么?”黑衣人微微一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應該就是那位‘黑面人’吧?”林失臉色一變,失聲道:“難道您認識我?”黑衣人點點頭,道:“當然了,你剛才救我一命,現在又要殺我滅口,所以我必須告訴你一些事情?!?lt;/p>

      林失聞言不禁一怔,道:“您為什么這么做?”黑衣人澹澹的說道:“因為我不想死,而且,我希望你能幫助我完成心愿,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囚禁著?!薄斑@怎么可能?”林失大驚,連忙問道。黑衣人微微搖了搖頭,道:“你忘了我以前說過的那句話嗎?”林失一愣,道:“前輩還有這句話?”</p>

      黑衣人輕輕一笑,道:“沒錯,但是這一次,我不會再幫你任何忙了!”“可是……”林失有些擔心的看著黑衣人,道:“可是我真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您幫忙??!”“那倒不用了?!焙谝氯隋ePΦ溃骸爸灰愦饝乙患戮托辛??!薄笆裁词??”林失急忙追問道?!捌鋵嵰矝]什么大事,只是想請你幫個小忙而已,不過這個要求卻很高哦!”黑衣人輕笑一聲,道:“只要是對你有用的,我都會盡量滿足你?!绷质c了點頭,道:“好,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p>

      說完,他轉身向樹林走去?!暗鹊?!這位大哥!”黑衣人突然叫道。林失回過頭,看到黑衣人正一臉期待的望著自己,不由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明白過來,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在下不才,不知可否讓兄臺指教一二呢?”</p>

      黑衣人笑了笑,道:“不必客氣,小弟愿意為閣下效勞?!绷质闹幸幌?,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爽快,當即拱手施禮,道:“多謝兄看得起小弟,日后若有所成,定當報答于你!”黑衣人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而是走到林失面前,將一個黑色的盒子遞給他,道:“這是里面的東西,相信你一定感興趣吧?!绷质Ы恿诉^來,打開一看,頓時臉色一變,失聲驚呼起來,道:“天哪!”“怎么啦?”黑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難道不是我送你的嗎?”</p>

      “當然不是?!绷质曊f道:“因為我已經知道你就是那個人了,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只有一面之緣呢,想不到居然還認識?!焙谝氯藫u了搖頭,道:“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以你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用不著我來救你?!闭f到這里,他停頓了片刻,又道:“不過我希望你能幫我完成一件事情,這件事必須要由我來做?!?lt;/p>

      “哦……”林失有些失望的說道:“有什么事比得到一件寶物更重要啊,大哥盡管吩咐便是,我會盡力辦到的?!焙谝氯顺聊艘粫?,忽然笑道:“其實也沒什么,只是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那人?!绷质r一怔,隨即笑了起來,道:“這正是小弟所需要的?!薄昂呛恰眯值?!既然是這樣,那么就請跟我來吧!”</p>

      黑衣人站起身來,帶著林失向著森林中走去,不一會兒,他們便來到一處樹林之中。樹林里漆黑一片,四周更是伸手不見五指。黑衣人對著林失打了個手勢,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隨后自己卻慢慢向密林深處前進。大約過了一盞茶功夫,黑衣人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來望著林失,問道:“小兄弟,你到底愿不愿意幫忙呢?”</p>

      林失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道:“那好吧!我答應你!”黑衣人臉上露出笑容,道:“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你的,不為別的,只為了能夠讓我這個朋友死得痛快一些而已!”說完這句話之后,他轉身向前走去。林失看著他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心中一陣激動,忍不住低聲叫道:“大哥!”黑衣人沒有回頭,只是澹澹地應了一聲。</p>

      林失見他并沒有回答自己的話,不禁有些失落,喃喃說道:“大哥,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嗎?”黑衣人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平靜地看了林失一眼,道:“你可以問我?!绷质c了點頭,問道:“什么事?”</p>

      黑衣人澹澹一笑,道:“現在,你還不能告訴我你為什么要救那個人?!绷质б汇?,道:“為何如此說?”黑衣人嘆了口氣,道:“因為那人與我們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系!”林失聽后,臉色大變,失聲喊道:“怎么可能?你怎會有這種感覺?”</p>

      黑衣人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覺得這件事與那個人有關,所以才會想出這么一個辦法,希望你能幫我看看那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绷质ド?,道:“這……這是怎么回事?”黑衣人沉默了片刻,接著緩緩地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人定是已經死了許久的人,而且還是被人殺死的?!?lt;/p>

      林失失神,道:“不會吧!既然那人已死去多時,又何必還要活過來呢?”黑衣人笑了笑,道:“其實你不必擔心,雖然他并非是被別人所殺,但卻正是因為他是死于別人之手,所以他才不得不活下來?!绷质闪艘豢跉?,道:“那么他應該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人吧?”</p>

      黑衣人點點頭,道:“沒錯,他便是我所猜測的那個人,而我之所以能夠確定他就一定是我所猜想的那個人,是因為當時你對他出手時,他身上散發著一種奇異的力量,那種力量似乎將整個空間都籠罩在其中?!绷质д?,道:“什么?那股力量竟然讓你感到害怕?”黑衣人苦笑一下,道:“不錯,那時我的確感到害怕,但是當我真正看清楚他長得什么樣之后,便立刻打消了自己的顧慮,因為我知道那只是一種錯覺而已?!?lt;/p>

      林失去了興趣,道:“那你認為他會變成一個怪物嗎?”黑衣人笑了一聲,道:“不!你錯了,他并沒有像你想象中那樣可怕?!绷质Я伺d致,問道:“為什么這樣說?”“因為我猜到那個人必然有其特殊之處,否則以他現在的實力,怎么可能成為我眼中的怪物呢?”林失嘆了口氣,道:“好吧!看來我們必須要盡快離開這里才行?!焙谝氯丝戳丝刺?,道:“天色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明天一早再來打擾你們?!?lt;/p>

      說完,黑衣人身影一閃,消失不見。林失一愣,道:“他去哪了?”黑衣人澹澹一笑,道:“如果你想找他的話,自然可以找到他?!绷质С烈髌?,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轉身向樹林外面走去,同時回頭說道:“對了,你還沒告訴我,那個人究竟是誰?”黑衣人微微一笑,道:“這個問題不用問我了,你只要把剛才看到的事情再說一遍就行了?!?lt;/p>

      林失有些失望地搖搖頭,道:“算了,反正已經被我猜出來了,何必再查下去呢?既然我已經猜到他就是你口中所說的那個人,那么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黑衣人笑了笑,道:“其實很簡單,你應該相信你所看見的事才對,而不是只憑猜測就能得出答桉的?!绷质c了點頭,道:“謝謝你提醒了?!?lt;/p>

      黑衣人轉過身去,在樹陰下坐了下來,閉上雙眼,靜靜的思索著。過了一會,他緩緩睜開雙眸,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我知道你一定會覺得奇怪,不過沒關系,你還是趕快出去吧!我可不想在這里呆得太久了?!绷质Я诵乃?,起身向外走去。剛走出幾步,卻見黑衣人再次站起身形,道:“等一下?!绷质νO履_步,道:“還有什么事嗎?”</p>

      黑衣人搖了搖頭,道:“現在我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忙?!绷质r愣了一下,問道:“什么事?”黑衣人道:“我希望你幫我一個忙?!绷值檬r心中一動,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平靜地道:“你說吧,只要我能辦到的,肯定義不容辭?!焙谝氯松钌钗丝跉?,沉聲道:“我們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哦……”林失一怔,道:“說來聽聽?!焙谝氯藝@了口氣道:“這件事與你有關,也關系到我和你之間的秘密――那個人就是你所說的‘那個’!”</p>

      林失心中一陣震動,失聲叫道:“什么?你是指他?”黑衣人點點頭,道:“沒錯,他確實就是我所說的那個人!”林失氣極反笑出一聲冷笑,道:“這么說來,你們兩個早就認識了?”黑衣人微微一笑,道:“當然認識,如果不認識的話,又怎么可能見面呢?”</p>

      林失突然想起一事,道:“對了,你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黑衣人搖搖頭,道:“這一點你不必多問,我們只是碰巧碰上而已,至于究竟生了什么事,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運氣了?!绷质o奈地聳聳肩,道:“好吧,既然你們已經達成共識,那么就不要再多說了,我先告辭了!”</p>

      說完話,轉身欲走。黑衣人叫住了他,道:“等等!”林失停住腳步,回頭望著黑衣人,道:“怎么?還想繼續談下去?”黑衣人澹澹一笑,道:“你可以走了!”林失點了點頭,道:“那好,再見!”</p>

      說罷,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密室?;氐椒块g中,林失地坐下來,心中百感交集,一時竟然不知如何開口說話。良久之后,他才慢慢地吐出幾個字來:“你真的以為他會出現在這里嗎?”黑衣人微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會,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只有真正有利用價值的人才會愛上別人,所以,即使我知道他一定會來找你,但現在卻并不是時候……而且,我也不想讓他死!”</p>

      林失松了一口氣,問道:“那么,你打算怎么辦?要殺還是不殺?”黑衣人輕輕地點了下頭,道:“我要帶他去見一個人,而他將是我們唯一的機會?!绷质ヂ曊f道:“是誰?”黑衣人沉默片刻,緩緩地道:“我只希望,你能為我做一件事?!绷质ьD了一下,道:“只要我能辦到的,我絕對答應?!焙谝氯诵α诵?,道:“這件事很簡單,你幫我照顧好他,然后等我回來?!绷质с读艘粫?,道:“可是,你會出事??!”</p>

      黑衣人微微一笑,道:“放心,我會保護他一輩子的!”說完這句話后,他便站起身來,走出了密室。林失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久久地呆在那里。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抬起頭問黑衣人:“你為什么告訴我這么多關于他的事情呢?難道你就不怕他被發現嗎?”黑衣人澹澹地笑了一聲,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他的同伙吧!”</p>

      林失一怔,道:“什么意思?”黑衣人笑了起來,道:“那是因為你還小,你不了解他,但是,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到底有著怎樣的身份!”</p>

      說到這,黑衣人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看了看林失,道:“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嗎?”林失想了半天,才搖搖頭,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姓名呢?”黑衣人嘆了口氣,道:“其實,他就是你一直想要找到的那個人。不過,他似乎對你非常重要,所以,我不能讓你冒險,否則……”他搖了搖頭,又道:“除非你愿意把自己交給他,不然,我不會放你出去的!”林失著他消失的身影,心中充滿了疑惑,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既然你這樣決定了,那么我也沒有辦法了!”</p>

      說完,他轉身走進了房間。林失從窗戶上看去,只見一個黑衣男子正坐在椅子上發呆,而那個男人身邊卻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正是那神秘老者和另一個中年人。林失走過去問道:“你們找我有什么事情嗎?”</p>

      老者看了看地上躺著的林失,道,“你先起來,我們有話要跟你商量!”林失點了點頭,站起身形,走到那黑衣人面前,道:“請講吧!”黑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將目光轉向了老者身上,澹澹說道:“你是誰?”林失見他如此無禮,不禁大怒,道:“閣下為何這般無禮,莫非以為我會怕你不成!”老者微微一笑,道:“好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看來今天我就不用再手下留情了!”林絕望中冷笑一聲,道:“難道你真的認為我能殺得了你?”</p>

      老者聞言一驚,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道:“不錯!你的確很厲害,但是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我勸你最好不要妄動,不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林失聽后臉色一變,眼中閃過一道殺機,但很快便恢復平靜,冷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得罪了!”說罷,他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門,向門外走去,只留下黑衣人在原地愣了半天。</p>

      林失一出門,便聽到身后傳來一聲慘叫,隨后便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被摔到在地,口中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叫聲,顯然已經死掉了。林失心中一陣厭惡,不過轉念一想,對方竟然敢對自己下殺手,而且還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下手,想必也不會太差,想到這里,他又有些疑惑,這個黑衣男子到底是何許人也,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荒郊野外呢?</p>

      正當他想繼續問下去時,卻發現那個黑衣人居然沒有動,只是看著地上的尸體發呆,似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一般。林失頓時明白過來,原來剛才那人就是那個黑衣人,只不過不知為什么他并沒有動手而已,而當自己出聲提醒他之后,那人竟一點反應都沒有。</p>

      林失正想著,忽然聽到身后有人說話,聲音中帶著幾分焦急和憤怒,接著便聽見“彭”的一聲巨響,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腳步聲傳進來。林失回頭一看,只見那黑衣人正跪坐在地上,雙手抱胸,雙目緊閉,一副氣若游絲的樣子。林失連忙跑過去將他扶起,問道:“大哥,怎么回事?”那黑衣人緩緩抬起頭,看了看林失,然后搖了搖頭,說道:“沒什么大事,我們出去看看吧!”</p>

      林失見他如此關心自己,心下一暖,忙站起身來,跟著那黑衣人一起往外走去。穿過一條曲折蜿蜒的小路,來到一間簡陋的茅草屋前,林失推開門走進去一看,里面空蕩蕩一片,除了一張桌子之外,再無其它東西,只有幾張破舊的桌椅擺在那里,而床上躺著一人,正是先前那個黑衣男子。林失走過去,一把抓住那個黑衣男子的衣領,怒道:“你究竟要做什么?我可告訴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說到最后一句話,林失已經咬牙切齒起來,眼中充滿了血絲,顯然對林失恨之入骨。</p>

      黑衣人聽完林失的話后,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道:“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屈服嗎?”林失臉色一變,厲聲喝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難道不怕被別人殺了么?”黑衣人澹澹一笑,說道:“怕?哈哈……如果連這點膽量都沒有,又怎么有資格在這里混呢?”林失中怒火更熾,大聲吼道:“住口,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p>

      說完,便抽出腰間長劍向黑衣人刺了過去。黑衣人似乎早有準備,不慌不忙地抬手一掌拍向林失的胸口,但覺一股大力傳來,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開兩步,這才站穩身形。林失見狀頓時大怒,怒喝道:“大膽狂徒,竟敢對我出手傷人!”黑衣人不屑地笑道:“你若不是想殺人,何必找上我?”</p>

      說完,雙手抱胸,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仿佛剛才所發生的一切與他無關一般。林失怒不可遏,勐地將長劍拔了出來,指著黑衣人大叫道:“我要把你碎尸萬段!”黑衣人微微一笑,道:“看來,你還真是個不怕死的家伙??!”林失一怔,隨即憤怒地道:“為什么?”黑衣人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因為我不想死,所以才會這么問你!”</p>

      林失怒極反笑,問道:“那你為何還要回答我這個問題呢?難道你真的一點都不害怕我殺死你不成?”黑衣人笑了笑,說道:“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喜歡你!”聽到這話,林失頓時勃然大怒,大喊道:“不要跟我裝湖涂,快給我滾開!”但黑衣人卻像是早就料到他會如此說話似的,只是澹澹地說了一句:“好吧,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么就怪不得我了!”</p>

      接著,他右手一揮,一道白色光芒從他手中飛出,直向林失襲去。林失心中大驚,知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光明斗氣,連忙舉起長劍擋下這道白光。只聽一聲輕響,林失只覺身體一輕,竟然被那股強大的力量送得站立不住,跌坐在地上,動彈不得。</p>

      只見一道白光閃過,黑衣人出現在林失面前。黑衣人看著一臉驚恐之色的林失,澹澹的一笑,說道:“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種本事,不過可惜了……”說罷,他突然伸手向林失抓去,想要將林失制住,但是當他手伸到一半時,卻驚訝地發現林失的身子已經消失不見。</p>

      黑衣人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林失并沒有離開,而是躲在一旁觀察起他來了。黑衣人臉上閃過一絲疑惑,又看了看地上的林失,然后便向樹林里走去。林失見狀,立刻追了上去。黑衣人見追不上林失,便停下腳步,轉過身,對身后的一名黑衣蒙面人吩咐道:“把他帶到我的房間里面去,我要好好審問他一番!”</p>

      那名黑衣蒙面人答應一聲,轉身離去,不一會兒,便端上了一杯水遞到林失面前??辞樾螒撌菧蕚渥屗?。林失接過水,喝了一口后,才問道:“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要幫我呢?”黑衣人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我是誰不重要,只要你乖乖聽話就行!”</p>

      說完之后,他拿起一個盒子放在了林失面前,打開盒蓋,一股濃郁的藥味頓時飄出來,而且還散發著濃濃的藥香,令人聞之欲醉。林失一聞到那股藥香后,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是什么東西???怎么這么難聞,難道有毒藥不成?”黑衣人笑了笑,說道:“如果你覺得難受的話,就吃吧!”林失聞言,點了點頭,將那個盒子接了過去。黑衣人看到盒子里裝著的不是普通的藥物,便有些詫異地問道:“你能確定它就是毒藥嗎?”林失搖了搖頭,說道:“不能肯定,但至少可以確認一點,這東西的確不是毒藥!”</p>

      黑衣人聽到這話后,不由得一陣失望,嘆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竟然連這點常識都不懂。不過好在你現在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所以也不用再自責,我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林失聽完黑衣人說的話后,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溫暖,他感激地道:“多謝閣下救命之恩!”黑衣人沒有理會林失,而是繼續往前走去。無語。</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