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回到自家帐篷之后,生活还要继续,云初继续编织着马鞭,塞来玛继续纺着羊毛,娜哈自然百无聊赖的在帐篷口永无休止的玩耍自己的白石头。

      “是你杀了他们是吗?”塞来玛有些兴奋。

      “不是我,是腾格尔看上他们父子俩了,召唤他们去了天国?!闭庵质略瞥醮蛩蓝疾换岢腥系?。

      “我总觉得是你杀死了他们?!?

      面对塞来玛莫名其妙的第六感,云初只好停下忙碌的双手道:“我都没有靠近过他们父子?!?

      塞来玛点点头道:“也是,看来是腾格尔看不惯他们父子为非作歹,把他们送到了黑山底下受苦去了?!?

      云初顺从的点点头,他觉得塞来玛的话非常的正确。

      云初的经受过的教育,绝对不允许他将杀人这种罪名揽在自己身上,哪怕真的是自己做的,他也绝对不会承认,就算杀人有功,他也不会承认。

      因为,不论你因为什么缘故杀了人,都会让很大的一部人觉得你跟他们不一样。

      “你准备让什么样的女人进入你的帐篷呢?”没有了来自大阿波的压力,塞来玛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

      云初瞅瞅塞来玛,见她早就做出了一副抬头挺胸的模样,就很自然的道:“必须跟你年轻时一样的女人才成?!?

      塞来玛咯咯大笑起来,在纺锤上用力扭了一下,纺锤就飞快的转动起来,看的出来她真的非常高兴。

      “云初啊,你要记住,你找女人的时候啊,一定要找最会生孩子的女人,如果她能给你生一群男孩子,那么,你就能成为一个小部族的族长。

      如果你找一群女人给你生很多很多孩子,你就能成为大部族的阿波老爷。

      如果有一个部族的女人都给你生孩子……”

      云初笑眯眯地看着塞来玛挥舞着一双手熟练的纺线,一边水横飞地给他灌输塞人的生存发家之道。

      一个人,一个家族创造一个族群,一个国家,在这里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

      西域的很多国家,部族,就是这样起来的。

      只要男人足够强悍,雄性激素足够充足,能找来足够多的食物养活众多的女人,就能创造出一个人创造一个种族的神话!

      塞来玛说的越是激动,云初就越不想当什么狗屁的回纥人。

      一来,他觉得自己没有本事不挑不拣的睡一整个部族的女人,二来,这个不算大的回纥人部族里就没有一个能看得过去的女人。

      “云初啊,你一定要娶很多很多的美人,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过最好,最好的日子,吃最好最好的食物,穿最好最好的衣裳?!?

      云初放下手里的牛皮带子笑眯眯地道:“你想看到我过上好日子的模样,首先啊,你一定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你最好多活一段时间,只要你活得足够长久,我保证你会看到我美若天仙的妻子,健壮如牛的儿子,以及让很多很多人都想娶的女儿。

      在说这些之前,咱们是不是商量一下,我能不能不要再当回纥人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们了?!?

      塞来玛手中的纺锤停止了转动,她低头擦擦眼角的泪花道:“你本来就不是回纥人,也不是塞人,也不是我的儿子……部族搬迁的时候,路过一片戈壁,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娃娃,一个跟山一样大的巨大娃娃,当时,那个娃娃就趴在地上睡觉,那么的可怜,那么的孤独,我想把他带回家,就是搬不动……那个娃娃很大,且一点都不软,硬的跟石头一样……”

      云初抱住塞来玛的肩头低声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回纥人,也不是塞人,但是呢,我永远都是你的儿子?!?

      塞来玛吃惊的拍开云初的手激动地道:“你不是我的儿子,你是神的儿子!”

      塞来玛想要进羯斯噶的帐篷,在这个小小的部落里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了。

      部落里的很多女人都很羡慕。

      她们会守在羯斯噶的必经之路上等待,一旦守到羯斯噶,就会摇着满是虱子的发辫,眨巴着眼睛,扭动着腰肢嗲声嗲气的跟这个前途无量的男人献媚。

      这让塞来玛非常的愤怒,不止一次的向那些女人发起攻击,有时候是丢石头,有时候是丢纺锤,更多的时候是吐口水跟咒骂。

      娜哈自然会帮助母亲,所以,这个小家伙最近学会了翻白眼跟吐口水。

      每当娜哈吐口水骂人的时候,那些女人就会追打娜哈,只要娜哈被追打了,云初就会跳起来追打那些可恶的女人,只要云初开始追打那些女人,那些女人的父兄,弟弟们就会围殴云初。

      到了这个时候,羯斯噶就会立刻出手,殴打那些围殴云初的男子们。

      打女人这种事按理说不是云初能干出来的事情,但是呢,在这个塞人部族里不打不成!

      你不打她,她就会认为你是一个窝囊废,会觉得在你身边不安稳,就会骂你是羊日下的,就会主动去勾引那些打女人打的很厉害的男人。

      开始的时候,云初很不理解它们这种主动找揍的行为,在回纥部落待的时间长了,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一点门道。

      不是这里的女人喜欢挨打,而是她们认为找一个强壮的,脾气暴躁的男人依靠实在是这个世道里活命的不二法门。

      就像野羊通过斗角来争夺交配权一样,这一套,在回纥部落里也同样盛行。

      戏文里跟老婆恩恩爱爱,举案齐眉,温柔和煦的书生在这个环境里,估计活不过三天。

      因此,只有武力高强,身体强壮,脾气暴躁如公羊的男人才是回纥女人选婿的不二人选。

      有云初跟羯斯噶帮忙,塞来玛跟娜哈总是能够以最后的胜利者身份,将口水吐在那些倒地的女人脸上。

      至于鼻青脸肿的云初跟鼻血长流的羯斯噶的惨状,她们母女两是看不见的。

      在她们眼中,不鼻青脸肿,不鼻血长流的男人就不配跟她们母女两一起生活?。?!

      羊日下的,跟狼日下的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毫无疑问,云初跟羯斯噶就是后者!

      回到帐篷里,云初跟羯斯噶接受了塞来玛跟娜哈帝王级别的服务。

      不仅仅有滚烫的蒲公英茶喝,还有按摩肩膀的服务,只不过,塞来玛媚眼如丝的服侍羯斯噶,娜哈则胡乱在哥哥肩头乱捏。

      “你的大阿波拿下吗?”云初非常关心羯斯噶目前的地位,只有他的的地位高了,才能真正的?;ず谜饽概礁?。

      “比粟特勤答应我了?!濒伤垢炼嗌儆幸恍┙景?。

      “还有什么困难吗?”

      羯斯噶眼中寒芒一闪,低声道:“你知道的,葛璐萨有十一个儿子?!?

      云初看了看羯斯噶道:“其中有六个还不足八岁?!?

      “那就要看婆润可汗是不是会怜悯葛璐萨,比粟特勤毕竟是婆润可汗儿子中的一个?!?

      云初皱皱眉头道:“既然你是比粟特勤的人,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吧,咱们这一支两百帐的回纥人,多少也算是一股能数得上号的势力,他想什么都不做就控制这些人,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羯斯噶端起木碗喝了一口苦涩的蒲公英茶低声道:“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事情,今晚……”

      羯斯噶没有把话说完就继续低下头喝茶,似乎接下来的话他不应该说。

      云初转身就对给羯斯噶捏肩膀的塞来玛道:“收拾好皮子,我今晚带你们去熏旱獭?!?

      羯斯噶纳闷的道:“晚上去熏旱???”

      云初点头道:“我怕去的晚了旱獭不在家?!?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就是去杀一下葛璐萨剩余的儿子,以及他的爪牙?!?

      “这是比粟特勤告诉你的?”

      羯斯噶摇摇头道:“是卡索恩告诉我的,要我晚上做好准备,一旦乱起,就趁机杀光葛璐萨的儿子们?!?

      “乱起?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云初盯着羯斯噶的眼睛看了好一阵子才低下头瞅着火塘里的火光久久不吭声。

      羯斯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走的时候云初还在沉思,只有塞来玛跟着他出去了。

      回纥人说自己是狼的子孙,所以,塞人现在也开始说自己是狼的子孙了。

      云初不知道生殖隔离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起不起作用,回纥人给出的答案是不起作用。

      女人只要跟狼睡觉了,就会诞生出狼人,男人只要跟羊睡觉了,就会诞生出羊头人,甚至有一些回纥人开拓性的想跟老鹰啦,骏马啦,牦牛啦,雪豹啦一起睡觉,看看能不能诞生出新的强有力的后代,他们不仅仅这样想,还付诸实施……每年都死很多人。

      以上的话虽然荒诞,回纥人却是认真的,在他们的部族传说中,最早的回纥祖先是一个女人,为狼妻而产子,最后繁衍成了强大的回纥族。

      所以,每年都有很多回纥女子主动走进狼群,希望能被狼王看上……

      连女人都如此的有冒险精神,这样的一个族群哪里会缺少什么冒险精神。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