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云初还以为不良人过来,就是为了奚落他的,忍不住笑着摇摇头打算离开。

      不良人又拦住了他,将一份海捕文书在他面前展开道:“认识这个人吗?”

      云初看了一眼,就道:“认识,他叫青狼?!?

      不良人皱眉道:“你确定他叫青狼?”

      云初道:“两个多月前我在天山脚下见过这个人,当时,他正在从人贩子那里买武士,听说他准备组建新的马贼团?!?

      不良人再次问道:“你确定他叫青狼,而不叫老羊皮吗?”

      云初愣了一下道:“我只知道他叫青狼,在天山这边很有名,以前抢劫过回纥可汗的宝物?!?

      不良人冷笑道:“他还在甘州一夜屠光了马蹄寺上下僧众七十六人?!?

      云初撇撇嘴道:“你们七個人可不是人家的对手,我听说青狼的马贼团人数可不少,回纥可汗都拿他没有办法,你们几个既然要办案,那就自求多福吧?!?

      “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想办法让自己活下来再说?!蔽椎牟涣既撕藓薜拇湃司妥吡?。

      云初从口袋里掏出一截甘草放进嘴巴里慢慢的嚼。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有趣了。

      老羊皮能跟青狼之间发生横向联系,这可是云初没有想到的。

      甘州是什么地方?

      在云初以前的世界里,甘州被称之为张掖,没错,就是那个以”张国臂掖“出名的张掖。

      甘州自然在玉门关以南,还是大唐国内最富庶的几个城市之一。

      陇右之所以能够“富甲天下”其中就有甘州这个城市的伟大贡献。

      一个能在甘州犯下滔天血案的人,竟然自称进不了玉门关,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说谎。

      不过呢,这都是小事情,龟兹的事情走到目前这个地步,基本上已经定型了。

      没有什么别的变化了。

      云初又给酣睡的何远山跟刘雄两人灌了一些清水,这样,他们能睡得安稳一些。

      龟兹城里的骆驼很多,粗粗数一下,不下八百头骆驼,牛就没有那么多了,这些天已经被城里的人杀着吃了不少。

      云初看了一下,发现只有不到五十头骆驼的蛋上被包裹上了一团牛油,就问时刻跟在他身边的羯斯噶。

      “怎么只有这么几只?”

      羯斯噶道:“骆驼都是成群的,我们选的都是驼队中的头驼,只要它们开始跑了,其余的骆驼就会紧追不舍?!?

      云初点点头,让羯斯噶带着骆驼来到城门口等待,在离开城门洞的时候,云初又对羯斯噶道:“伱真的就不担心塞来玛的安危吗?”

      羯斯噶笑的很是温和,拍拍云初的肩膀道:“我会死在她的前面?!?

      “塞来玛愿意跟你一起死吗?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濒伤垢撂房醋盆驳男强盏溃骸澳闶煜さ牧桨僬嗜怂赖闹皇O铝宋迨?,至少有四十帐全是妇人跟孩子。

      我们付出了这么多,你们却连一个破破的龟兹城都不肯给我们。

      云初,从此之后,塞人不会再相信唐人了,比粟可汗也不会再全力帮助你们唐人打仗了?!?

      云初冷笑一声道:“羯斯噶,你说错了,从今往后,比粟可汗只会更加卖力的帮助唐人打仗,因为,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一座残破的龟兹城?!?

      羯斯噶怜悯的瞅着云初道:“云初,唐人不好,你重新当塞人吧,你那么聪明,那么勇敢,以后,一定会成为比大阿波更大的首领的?!?

      云初微微一笑,指着星空下漆黑一团的天山道:“我厌倦了在草原上的日子,也厌倦了无休止的迁徙。

      羯斯噶,我将回到大唐,去那座你们歌谣中的城市里,买一所大大的房子,准备多多的食物,我会教娜哈唐人的话,唱唐人的歌,穿唐人的衣裳,我可以跟娜哈幸福的在那里生活,直到娜哈找到她最爱的男人为止。

      当人,最重要的是——那里没有饥饿,没有寒冷,没有狼群,也没有令人作呕的牛粪味道?!?

      云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羯斯噶说这些话,这很像是一种无能狂怒。

      以前,只要他出现,塞来玛就会立刻出现在他身边,现在,塞来玛开始躲着他了。

      云初很想对天发誓,自己没有对塞来玛生出过任何邪恶的心思,他只想补偿这个女人,让她的后半生可以过的幸福安康。

      只是没有人相信他,就算他发誓,塞来玛也不会相信,以前,他说什么,塞来玛都会相信的……

      一切都准备好了,一切都安排好了。

      丁大有会带着剩余的府兵从城墙缺口位置杀出去,会路过桑林地,看看能不能在逃跑的时候顺便捞几条大鱼。

      城里残存的胡人们会点燃骆驼蛋上的牛油,让骆驼变得疯狂,为他们冲开一条生路。

      都走了,这座城就真正属于大关令衙门了,而整个大关令衙门只剩下他一个正常人了。

      也就是说,当别人都逃走了,还剩下大关令衙门里的一个叫做云初的掌固还带领着一群伤兵固守着这座城池。

      哪怕那个时候,这座城已经被云初烧成了一片白地。

      在回老羊皮家的路上,云初遇到了哑巴马夫,也看到了痨病鬼更夫,他们各自带着一队勉强能走动的伤兵,在挨家挨户的泼洒灯油,龟兹这一带本身就盛产灯油,这东西是不缺的。

      老猴子蹲在胡床上喝酒,娜哈总想偷酒喝,总是被老猴子推开。

      头顶上的白月亮落下来一缕缕的清辉,让院子里白亮亮的。

      “您们怎么出来了?”云初抱起娜哈,这孩子在自己身边才几天,好像又长胖了。

      老猴子哼哼了两声道:“地洞里臭的待不住人,我们出来透透气。

      云初,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离开了?!?

      云初笑道:“为了什么呢?”

      “为了这座城所代表的功绩,只要梁建方来的时候,你还在这座城里,不论是丁大有,还是何远山,亦或是辛苦帮你们守城,最后损失殆尽的塞人部落,他们的功绩在你这个宁死都不肯放弃职责的大唐掌固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云初继续嚼着甘草道:“在这座城里,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他们丢弃了伤兵,我没有丢,他们丢弃了城池,我没有丢,他们丢弃了龟兹城的田亩,人名账册,我没有丢。

      老猴子,我只是尽到了我的职责而已,尽到了一个掌固的职责而已。

      所以,在最后分糖的时候,我难道不该分到最大的一块吗?”

      老猴子沉默了一会叹口气道:“你真的是玄奘的儿子,哪怕你不是,我也认为你是。

      你们太像了,太像了,看到你,我完全能想到玄奘在你这个年纪的完整模样?!?

      云初笑道:“凡有大毅力者,不是英雄,就一定是枭雄,玄奘岂能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老猴子拿来的麦酒已经算是最好的麦酒,他还有一种叫做三勒浆的酒,两种酒相比,云初更喜欢麦酒,因为它比较淡。

      就在月亮即将归隐西山的时候,云初放下酒杯,将熟睡的娜哈放到老猴子的怀里,再把唐刀挂在腰上,对老羊皮笑道:“让我们看看最后的结果,是不是能如我所愿?!?

      老猴子瞅着娜哈甜美的睡相,轻声道:“失败对你这种人来说算什么,只会让你更加的癫狂?!?

      月亮下山的时候,正是这一晚最黑暗的时候,星星显得格外的多。

      在龟兹,云初最喜欢现在这个时候,天气不再燥热,有凉风微微从皮肤上拂过,就像美人冰凉的手。

      重新回到城墙上的时候,何远山跟刘雄两个还在酣睡,城门口卧着好大一群骆驼正在悠闲地吃着胡人们喂给他们的食物,听豆子在骆驼嘴里嘎巴巴的响,就知道龟兹城里的珍贵的鹰嘴豆被它们给祸害完了。

      天边出现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云初注视着羯斯噶,塞来玛就在他的身边,骑着一匹褐色的母马。

      云初卸掉身上的皮甲,给塞来玛穿上,并细心地绑好每一条带子。

      一柄圆盾也被云初绑在了塞来玛的背后,再敲击一下塞来玛手里的圆盾,低声道:“一手持缰绳,一手举着圆盾,护住你的头,胸口跟肚子,无论如何不能丢开?!?

      塞来玛用额头触碰一下云初的额头笑道:“腾格里会保佑我,你也会保佑我?!?

      云初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对羯斯噶道:“如果塞来玛出了事情,我一定会把你五马分尸!”

      羯斯噶大笑道:“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云初再看了看武装到牙齿的塞来玛,就挥挥手,守在城门前的胡人武士,立刻就推开了沉重斑驳的大门。

      五十个胡人武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