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在云初温柔的叙述中,陈竹是一个很温柔,很爱妻子跟孩子的男子。

      在龟兹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尽量地把每一文钱都节省下来,目的就想回到长安之后,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离开那个残酷的家。

      离开家乡六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乡,思念妻儿,还经常告诉云初他们,他已经有了两个女儿,还应该跟妻子再养育几個儿子……

      为此,在重伤将死之际,他特意吩咐云初,一定要把他留下里的五万钱交给他的妻子,希望他的妻子能好好地将两个女儿养大,将来给她们办两场风风光光的婚事。

      梁氏听了云初的话,几次哭得昏厥过去,他的两个孩子更是一声声“阿爷”“阿爷”地叫着,催人泪下。

      崔氏虽然被云初话语中的陈竹感动地不停拭泪,她还是从云初的眼睛里看到了彻底的冷漠。

      在安排梁氏母女去客房休息之后,崔氏瞅着云初道:“那个陈竹真的像郎君说的那么长情吗?”

      云初点点头道:“他必须是这个样子的人?!?

      “就因为他是一个死人,所以您可以任意地给他涂脂抹粉?”

      云初长叹一声道:“陈竹死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眼看着一块石头飞过来,他竟然把我往前推,我本来只要把盾牌举起来撞开石头,他就能活命,我想过之后,觉得如果石头朝我砸过来,陈竹不可能帮我抵挡。

      所以,我就放弃了,闪身躲开……石头就把他的脑袋给砸瘪了。

      他的尸体被我堆在墙根上整整七天,等战事结束之后,我找他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快要化成水了,丢火里烧的时候,尸体炸开,一咕噜,一咕噜的黏糊糊的虫子差点把火给浇灭……”

      崔氏干呕一声,云初也就停止了具象化的描述。

      最后道:“你知道不,陈竹跟我们聊天,说的最多的是回长安之后就把家里的不会生男娃的老婆卖掉,用这笔钱重新修一座好房子,娶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大屁股的闺女重新生儿育女。

      我知道,陈竹这样做很没有良心,也不符合我的人生观,因此我才会把他那一对恶毒的爹娘送进牢里,把他蛇鼠一窝的兄弟的家财全部拿回来,我计算过了,他们家拿出二十七贯钱之后,基本上就什么都不剩了。

      陈竹不想做一个好人,没办法,我只好帮他做一个好人,好丈夫,好父亲。

      也唯有如此,才对得起我把他的骨灰从西域带回来的恩情?!?

      “借据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上面还有陈竹的掌固印鉴在上面呢,只不过是我帮他盖上去的?!?

      云初说这些话的时候,两只眼珠子微微发红,就像黑夜中将灭未灭的红色炭火一般。

      崔氏哽咽道:“郎君将来一定公侯万代,享尽富贵荣华,子孙绵延不绝?!?

      云初点点头道:“应该是这个样子,毕竟,我来大唐尽干好事情?!?

      梁氏从悲痛中清醒过来,虽然还是穿着破衣烂衫,但是气质已经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同,整个人都像是重新活过来一般。

      就连两个女娃,也变得不再畏畏缩缩的,满是皴裂的小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

      “妾身如今无处可去,只能请郎君看在与拙夫同僚一场的份上,允许妾身母女在晋昌坊活命?!?

      云初笑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你如今有钱了,可以在晋昌坊租借一间小房子,做一些小本生意去西市叫卖,想必也能把日子过下去。

      等坊正归来之后,你可以去向他求助,他自然会把你们母女安置点妥妥帖帖?!?

      梁氏带着两个女儿,端端正正的行了蹲礼,就重新回到客房去了。

      目送她们母女回去,云初就对刚刚带着娜哈回家的老猴子道:“活在幻境中的人最是幸福,怪不得有这么多的人去当和尚。

      肉体上虽然苛刻了一些,但是,在寺庙里的每一个夜晚,都是和尚们的幸福时刻。

      因为,每到黑夜降临的时候,和尚们的脑袋里必定会有一场大放光明的水陆道场?!?

      老猴子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我只有住在平康坊才能体会到四大皆空的好处?!?

      “你没有带娜哈去平康坊吧?”

      “窥基和尚被大理寺丞给招走了,我们今天原本约好去吃一道叫做浑羊殁忽的菜式,就带上了娜哈,没想到没吃成,听窥基说这道菜价值三千钱?!?

      “浑羊殁忽?这不是回纥话吗?”

      老猴子恍然大悟道:“不仔细听真的听不出这是回纥话里的羊肉包的意思?!?

      云初笑道:“跟回纥可汗弄的烤骆驼很相似,也算是一道不错的食物。

      那么,你知道窥基为什么会被大理寺丞给叫走吗?”

      老猴子叹口气道:“十七天前的大雪日,有和尚在朱雀街上谋刺了回家省亲的萧淑妃?!?

      云初道:“和尚为何要谋刺萧淑妃呢?”

      老猴子道:“听说大唐皇帝不久前刚刚从和尚庙里接回来了一个美人?!?

      云初噗嗤一声笑了,指着老猴子道:“伱们这些和尚已经开始堕落到帮助一个宫妃争宠的地步了吗?”

      老猴子道:“不知道,反正不关大慈恩寺的事情?!?

      云初回忆一下自己那天遇到的那群身上带着浓烈檀香味道的刺客,忍不住摇摇头,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去陷害人,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

      娜哈希望晚上能吃到浑羊殁忽,云初觉得这种菜式就不该是云家这种勤俭人家应该吃的。

      浑羊殁忽这道菜其实很缺德,将一整只羊的肚皮破开,往里面塞一只鹅,鹅肚子里塞满江米,蘑菇等美食用调料搅拌均匀了,把鹅塞进羊肚子里,在羊的肚子里,外边塞满香料,把肚子缝合好之后,就放在火上了烤。

      等羊肉烤的金黄之后,就把羊肉丢弃不吃,只吃羊肚子里面的鹅。

      冬日里的长安基本上没有什么绿菜,听说温汤监那边有极少量的韭菜跟菠薐菜供应,这些数量估计连皇帝吃都不怎么够,自然不会流入民间。

      进入冬天之后,百姓们能吃的菜只有干菜,盐菜,腌菜,以及储存在地窖里的萝卜,或许还会有人冒着严寒去挖一点莲菜换换口外,除此之外,像吃一顿像样的饭食,纯属做梦。

      云初家有盐菜,云初让厨娘三肥把盐菜切成细条,用清水淘洗两遍,去掉过多地盐分,多用素油将盐菜煸炒一遍。

      再从花盆里割一点青蒜苗子备用,弄老大一块豆腐,切成片用胡麻油细细的煎炸了,呈焦黄色捞出来,用剩下的胡麻油煎炸七八个鸡蛋。

      最后,把这些东西放在一个砂锅里,加上水小火慢炖,等到汤汁粘稠的时候,抓一把青蒜苗子往砂锅里一丢,不论是老猴子,还是贪吃的娜哈,此时都已经忘记了浑羊殁忽这道不道德的菜式的存在。

      石磨磨出来的麦面有些粗,而且麸皮也不能清理干净,因此,蒸出来的馒头上带着不少的麸皮,跟云初以前吃过的全麦馒头比较相似。

      崔氏跟厨娘三肥亲眼看着云初如何制作出来一道盐菜炖豆腐的,并且将制作过程详细的记录下来,准备为云家以后发达了宴请宾客做准备。

      老猴子跟娜哈两个把满满一砂锅菜吃完之后,他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师傅。

      这道菜是素菜,只要不放煎鸡蛋,就是一道非常符合玄奘胃口的菜式。

      在老猴子强烈的要求下,云初不得不继续制作一道全素的盐菜炖豆腐,不过,在添加了黄花,木耳之后,云初终究还是把这道菜弄成了穷人吃不起的模样。

      “你一直对玄奘这样尊敬吗?”

      “也不是,在西行路上有时候心情烦躁了,他会骂我,我也会骂他,不过呢,骂完了就继续上路?!?

      “既然你对玄奘有自己的定位,为何还要如此地孝敬他,巴结他呢?”

      老猴子看着努力从砂锅里寻找破碎煎蛋的娜哈,显得无比的温柔。

      “能让唐人不在意娜哈外貌的,全天下只有唐人皇帝跟玄奘。

      唐人皇帝虽然能改变娜哈的命运,终究只是一时,当唐人皇帝死掉之后,他给予娜哈的?;ひ不嵯?。

      唯有玄奘能够?;つ裙皇苋魏稳说钠缡幽抗?,因为佛门千古,佛法无边?!?

      云初点点头喟叹一声道:“是啊,放下屠刀都能立地成佛,娜哈只要进入佛光的照耀之中,人们只会以她为荣?!?

      老猴子笑着将沸腾的砂锅装进食盒,提着食盒就从云初家的后门过了马路进入了大慈恩寺。

      玄奘披着一件黑色的僧袍坐在一座八面漏风的亭子里煮茶喝。

      他喝的茶水里自然是没有羊尾巴油这一类的东西,也没有葱姜这些能给茶水带来怪味道的东西。

      松果燃烧得很旺,铜壶上蒸汽缭绕,黑陶茶杯里装满了苦涩的茶水,玄奘一人面对萧瑟的寒冬自得其乐。

      老猴子裹挟着一股寒风进入了亭子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