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云初瞅着刚刚换好了一身素色衣衫的娜哈,这个傻孩子如今正把脑袋藏在哥哥的腋下,她不想跟着老猴子去庙里学习,怎么当一个合格的执灯女童。

      这一次一向疼爱她的哥哥却没有让她任性,重重地在屁股上抽了几巴掌之后,就让老猴子把娜哈带走了。

      只要是能让这孩子以后的生活少一些磨难,过得开心自如,云初就不会惯着她。

      站在后门眼瞅着娜哈眼中含泪一步三回头地跟着老猴子进了大慈恩寺,云初心底也寡寡的,有了父母第一次送孩子进幼儿园的感觉。

      “等娜哈从水陆道场回来,我倒要看看谁还敢说我家小娘子的黄头发;绿眼珠不好看!”

      崔氏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甚至还带着一股子恨意!

      云初知道崔氏喜欢娜哈,只是没想到她喜欢娜哈会喜欢到这个程度。

      这一场水陆道场就是娜哈個人的大机缘,经过这一场声势浩大的道场表演后,娜哈在唐人的眼中只是一个有福的佛女,外貌什么的再也不重要了。

      众生在佛的眼中是平等的,被佛祖祝福过的女孩子的将来,必定是福运连连,无病无灾,这些祝福甚至会惠及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

      即便是娜哈以后参与政治联姻,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存在,因为,这个孩子天生就与我佛有缘。

      一个政治家族要是娶了娜哈当正室夫人,那么,这个家族就能获得佛门天然的亲近。

      也就是这么一场盛大的仪式,将云初对娜哈日后生活上的所有忧虑都消除得干干净净。

      他决定,从今往后,娜哈再调皮的话,自己可以下手殴打了,因为自己怜悯这孩子的最后一个点也彻底地消失了。

      元日过去四天之后,云初就换上了自己那一身如同青草一般绿的官服,戴上一顶黑色的没有梁冠的进贤冠,崔氏跪地上帮云初佩戴好压制衣角的玉佩,又整理好了革带的位置,让绿袍子下摆正好高出脚面半寸。

      坐在地上仰视着云初的崔氏,突然间眼泪就扑簌簌地流淌下来。

      “当年,妾身的兄长进正九品儒林郎的时候,妾身与阿娘为了准备这一身,一夜未眠,生怕哪里不妥惹得上官不满意,那一年,我的兄长年方十八,跟郎君一样的英气勃勃,一样的器宇轩昂……”

      “嗯,等我以后需要穿官服的时候,你就过来帮我,你会从这死鱼一样的绿色伺候到尊贵的紫色?!?

      “郎君笑话妾身呢,这是家中大娘子的差事,妾身只能在一边伺候?!?

      “喜欢就来,我不介意当一个衣服架子供你们打扮着玩?!?

      说罢,云初就离开了家,准备进皇城,到太医署报道。官服穿在身上之后,真的有鬼神退散的效果。

      以前看到云初出门就会围过来的坊民们,突然见到云初绿啦吧唧地站在门口,立刻停下靠近的脚步,弯腰,抱拳一气呵成。

      原本没事干就跑到云初身边讨要麦芽糖吃的小孩子们,立刻被家人牢牢地抱住,不准靠近云初,其中几个年纪小的,还被吓得哇哇哭泣起来。

      很好,云初弹弹头上的纱帽,能让小儿哭泣的衣服果然不同凡响。

      唐人好武,所以年轻官员出行一般都是骑马的,当云初骑着枣红马在刘义一众人等的恭送下离开晋昌坊后,街市上的妇人女子就没有不回头看的。

      四五十岁的从八品的官在长安连狗都不如,但是呢,十四五岁的从八品实职官员,就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罕见了。

      再加上云初经过两个月的休养,勤快的沐浴,搓澡,被西域风沙吹得黑了吧唧的脸早就褪掉了好几层皮,如今,在寒风中终于有了一丝白中透红的风流模样。

      足球场横过来那么宽的朱雀大街上不用来跑马实在是太浪费了,于是,枣红马猖狂地嚎叫一声,就沿着铺满细沙的马道向皇城狂奔。

      真正的人如玉,马如龙。

      枣红马不断地超越行驶在干道上的各色马车,引来无数贵人的惊叹与羡赞。

      他们赞叹的不是云初的官职,而是赞叹大唐官员中还有如此年轻飞扬的少年。

      “老夫当年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不敢如他这般飞扬跋扈?!?

      “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正在家中挨你阿爷的家法呢?!绷诔抵椎耐懦鲅苑泶?。

      “没错,少年人的豪侠气就是被我阿爷生生的用鞭子给打没了,要不然朝中的那些混账也不至于给老夫起一个“石翁仲”的绰号?!?

      “哈哈哈哈……”

      片刻功夫,云初就在皇城门口下了战马,牵着马排在一群绿袍官员身后等着进城。

      这时候就看出官职小的弊端了,绿袍子的需要排队验证之后才能进皇城,穿别的颜色袍子的人坐着马车就进去了。

      你进城就进城呗,路上看到排队的属下,还会直接呵斥:“怎么来这么晚?”

      被骂的小官员好像也习惯了,连忙拱拱手就回复道:“出坊门被堵了?!?

      上官的威风已经耍了,也就哼一声说着什么,下不为例一类的屁话,施施然地进皇城了。

      “啊——仁兄,往日里少见啊——”

      “啊——兄长,小弟初来乍到,还请兄长照拂一二?!薄鞍 恢市衷谀囊桓鲅妹趴诘辈??”

      “啊——小弟供职太医署,就任小小的司医?!?

      “咦?太医署,那可是一个油水丰厚,又清闲少事的好衙门啊,以后,小弟有个头疼脑热的不妥之处,能否请仁兄一观?”

      “好说,好说……”

      就在排队的功夫,云初已经交结了好几位穿着绿袍子的仁兄,不管来人长成什么模样,云初一律以仁兄相称,片刻功夫,就认下了一大堆仁兄。

      就在众人笑闹着慢慢向前拱的时候,一只大手重重的拍在云初的肩膀上。

      手才落到肩膀上,云初就已经捉住了那只手,身体猛地向前拉扯一下,腰身下沉抵住这只手的主人,就准备把这只手连人一起从肩膀上头甩出去。

      没想到此人身体极为沉重,云初没有拖拽动,不等力气发干净,云初就从此人的肋下钻了出来,中指关节微凸握拳带着风声直击对方太阳穴。

      对方轻声咦了一下,用手臂荡开云初的拳头,而此时,云初已经向后退了五步有余,面对突袭者。

      顶盔掼甲的壮汉瞪着全神戒备的云初上下打量一下,就对那些已经围过来的武士们道:“又是一个从血肉战场上下来的杀胚!”

      武士们闻言,齐齐地打量一下身材完全算不上壮硕的云初,就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从哪下来的,西域,辽东,还是大非川?”

      对方穿的铠甲是山纹光明铠,铠甲不是新铠甲,甲叶上划痕累累,就连护肩兽头都瘪的快没样子了。

      不过,人家腰上悬挂着的鱼袋,上面还镶嵌了银,没的说了,就这个鱼袋跟鱼袋里面的鱼符,就证明,人家绝对是从五品以上的官职。

      至于云初这种杂鱼小官,距离佩戴鱼袋的距离足足有十万八千里远。

      “下官云初,太医署属下司医,年前从西域奉命归来,正准备去太医署领命?!?

      壮汉大笑道:“梁建方的部将是吗?可惜了,本来儿郎们在西域大杀一场,还指望着弄一些军功回来过日子呢,现在全没了,伱能从西域回来也算是运气?!?

      说完话就走了,完全不理会还想跟他说话的云初,甚是无礼。

      一个长脖子官员见壮汉走了,就对云初道:“贤弟啊,此人便是长安声名赫赫的裴行俭,就任左屯卫仓曹参军,是咱大唐左卫中郎将苏侯爷的弟子,据说马上就要去十二卫中的某一卫去当行军长史去了,算是一个贵人。

      某家看他对你格外亲近一些,等下了差,不妨备置一些礼物登门求教,混个脸熟也是好事?!?

      云初笑着拱手道:“不瞒兄长,小弟也算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虽然战场上不曾害怕,下了战场小弟却也是双股颤颤,昏死过去两日夜方才活过来。

      如今侥幸得活,却也不肯再入军伍,准备在咱们文官圈子里混口安生饭吃就足够了?!?

      长脖子官员惋惜地瞅着云初道:“可惜了,咱大唐武官的升迁还是要快一些的?!?

      云初见队伍已经排到了自己,就告罪一声,牵着枣红马接受盘查。

      皇城很大,且屋舍众多,云初一路走,一路问,这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了太医署。

      太医署里的药味浓郁的几乎让人喘不上起来,将枣红马送进马棚,才走进太医署的院子,就看到几十个身材壮硕的药童正在煎药,一排过去百十个药罐子一起喷吐着药味,蔚为壮观。

      在西域, 云初是何医正的部下,没想到来了长安,云初还是何医正的下属。

      这中间自然有何医正的安排,云初假装不知,进入官署之后,发现最上头坐着何医正,就假作欢喜的模样匆匆上前,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