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云初没看过真正的唐人的宫廷舞蹈,只能从古书上得知,有关于祭祀的,有关于出征的,有关于欢迎的,有关于庆祝的……这些都庄严肃穆的不怎么好看。

      不过,云初私下里以为,一定有极为好看的……尤其是属于贵族们私下里观看的舞蹈一定,一定非常的有看头。

      胡人的舞蹈就很好看,因为他们的舞蹈源泉来自于求偶,就像雄孔雀愿意把屁股露出来,就像某种鸟愿意把嗉子涨得鼓鼓的,就像吼猴没日没夜地怒吼,就像某个原始部落的人愿意给自己的家伙上套上一根又粗又长的管子……

      梁建方早就看腻味了这种香艳的舞蹈,云初以前看过更加劲爆的,所以,这场舞蹈只能让狄仁杰一个人欲火焚身的难受至极。

      看梁建方的大手在胡姬身上揉揉捏捏的,云初完全魂游天外,又不是没有被美女按摩过,这点刺激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难受的是狄仁杰,偏偏这个孩子还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所以,活该他难受。

      胡姬给人捏腿,捏肩膀的手艺不过关,力道不够,位置不对,所以捏了一会,就被云初给撵开了。

      狄仁杰想要学云初那般把胡姬撵走,偏偏他又很享受这种程度的男女接触,所以,干脆闭上眼,来个不睬不理。

      大清早的就上荤菜,看样子是梁建方的日常。

      等到大家都养足了精神,梁建方就觉得可以开酒宴了。

      这一次,酒精没有拿出来,云初喜欢喝唐人的米酒,这东西微甜,喝多少都不会醉,重要的一点是还能让人长时间的处在微醺状态,可谓是酒中极品。

      回魂酒喝完之后,人立刻就精神起来了,菜上来之后,三个人又开始胡吃海塞。

      云初以虔诚的心态,品尝了梁建方特意犒劳两人的一系列名菜。

      鱼干脍、咄嗟脍、浑羊殁忽、金齑玉脍,以及白沙龙、炙、串脯、生羊脍、飞鸾脍、红虬脯、汤丸、寒具、昆味、撺双丞、葫芦鸡、黄金鸡、族味、鲵鱼炙、剔缕鸡、羊臂、热洛河、菊香齑、芦服、含凤、石首含肚、清风饭、无心炙等等。

      菜太多了,梁建方,云初,狄仁杰三人在吃饭的过程中,还催吐了两次之后,才算是把这些菜挨个吃了一遍。

      虽然不懂吃饱了为何要催吐,可是,看到仆人端来痰盂,梁建方已经开始吐了,云初跟狄仁杰也不好不跟着吐。

      一顿饭吃完,太阳早就偏西了。

      云初跟狄仁杰进梁建方府邸的时候还只是两个四门学的学生,等他们两个从梁建方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长安国子监里面的太学生了。

      就像时光在梁建方的府邸里嗖的一下,就穿越了七年时光。

      就这,人家梁建方并没有徇私舞弊,仅仅是动用了自己正三品右武卫大将军的推荐名额中的两个而已。

      极致的招待,最上宾的礼遇,最丰厚的赏赐,这就是梁建方给予这两人的报答。

      至于……以后,就没有什么以后的,除非能够再次进入人家大将军的视线,才能再次获得好处。

      至于《男儿行》这首诗,就真的跟云初没有关系了,这是人家梁建方的看门佳作。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云初忽然想起唐朝大贪官李绅那首《悯农二首——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用最朴素的心态去想都明白,一个富贵盈门的一顿饭,要吃一百只鸡舌头的贪官污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尚,朴素的心声呢。

      这两首诗,有可能是这个贪官买来的。

      狄仁杰没想到跟着云初走了一遭雁门侯府,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造化,最后还获赠了一匹战马,虽然比不上云初的枣红马,却也被枣红马所接受,至少不会开踢了。

      四门学上升到太学,两个人都没有认为这有什么不妥,更没有学习进度跟不上的忧虑。

      他们两个之所以会进四门学,是因为他们两个的身份只配进入四门学,而不是学识不够,毕竟,国子监监生里还有三个目不识丁的傻蛋呢。

      云初骑着枣红马回到家里的时候,崔氏笑吟吟地凑上来,老远就闻到了云初身上的酒臭味,就连忙招呼九肥送郎君去澡堂子里洗澡。

      等云初从澡堂子回来的时候,左右看看,还是没有发现娜哈的踪迹,这让云初本来很是高昂的兴致一下子就没有了,他不知道玄奘那个和尚到底会把他的小哪哈教导成一个什么模样。

      如果,真的给发展成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云初宁愿这孩子跟着自己无法无天地活着。

      “郎君,雁门侯管家送来了黄金十锭,绢帛五十匹,最重要的是还给了咱家一个小庄子,妾身看过地契了,就在曲江池子边上,出了启夏门向东走六里地就是,地不多,只有一百九十七亩,不过,都是上好的水田。

      郎君,雁门侯为何会对咱们家另眼相看呢?

      以妾身之见,以后,但凡过年过节,就该跟这些老功勋走动起来,对郎君的前程大有裨益?!?

      云初摇摇头道:“还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吧?!?

      崔氏不解地看着云初,云初却不想解释。

      老功勋们的好日子不会太长了,等到李治从庙里接回来的那个女人开始发力的时候,基本上就到了老功勋们倒霉的时候了。

      长安附近的庄子,可以说是一只下金蛋的鸡,不论是种菜,还是种别的,因为距离长安太近的缘故,都能获得最高的农业价值。

      “庄子上有四户人家,听说都是流民改成的佃农,妾身准备明日去看看,如果庄子上还有多余的房舍,妾身就准备把昨日从掖庭宫买来的家奴安排过去,在那里缝制棉被,这样安稳一些?!?

      云初点点头,崔氏这样安排也不错,晋昌坊云家本来就不大,加上云初的官位太小,不允许盖楼,两层的都不许,再加上唐朝的一亩地实在是太小,只有五百平多一点,当初盖房子的人又是一个二百五,盖了老多的不适用的亭台,导致云家的住屋不多。

      崔氏昨日又买来了十五个老宫女,这一次,没有遭受娜哈的荼毒,被崔氏起了一些合适的名字,不过,崔氏起的名字也没有好到那里去,按年龄从一娘,一直排到十五娘。

      留下来八个要跟着三肥一起当厨娘,好应付上元节结束后搬进来的学子们的伙食,剩余的五个就要跟着二肥,五六肥去庄子上做棉被。

      崔氏喜欢忙碌,她如今虽然不是云家的女主人,却干着女主人才能干的事情,加上家主对她的信任度很高,这就导致她这个受过大罪的女人准备为这个家奉献一切。

      “去庙里看看娜哈,就说我很想她?!?

      “郎君为何不自己去呢?”

      云初瞅着隐入黑暗中的大慈恩寺摇摇头道:“那里对我来说有大恐怖?!?

      崔氏不解地眨巴两下眼睛道:“妾身明日一早就去,小娘子也应该想家了吧?!?

      第二天,云初没有去国子监。

      他如今成了太学生,还是新增补的太学生,想要去太学上学的话,就要重新拜师,重新送束脩,重新被人拎着耳朵训斥一顿。

      很烦。

      听说李义府也是太学里的先生,云初准备等李义府到太学上课之后,再去拜一遍老师,不能因为当上了太学生,就看不起李义府。

      云初不喜欢拜一个忠臣当老师,尤其是在盛世的时候,当忠臣的学生实在是太凄惨了。

      其实,大部分的忠臣跟奸臣其实是相对应的,跟自己所处的政治团体有关,就跟事情有一体两面是一样的。

      而卖国求荣的那种不叫奸臣,那叫国贼,人人得而诛之,不论是忠臣,还是奸臣都很想弄死他。

      中饱私囊的那种也不叫奸臣,叫硕鼠,叫蠹虫,不论是忠臣还是奸臣,都很想从他们身上攥出最后一滴尿。

      奸臣到底是什么人呢?云初以为,奸臣就是不同意忠臣提出来的建议,并且极力反对,弄砸忠臣谋划的人。

      忠臣又是什么人呢?就是一群极力反对奸臣提出来的意见,并倾尽全力把奸臣的谋划弄砸锅的一群人。

      本质上没有差别。

      有朝一日,风向变了,奸臣就会变成忠臣,而忠臣就会变成奸臣,这两个名词之间是有着强烈的互换性的。

      目前,如果把屁股坐在长孙无忌,褚遂良这一边,李义府绝对是一个无耻的奸臣。

      可是呢,屁股一旦坐在武瞾这边,他当然是一个大大的忠臣。

      说到忠奸,无非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的事情。

      忠臣有大爱,奸臣更符合人性,忠臣适合供奉在庙宇里受人万载供奉,而奸臣则是行走在人间灯火里普通人。

      生活嘛,总是有瑕疵的。

      云初不想百年之后被人供奉到庙宇里当神,吃寡淡无味的香火。

      只想行走在人间灯火里,吃一点普通人应该吃的东西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