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狄仁杰来家里混早饭的时候,带给云初一个消息。

      《男儿行》这首长诗已经在长安盛行开了。

      教坊司,青楼,勾栏中,客人点的最多的就是这首诗,有些地方还让妓子们穿上男装,腰佩唐刀,演绎“身配削铁剑,一怒即杀人”的场面。

      更有些许浪荡子,喜欢在酒喝高了之后,手握唐刀大段,大段地吟诵《男儿行》。

      这首诗实在是太对唐人的胃口了,继而导致这首诗以病毒般的速度在大唐境内传播。

      梁建方浑身赤裸只在腰间围一块兜裆布遮羞,手握两柄鼓槌,在寒风中敲击巨鼓吟诵《男儿行》的行为最受长安人欢迎,齐齐认为,如此才是吟诵《男儿行》的最佳方式。

      狄仁杰已经在酒楼上,青楼里,见过,听过很多个版本的《男儿行》,这才特意来云初家里告知此事。

      云初这几天忙着晋昌坊里的事情,而晋昌坊里没有可以在坊墙上开小门的富贵人家,显赫家族,以及名声显著的特许人士,所以,对于盛行于大唐上层的《男儿行》几乎一无所知。

      “这一次雁门侯算是出尽了风头,不但在大朝会上吟诵了这首诗,驳斥了那些看不惯他行为的人,还引来陛下的好奇,几次三番地询问雁门侯,这首诗真的是他作的。

      结果,雁门侯肯定地说,这首诗就是他军旅生涯多年的感怀之作,以前没有写出来,完全是因为时候不到,这一次蒙陛下恩准,在家读书,结果,读着,读着,再加上饮酒饮得有些多,就不知不觉地把这首诗随着胸中的郁闷之气,一起宣泄了出来。

      他还口出狂言,想要驳斥他,先写出一篇堪比这首《男儿行》的长诗来,否则,他就会把唾沫吐在反驳他的人脸上,据说,陛下听了之后龙颜大悦?!?

      云初点点头道:“雁门侯的大作本就慷慨激昂,非烈士不能书此雄文?!?

      狄仁杰低声道:“你说我当时为何要喝醉呢,不能亲眼见雁门侯书此雄文,实在是平生憾事?!?

      云初道:“一匹马,一个太学生的名额,难道还不足以让你满意吗?”

      狄仁杰喟叹一声道:“受之有愧啊?!?

      云初笑道:“如果没有人跳出来说这首诗是他写的,这首诗就是人家雁门侯写的,天王老子来了,也是雁门侯写的?!?

      狄仁杰笑道:“我就怕诗中典故甚多,雁门侯可能忘记了,也有可能是不懂?!?

      云初摇头道:“非常人行非常事,雁门侯征战一生,杀人无数,酒醉之后真情流露,难以自已,写出这样的一首诗不足为奇?!?

      “你是说雁门侯会把所有的破绽都归结到酒醉中?”“如果有人逼问的急了,雁门侯甚至会鬼上身你信不信?”

      狄仁杰想了一下梁建方的秉性,点点头道:“必然如此?!?

      然后对云初道:“相比《男儿行》,我更喜欢《陋室铭》的淡泊致远?!?

      云初道:“我们两人现在都属于失学状态,想要进太学,怎么也是半年后的事情。

      我最近在着手改造晋昌坊,你要不要参与进来?”

      狄仁杰笑道:“你准备怎么改造晋昌坊呢?”

      云初道:“按照自己心中最美的晋昌坊模样打造一个全新的,璀璨的晋昌坊?!?

      “这就是你不惜坑蒙拐骗四门学同窗的原因吗?”

      云初叹口气道:“济贫,本身就是一个劫富济贫的过程,钱财不能无缘而生,却可以借这场春风,春雨应运而生,最后成长为参天大树。

      只是这中间需要才智之士居中调停,引领,寻找突破口,而后一鼓而下?!?

      狄仁杰低着头把碗里剩下不多的小米粥喝完,然后,悠悠地道:“我准备在长安县寻找一个坊市,试着做一下你在晋昌坊做的这些事情?!?

      云初诧异地抬头道:“你竟然有这样的心思?!?

      狄仁杰笑道:“大丈夫宁**头,不为凤尾!”

      云初沉默片刻点点头道:“勇气可嘉,就是愚蠢了一些?!?

      “怎么,觉得我做不成?”

      云初皱眉道:“子,何恃而往?”

      狄仁杰拍着胸口大笑道:“一腔少年血,可否?”

      云初点头道:“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狄仁杰笑容不减,继续道:“长安坊市似棋盘,十二街市如菜畦,你我以朱雀大道为界如何?”

      “你要当长安县令?”

      “你不是也在谋算万年县令吗?”

      云初大笑道:“这个位置是真的适合我?!?

      狄仁杰跟着道:“我也觉得长安县令是为我量身而裁?!?

      云初拍拍额头道:“小声些,莫为他人知,否则羞惭无地也?!?

      “羞惭的应该是尸位其上的他们,非是我等?!?

      狄仁杰是一个坐起力行的人,大话说出来了,他就准备立刻去把说出去的大话变成实话。

      临走的时候见云初家还有甚多包子剩余,就用一个大手帕包裹了,而后扬长而去。

      崔氏双手插在袖筒里瞅着远去的狄仁杰道:“郎君,我觉得他不成?!?

      云初道:“少年人嘛,总有一些完不成的大话,娶不到的姑娘,半路醒来的春梦,无此,不足以称少年?!?

      崔氏瞅着云初道:“郎君的浑话越来越多,可见,该早日完婚了?!?

      云初忧愁地指着满院子的老妇道:“你把我的名声已经弄坏了,以前,人家总说我贪恋老妇,现在,人家说我喜欢皇家唾余。

      哪里会有好人家的闺女肯嫁给我?!?

      崔氏冷笑一声道:“愚夫愚妇们知道甚么,若妾身还是崔氏掌家大妇,必定为郎君大开崔氏内宅之门,凡内宅的莺莺燕燕任君挑选?!?

      云初白了崔氏一眼,他知道这个老妇在故意说好听话逗他开心呢。

      不过,狄仁杰也算是大唐土著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就连云初都不知道这家伙的能力底线在哪里。

      不过,像他这样的人物,只要真的想,弄一个小小的长安坊市当实习地,真的不算是难事。

      而且,这家伙还能跑去长安县令那里拿云初在晋昌坊的事情说事,本来被万年县压一头的长安县令焉能会不答应。所以说,云初办的事情比狄仁杰办的事情难度更大,这就是开创者,与跟风者的区别。

      云初再见狄仁杰的时候,是在澡堂子里,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狄仁杰跟刘义分食包子的场面。

      看得出来,是狄仁杰请刘义洗澡了,再看二牛坐在墙角喘气的样子,就知道,狄仁杰连搓澡都请了。

      看着云初进来了,刘义尴尬地从狄仁杰身边挪开身子,准备站立场了。

      云初豪迈地摆摆手道:“无妨,无妨,只要是他想知道的,尽管告诉他,长安城大的很,足够我们折腾的?!?

      尽管云初把话说到很大气,刘义还是快快地冲洗了身体,就落荒而逃了。

      “我已经知道你办事的门径了,很顺畅啊,只要按照你的路子走,再弄好一个坊市不难。

      现在,你说我从哪里去找一个好的坊市来做试点呢,你觉得我找一家有大道观的坊市如何呢?”

      “我听说,道观比较穷,可能支撑不起你的雄心壮志?!?

      “那就只有醴泉坊,那里有崇福寺,也有胡人的寺庙,我还听说那里的坊民被压榨得很凄惨,就等着我去呢?!?

      都是心上长了一百八十个窟窿的坏蛋,云初哪里会不知道这家伙选择醴泉坊的初衷。

      “最近胡人的大寺跟崇福寺起了一些冲突?!?

      狄仁杰笑道:“人家如果是铁板一块,哪来我施展身手的余地,不过,我一个人可不成,我会引进外援?!?

      听狄仁杰这么说,云初立刻把身子滑到澡堂子的另一边, 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一个黑了心的,现在看来,唐人土著的心更黑,尤其是狄仁杰这种满肚子聪慧,却从没有想过往正道上用的家伙。

      云初就算用刚刚被二牛搓掉的污垢去想,都明白,这个家伙准备引进来的援手是谁。

      李义府!

      这个持之以恒的只干坏事,不干好事的家伙,先前,云初在晋昌坊干的事情就引起来了他很大的兴趣,现在,狄仁杰如果想去醴泉坊,更会引起李义府的好奇之心。

      等这种挑拨离间的祖宗加入了狄仁杰的智囊团,醴泉坊的胡人跟唐人,想要和平相处都难。

      所谓富贵险中求,莫过如此。

      狄仁杰没有多说话,可是他整个人明显非常的兴奋,从他力透鞭稍的恶行恶相就能看得出来,这家伙现在已经沉浸在一种近似疯狂的状态里了。

      只要等他想通,目前还算平和的醴泉坊,马上就会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真正的文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人。

      他们喜欢瞅着一群人或者两群人或者更多的人,被他的智慧所支配,或者平安祥和,或者生死恶斗,再或者同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