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听到这个消息,云初就打消了去弄猛火油的打算,转身就去找崔氏。

      还好,刘义还在等着崔氏给他钱呢。

      崔氏这人干别的事情都非常的利索,弹棉花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累死也要完成客户的订单,就是给别人钱的时候总是很墨迹。

      云初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崔氏在询问刘义拿了这么大的一笔钱准备干什么。

      “全拿去买米吧?!痹瞥跸瓶帕苯吹氖焙?,就直接给了刘义一个很好的答案。

      崔氏问人家五贯钱的去向,是想问刘义有没有花五贯钱买自己一床棉被的想法,很明显,刘义这种人就算冻死,也不会花那么大的一笔钱去买一床棉被,这跟他既有的人生观有着非常非常大的冲突。

      “家里有米呢?!绷跻搴俸傩ψ呕卮?。

      “米价已经涨到四个钱一斗了?!?

      “两个钱一斗的时候我都没有买,这个时候再买岂不是亏本了?”

      对于刘义的这个问题,云初懒得回答,只是告诉崔氏,立刻,马上,按照四文钱一斗的价格,尽量多的买,尽量把家里的粮库装满。

      同时,还要去如意酒坊,尽量多的把九酝春酒买回来,她们家如果不够,就从别家买。

      买粮买酒这种事很急,自然是全家出动,崔氏带着肥九肥十以及六个女人去了西市粮店,云初则带着肥八娜哈,以及四个女人去了丰邑坊。

      今天按理说还是上元节假期,买粮买酒的人家应该不多,等云初进了丰邑坊之后,就发现事情不对,这里拉酒的马车从坊门口一直排到了巷子深处。

      无数的伙计正忙着往马车,牛车,上装酒,看到这个场景,云初心头一沉,长安人的大麻烦估计就要来了。

      带着马车好不容易来到如意酒坊,却碰到了如意的那张臭脸。

      云初还是没有太在意,朝知夏拱手道:“某家来拉已经订好的九酝春酒?!?

      知夏手里捧着一个铜色熏香炉,低着头嗅香,没有回答云初的话。

      云初就把目光转向掌柜的道:“如意酒坊这是要毁约吗?如果是,赔了十倍定钱,某家这就离开?!?

      掌柜的搓着手时不时地把目光瞄向知夏,暗示这件事还要问酒坊主人才对。

      云初看看知夏那张臭脸,直接皱眉对肥八道:“定钱不要了,我们走吧?!?

      说完话转身就走,多余的话都没有。

      “知夏难道如此不堪,不值得郎君怜惜吗?”

      云初转过头瞅着知夏那张随时准备哭的脸不耐烦地道:“想撒娇去找方正,我这里没有多余的怜惜给你?!?

      “郎君就不想知道妾身与方正的事情吗?”

      云初烦躁的道:“方正托我送钱过来,我给你了,我们之间的交情就此为止,再有的交情就是我买酒,你卖酒,没时间,也没有心情听你跟方正之间狗屁倒灶的事情。

      一句话,有酒就给我,没酒我走人?!?

      掌柜的见知夏一张小脸涨的通红,连忙接话道:“有酒,有酒,知夏娘子早就给郎君准备好了?!?

      云初对掌柜的道:“把所有的九酝春酒都给我装上,这一次要的多?!?

      掌柜的点点头,就带着伙计,以及一群女人去搬酒了,只留下云初,娜哈,知夏留在店里。

      娜哈一会看看哥哥,一会看看知夏,虽然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对这个闻起来香香的,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女子这么讨厌,她还是果断的站在哥哥这边,对知夏也是不理不睬。

      一时间店里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云初是不在乎的,一个小三罢了,还不值得自己跟她多说话。

      对于这种女人云初以前就是这个态度,来到大唐还是这个态度。

      如果知夏是方正的老婆,那么,该叫大嫂就叫大嫂,该行礼就行礼,就算大嫂的脾气差一点,没关系,也能忍,了不起最后从方正那里找回来。

      这才是男人跟朋友老婆相处的道理,至于外室有多远就躲多远,兄弟不在的时候,最好面对面都当做不认识。

      就像对付裴行俭的情人公孙一样,他不会留半点的情面。因为不值得,很多时候待她们和气了,反而会惹上一屁股的骚。

      于是,知夏就嘤嘤嘤的哭泣起来,云初越发的不喜,领着娜哈站在街道上嘻嘻哈哈的说话。

      “哥哥,那个女人怪怪的,她哭甚么?”

      “吃饱了撑的?!?

      “我觉得她想跟你说话?!?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说话呢?”

      “也是,哭唧唧的看着就讨厌,哥哥以后给我娶嫂嫂的时候千万不要这种爱哭的,怎么也要找那种挨了一棒子也不哭的才好?!?

      “嗯嗯,我也觉得这样的女子好,不过,等我娶回来了,你不要拿她练习你的棒子,想要练习棒子功夫。找哥哥就好?!?

      “嗯,不会的……”

      就在兄妹两窃窃私语的时候,如意酒坊的掌柜的凑过来拱手道:“郎君有所不知,这处酒坊的主人本就是我家公子,也就是您的同僚方正。

      只是委托给知夏姑娘经营,前些时间,知夏姑娘的兄长,嫂嫂来了,以知夏姑娘的身份相威胁,霸占了如意酒坊,老朽等人自然不愿意给一对混账办事,这才让如意酒坊垮下来了。

      现如今,知夏姑娘重新掌权,老朽等人也就重新回来了,知夏姑娘只想跟郎君打听一下,方正公子什么时候能从西域归来?”

      云初摇摇头道:“他如今升官了,如果想回来,他一定有的是办法回来,之所以不回来,是因为他不想回来,就这么回事?!?

      云初实话实说,反正这就是方正在西域的真实样子,这家伙姐夫满天下,如果真的想回来,一定有的是办法回来,之所以不回来,纯粹是那边待着太舒服了。

      掌柜的也没有多问,就把云初的话告知了知夏,知夏远远地施礼谢过,就回去了。

      眼看着一坛坛酒被装上了车,云初总体上还是满意的,四百坛酒,应该能弄出五六十坛子的酒精。

      以前,云初没有这么心急,主要是梁建方的管家催促的很急,给的钱又多,这才让云初把提纯酒精的事情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做。

      四百坛酒肥八带着人跑了六趟,才跟如意酒坊的伙计们一起把酒送到云家。

      崔氏守在门口,抽掉家里的门槛,在台阶处搭好木板,盯着粮车进家门。

      见云初回来了,就连忙道:“又涨了一文钱,妾身估计到明日,粮价绝对会上涨到八文钱,去粮店买粮的时候妾身问过粮店伙计了,今天去买粮的全都是大户人家,并且在大量的买粮。

      郎君,按照妾身昔日的经验,缺粮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就需要有两个丰年才能缓解,如果在这两年中再遭遇荒年,麻烦就大了。

      大户人家就要开仓救济自家的佃户,部曲,城里的大户人家就要救济饿肚子的四邻。

      幸亏郎君在粮价**的时候买了足够多的粗粮,如果真的出了灾荒,咱们家这点家底不够坊民们吃的。

      所以,妾身准备再买一些粮食囤起来?!?

      云初摇头道:“再屯粮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就这样吧,够我们家人吃就好了?!?

      崔氏又道:“郎君,灾荒年才是一个家扩大的关键时期,就算是暂时困难一些,以后会有大好处?!?

      云初当然知道崔氏这话里的意思,丰年的时候,买人要付钱,灾荒年的时候,给点粮食就能换人回来,这里面的利润当然很惊人。

      云初却不敢尝试,他真的很害怕被雷劈。

      “从今天起停了坊民借公粮的事情,告诉他们,想要借粮,就要等到四月仓库才开,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青黄不接,现在能克服就克服一下吧?!?

      暗流涌动,云初现在非常的想知道这一场莫名其妙的粮食波动起源是哪里。

      想要知道这个事情,就只能问大唐的豪门人家,云初认识的为一个可以称之为豪门的人家就是大慈恩寺。

      像梁建方这样的人家在这样的大波动面前,其实也是待宰的羔羊,没有什么抵抗力的,该受的损失一样会损失, 不会因为他是一个三品大将军就有什么例外。

      老猴子这几天没有到过云家,让娜哈进寺庙去问,寺庙里的人也不知道老猴子在干什么,只知道他似乎非常的忙碌。

      就在云初忧心忡忡的时候,长安城的上元节狂欢终于结束了,人们也从狂欢中清醒过来,开始准备过日子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长安的物价已经上涨的让他们非常的陌生。

      晋昌坊的百姓们,自从跟云初一起杀过人之后,就显得团结多了,哪怕去西市做生意,现在也知道成群结队的去,成群结队的回来。

      并且,他们愿意按照售卖货物的种类,尽量的跟同一个坊市的人集结在一起。

      这种团结其实是被迫的,他们害怕龅牙虎的人在坊市外边找他们的麻烦。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