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崔氏是一个好人。

      这一点云初能证明,她不仅仅对她的主人云初,娜哈好,同样的,她其实对院子里的所有依附云家生活的人也很好。

      白日里因为打烂了一摞子瓷器的侍女,被她用鞭子抽了两下,到晚上的时候,她却会拿着药膏去帮她涂抹伤口,并且说很多的话。所以,院子里的侍女们,很害怕崔氏,但是呢,遇到事情却愿意第一个跟崔氏说。崔氏是受过大苦的人,所以,她知道目前的生活得来的有多么地不容易。

      离开长安十四年,如今归来,却没有一个人认识她,就算是昔日亲如姐妹的人,在晋昌坊巨凰脚下遇到,也形同陌路。一个是云鬓高譬,满头钗环,前呼后拥的贵妇,一个是青布素衣,头插荆钗的仆妇。一个高昂着头行走在大道之中,睥睨四方,一个垂头弯腰候在路边,等贵人先行。不是崔氏伪装得好,而是,即便认识又如何呢诉说过去十四年的苦楚,还是希望她帮自己回复昔日荣光呢十四年,自己受尽凌辱,早已形容枯槁,与其凑上去卑微地寻找残存的一丝亲情,还不如留在云家,帮助云家这个骄傲的少年成就一番大业。至少,踏进云家之后,她就不曾受到半点屈辱,这在昔日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崔氏知道,云初这个家主与所有她知道的家主都不一样,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家主不喜欢奴隶。他不是不喜欢自家有奴隶,而是不喜欢所有的奴隶,以及奴隶主。

      这样的家主本来在长安,在大唐是活不下去的,但是,他真的很聪明,很好的弥补了自己的缺陷。在澡堂子里,看着娜哈用了最愚蠢的济贫方式-发钱!

      她给每一个见到的人都发钱,而她身上的钱不够多,这导致这个小丫头不怎么高兴。

      崔氏心疼地将神情决浊的娜哈揽在怀里,想笑,又笑不出来,想劝诫娜哈不该这样,又发现自己没资格,没立场说这个孩子的任何不是,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做错。拥哈在偷偷地摸崔氏已经不饱满的胸膛了崔氏就紧紧地把这个偷偷思念母亲的孩子搂在怀里,恨不能化身为这个孩子的母亲,把所有的宠爱统给她。好久不见踪影的狄仁杰住进了那间有梅花,有陋室铭的陋室。

      同时住进来了很多的学子,以前,一贯钱一个月的费用看起来高不可攀,现在,随着铜钱的价值滑落,这个高昂的价格已经显得非常合理了。所以,晋昌坊里的所有空房子,很快就都住满了人。

      市面上已经看不到老的开元通宝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钱,钱换了一层,长安市上的物价却并没有回落。士子们的食堂已经开业了,这里不用钱进行交易,士子们一般是拿着特殊的竹筹过来吃饭。这里,一天供应三顿饭,如果想吃半夜供应的第四顿,就要自己花钱再买竹筹。云初习惯性地用竹筹吃饭,就像他以前在学校里拿着饭票在食堂吃饭一样。

      今天的饭食有馒头,栗米饭,面片汤共计十六种花样,每个竹筹只能吃四种,还有一种免责的叫做甩袖汤的东西,看起来上面漂着好多缓的蛋花,实际上,没人能从里面捞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云初用一个宫子给自己装了一些凉拌莲菜,弄了一枝煎蛋,羊肉厨媳只结一片,又拿了一个盐菜煲,在筷子上插两个全麦馒头,拔了一个空位坐下来,见大家又排着队打甩袖汤,也就凑过去弄了一碗云初见坐在对面的狄仁杰给自己的饭盘里装满了红彤彤的酱烧猪肉,就忍不住道“你将来想把自己肥死吗”狄仁杰撇撇嘴道:“你一个月收我一贯钱,还不允许我吃饱吗?”

      眼看着肥腻腻的猪肉进了狄仁杰的的血盆大口,云初摇摇头,觉得这个家伙肥一些也对,毕竟,他以前见到的除过一个瘦子,其余的都很肥?!澳忝侨コ缛史煌娴迷趺囱四闩搅思柑跣宕?,也不见你来我这里炫耀?!钡胰式芤⊥返溃骸俺鍪铝?。被人当场拿住了”

      “唉,要是这样就好了,被人拿住,也不过是挨上几棍也就罢了,毕竟,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只要不睡人家主母,或者爱妾,基本就没什么事情。问题是,丘神绩这个畜生,在办事的时候把人家一个小婢女给活活掐死了。"“丘神绩,这名字我怎么听着耳熟”

      “右武卫大将军丘行恭的儿子,如今是国子监监生,那一晚,他也在。

      本来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被他这么一搞,弄得所有人兴致全无,还有几个当场跟这个畜生割抱断义了,我也是其中之一。这件事就没有后尾”

      “没有,那家人就是吐蕃人,以前吐蕃大相禄东赞在我大唐的居所就在那里。死了一个小婢女人家不在乎,还给丘神绩送了一根金簪,说是没伺候好丘神绩。

      丘神绩就用那根金簪当缠头邀请我们去思乡居喝酒看歌舞,被我们所有人拒绝,然后,这个狗东西就发誓,说我们今日不给他颜面,

      他日后一定也不给我们颤面?!碧胰式苷饷匆凰?,云初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是仅次于来俊臣跟周兴,排名大唐第三位的酷吏。

      “你以后还会参加这种集体活动吗”

      “不了,再也不去了,好些高官显贵之家,在那几天特意把家里看不上眼的婢女送出家门,就等着我们这群太学生去狂欢呢。听说,如果这些婢女怀孕了,家里就得到了一个读书种子,以后会成为人家的家生子,世世代代为奴。老子的子孙用来开枝散叶还不够呢,哪有多余的给别人当奴仆?!?

      对于狄仁杰的话,云初还是不满意的,他匆匆吃完自己的饭食,就习惯性地站起来查看食堂里众人的用餐状况。

      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是自己多虑了,看样子这里的唐人也苦大唐饭菜久矣,很多人吃完了还想吃,有钱的就重新搏出一枝竹壤继续吃饭,没钱的,就只好打一碗什么都没有的甩福汤,有一口,没一口地明春“我发现你对我的鄙夷又加深了一分?!钡胰式馨炎詈笠豢榉誓迥宓闹砣舛炖?,没见他怎么嚼就吞下去了?!澳愣韵秩缃裎锛厶诠笥惺裁纯捶ā?

      “没什么看法,这种事情每隔十年就会发生一次,不奇怪,忍受两年之后,物价就会慢慢地降下去。

      我听一些老先生说,这是好事,证明咱大唐人有钱了,有钱了之后呢,东西少了,自然会出现这种状况,多忍几年,等百姓生产的东西多了,人口多了,就会慢慢地平复?!?

      云初笑道:“你就没有怀疑过老先生说的这句话吗?就没有想过多余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吗?”狄仁杰不以为然地道:“钱,自然是朝廷铸造的,还能是哪里来的呢”

      云初点点头,没有继续说,既然连狄仁杰这种精英人物都没有发现其中的奥妙,他自然也没有必要把事情说得那么清楚,这对狄仁杰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很多时候,糊涂的人其实可以更快乐。下午的时候,云初在家里收到了裴行俭的拜帖。

      准确地说,收到的是一张写着字的白纸,就云初目前的官位还不值得人家用正规的拜帖。五品大官降临,云家自然要黄土垫道,净水撒院才符合人家的官位。所以,在裴行俭纸上说明的时间,云初已经站在门前恭候了。

      狄仁杰这个混蛋既然已经把云初这个名字说出去了,以裴行俭的本事,没有打探不出来的道理。时间拖了这么久才来,看样子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人给欺骗了。

      如同云初猜想的那样,不仅仅是裴行俭来了,公孙大娘也来了,两人并骑而来,看起来真的很像是一对神仙眷侣。

      想想也是,这位公孙大娘的剑舞名动长安,而裴行俭的一手狂草与一手刀法,更是被朝野上下认为是继战神李靖之后,大唐又一名冉冉升起的将星。

      在公附大媳看到云初的第一眼,她就对裴行全微微摇头,因为此时再一次拿出教梁建方读书的那声行头的云初,跟那一晚上出现的两个溃琐,淫毒的小贼有着天壤之别,就连公孙大娘见了云初都舒惠顿生“上次皇城口一别,还准备找机会主动登门拜见,只是惭愧官职低微,不能登大雅之堂,还请长史莫怪?!?

      温婉如玉的云初跟杀胚云初有着天壤之别,就算是见过云初身着宫服的裴行俭,也在第一时间就打消了怀疑,定然是有人见云初相貌生的好,故意拿名字糊弄公孙呢,

      “这一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在龟兹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悍将云初?!?

      裴行俭从马上跳下来之后,就亲热地拉住云初的手向公孙介绍。

      头上包着头巾的公孙盈一礼道“妾身公孙见过云司医?!?

      云初上下打量一下这两位,啧啧赞叹道:“以前不知晓风光葬月为何物,今日见了两位,总算是明白其中含义,两位请进寒舍。云家别的没有,倒是有一种非烈士不能饮用的酒,有几样非贵客不能品尝的菜肴,两位不可不尝。

      ,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