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这是一股风潮,一股由云初掀起来的风潮。

      这后面有一个巨大的推手,这个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该是李义府这个干了一辈子坏事的家伙。

      不过,云初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政治嗅觉,一件看似荒唐的事情,在发现狄仁杰也成功之后,就果断地在国子监中开始推行了。

      云初甚至相信,即便是自己把话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是李义府在暗中推动了这件事,因为,在没有发现有巨大的成功之前,他是不会出头来收获的。

      感觉自己是一株庄稼,如今正在成长中,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就等着庄稼成熟好来采收。

      这种感觉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本来云初准备在三月十八日文德皇后生辰之日开始收割自己成果的,现在看来,有人抢先了一步。

      云初重整了一下精神,没有陷入到失落的情绪中去,走仕途的人,遇到这种状况是难免的。

      进入骡马市之后,这里臭气熏天,云初跟娜哈却不由自主的精神一振,这些臭味是牲畜带来的,而这种味道曾经陪伴了他们很多年。

      枣红马进入了骡马市之后,走路似乎都带着节奏,前蹄会高高地抬起,然后再有节奏的落下,且高昂着脑袋,颇有一股子帝王巡视臣民的感觉。

      由于是骡马市,这里的人比任何地方的人都先一步发现枣红马的不凡,就算是最厉害的骡马商人,这个时候也不敢阻挡枣红马的道路。

      毕竟,在这个地方,有一匹骏马的人,才是这个集市上最牛的人。

      “这该是大宛龙种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汗血?!?

      “这匹马绝对不比太宗皇帝拥有的六骏差多少,尤其是遍体红色,堪比六骏中的什伐赤?!?

      “不,这匹马与太宗皇帝的什伐赤有所不同,什伐赤乃是来自波斯的宝马,曾经驮着太宗皇帝在洛阳,虎牢关与王世充,窦建德血战。

      更是太宗皇帝率领玄甲百骑破窦建德十万众时候的坐骑,虽然什伐赤最终战死了战场上,却最受太宗皇帝思念,我听说,太宗皇帝临终前命阎立本作画,命工匠作雕塑,带着他心爱的战马登天了?!?

      “嗨,诸位兄长,有一匹宝马的人历来不会拒绝别的宝马,这位小郎君看似只穿着青衫,可是,你们看他的做派,再看看他怀里那个小胡姬,兄长们,这才是真正大家公子出来了,别看那些恨不得把所有家当都挂在身上的蠢货,这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模样……”

      一时间,但凡是手中有好马的人纷纷往云初兄妹跟前挤,更有的不惜用针扎他们手中的宝马,就想让宝马嘶鸣一声继而引起云初的注意。

      枣红马听到别的破马在叫唤,觉得嗓子痒痒的,就抬头扬起长长的鬃毛咆哮一声,一时间叫声直破云霄,让那些围在身边的宝马纷纷后退。

      引得一群卖牛,卖驴子,卖骆驼的商贩一阵哄笑。

      战马不敢跟枣红马比赛叫声,倒是那些驴子,一个个来劲了,纷纷扯着嗓子跟枣红马比谁的声音大。

      这方面,枣红马是比不过驴子的,所以,它就耷拉着脑袋从一众战马,挽马,驴子,骆驼中间穿过,来到了云初跟娜哈想要买的长胡子羊群跟前。

      这里卖的长胡子羊大多是奶羊,一个个都长着一个肥大的奶房,看得娜哈不断地流口水,还砸吧嘴,在天山脚下的时候,她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像小羊一趴在奶羊肚皮下边直接喝奶。

      所以,她很快就改变的了主意,打算买一头奶羊回去,最好是怀孕的奶羊,这样,她想要的小羊跟羊奶都会有,这是一个好主意。

      买牲口的时候是分状况的,买好牲口几乎没有被人骗的可能,因为好的牲口一眼看上去就是好的。

      就像枣红马,就算不懂得相马,也能轻易分辨出它才是最好的。

      买牲口的坑,一般都出在很一般的牲口身上,想要从一大群很一般毫无特色的牲口群里挑选出性价比最高,最好的牲口,这才考验人的经验跟眼力。

      云初是买羊的大行家,他家的大尾巴羊是整个回纥部落中最好的种羊。

      骑着马在羊群中转悠了一圈之后,云初立刻就看中了一只黑嘴巴,黑眼窝的奶羊,而且这只奶羊的肚子鼓鼓的,里面可能揣着不止一个崽子。

      再看它眼窝湿漉漉的,应该是再有两三天就要生羔子了。

      当绳子搭到这只母羊的脖子上,它就温顺地跟着绳子走,看不出半点的反抗之意。

      卖羊人是一个老汉,收了钱,把绳子给云初的时候满眼的不舍,一再叮咛,这只羊马上就要下羔子了,希望云初能够好好地对待这只羊。

      娜哈想要下马牵着这只羊走回晋昌坊,被云初给拒绝了,找了一辆牛车拉着羊,兄妹俩就再一次回到了长安城。

      再一次路过丰安坊的时候,这个坊市子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什么人。

      偶尔有一两个露头出来的,看到云初身上的青衫,立刻就把脑袋缩回去了,看样子,刚才那群青衫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很糟糕。

      回到家里的时候,云初跟娜哈就找来温水,给这只快要生产的母羊清洗身体。

      这个活计云初干得非常熟练,娜哈也配合得很好,这让崔氏很是惊讶,毕竟,不论是云初,还是娜哈都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在回纥部落生活过这件事情。

      狄仁杰来的时候,是端着一个巨大的食盒来的,食盒里装满了刚才去饭堂打的饭菜。

      云初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今天他们吃的是萝卜炖排骨,这道菜很好吃,就是排骨少了一些,不过,也有可能是被狄仁杰路上给吃掉了。

      云初一边给奶羊梳毛,一边对狄仁杰道:“今天我路过丰安坊的时候,发现那里也有太学生准备当里长,当时,正在训话呢,你知道是谁吗?”

      狄仁杰淡淡地道:“丘神绩?!?

      云初哦了一声,就不再问了。

      狄仁杰道:“你这是什么反应?”

      云初笑道:“关我屁事!”

      “伱觉得丘神绩矮下身子去当里长是好事还是坏事?还是说这本身就是一场灾难?”

      “丘神绩的老子丘行恭嚣张跋扈了一辈子,太宗皇帝对他依旧宠信有加,梁建方还只是雁门侯,人家早早就是天水郡公了。

      丘神绩自然是有恩荫的,人家从落地的那一刻,就是七品官,现在要弄一个小小的里坊,只能说是降尊纡贵,闹着玩罢了,或者说气不过你弄到了醴泉坊里长的职位,就想弄一个里坊供自己耍着玩?”

      “他会败坏我们两个人的名声的?!钡胰式艽勇懿范牙锾粞〕鲆豢榕殴?,放嘴里涮一下,就把肉吃掉,把骨头吐了出来。

      “我们拿人家没办法,他老子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我们,我甚至怀疑丘神绩能当上里长,也是李义府计划的一部分。

      你是知道我的,我虽然可以给人当棋子,但是呢,我不当卒子,这东西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回旋的余地太小,收获不多,而危险重重,所以,打算把里长这个职位还给刘义,不当了?!?

      狄仁杰停下咀嚼的嘴巴,过了片刻道:“你准备功成身退?你的理想不是要把长安城修建成你想要的样子吗,怎么,这就退缩了?”

      云初摇摇头道:“太危险了,该退就得退,要不,你也退一步?”

      狄仁杰摇头道:“我每前进一步都费尽了力气,好不容易走到现在的地步,凭什么退?”

      云初笑了一下,就用温水清洗了母羊的产道口,又把母羊的奶房用温水清洗一遍,这样容易下奶,等到小羊羔产出的时候,就能第一时间喝上奶水了。

      面对云初的退让,狄仁杰非常地愤怒,想要把手里的食盒丢掉泄愤,想了想又没有丢,快速地把里面的食物吃完,对云初道:“你已经掌握了晋昌坊百姓的人心,所以晋昌坊里长这个位置对你来说没有意义了是吗?

      只要你敢提出不当里长了,马上就会有人接手当这个里长,而且,这个人一定比丘神绩还要难缠,你信不信?

      现如今,太学生们为了求得功名,如你所说的那样会纷纷下坊市当里长,但是呢,因为你我有先手优势,找人替换我们太难看,而且容易被政敌抓住把柄攻击。

      所以呢,目前你只有继续当这个里长才是安全的,否则,倒霉的不仅仅是你,还有这里的坊民?!?

      云初丢掉手上的破布大笑道:“我是怕你退缩?!?

      狄仁杰见食盒里还有一些残渣,就继续把那些残渣归拢到一起,一口吃下,用筷子指着云初道:“我的意志如泰山一般安稳,你以后不许用这种小伎俩来试探我?!?

      说完话见四周除过一只大肚子奶羊再没有别人,就压低声音道:“有没有可能再用飞石砸死丘神绩?”

      云初摇头道:“用箭或许可以,飞石我不在行?!?

      狄仁杰长叹一声道:“你还是不信任我?!?

      (本章完)

      ,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