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這個叫做包子的東西,真的很好吃啊——”趙孝祖吃了一個叫做包子的東西之后,立刻對這東西推崇備至。

      墻那邊又傳來一個女童的聲音道:“我給你做了一個肉夾饃,你試試看嘛?!?

      “肉夾饃是哪個?”

      “就是那個圓圓的,里面夾著肉的胡餅?!?

      “哦,是胡餅夾肉,怎么叫肉夾饃呢?嗯,好吃,好吃……“

      秦郎中一直在冷眼旁觀,見趙孝祖似乎吃得已經忘乎所以了,就冷聲道:“該去大校場點兵了?!?

      趙孝祖嘴里含著食物,支支吾吾地道:“這是某家該得的,不吃完怎么對得起,晉昌坊鄉親們的一片心意呢?!?

      “你該知曉李司空是一個什么脾氣?!?

      趙孝祖道:“我已經是一個殘廢了,早就該解甲歸田,就算是一匹受傷的老狗,李司空也會生出一些憐憫之心,容我吃一頓飽飯吧?!?

      秦郎中怒道:“大唐最不缺的就是爾等這些驕兵悍將,比伱們更彪悍,更不畏死的胡人多的是,只要朝廷給一口食,要他們殺誰,就殺誰?!?

      趙孝祖呵呵笑道:“要是他們有一天來咬我們呢?狼是喂不熟的,等你沒肉了,他第一個就吃你。

      我就奇怪了,朝廷養我們這些當兵的,原本是為了防范胡人,現在,卻用胡人防范起我們來了,真是怪哉?!?

      趙孝祖三兩口把餅夾肉吃完,還不忘記朝高墻那一邊叫道:“好吃,就是只有一個?!?

      “我這里還有一個,我讓哥哥丟給你?!迸宕嗟穆曇粼俅雾懫?,趙孝祖就抬頭盯著高墻看。

      果然,又有一個荷葉包丟了過來,趙孝祖單手穩穩地接住,打開荷葉包發現果然又是一個溫熱的餅夾肉。

      這個餅子趙孝祖沒有吃,而是重新用荷葉包裹好揣進懷里,對秦郎中道:“等見了李司空,我想請他吃一口這個餅夾肉是何等的美味?!?

      長桌上的食物雖多,卻也經不起一千多饑腸轆轆的府兵們吃的。

      不一會,長桌上豐盛的食物被這些人吃得干干凈凈,酒水,湯漿也一滴不剩。

      趙孝祖從馬包里取出一個漂亮的大眼睛青銅面具,放在長桌上當謝禮。

      而后高聲道:“今日漿水款待,趙孝祖沒齒難忘,就此告別高鄰,容我等后報?!?

      云初的聲音從高墻后傳來:“云氏有更加適合將軍這般烈士痛飲的烈酒,云初掃榻以待?!?

      “定然叨擾,就此別過?!?

      吃了一頓飯,聽了三句歌的趙孝祖,此時發現自己心中所有的怨憤,竟然不翼而飛。

      一眾府兵也沒有了先前的抱怨,一個個低聲談論著自己剛才吃過的飯食,有很多種竟然是前所未見的,味道真的很不錯。

      “你也莫要埋怨兵部,這幾年,陛下準備對高句麗用兵,耗用了兵部太多的糧秣,也確實虧待了西南以及南方的將士?!?

      秦郎中猶豫一下,還是婉轉地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趙孝祖大笑道:“老子認命!”

      耳聽的軍隊離開了晉昌坊,劉義就偷偷打開了坊門,一群人在不良帥張甲的掩護下,快速地將外邊的餐盤,桌子收了回來,一些婦人還借著燈籠發出來的光,快速地收拾了狼藉的地面。

      等坊門重新關上之后,高墻上的用長竹竿挑著的燈籠也依次收回。

      于是,長街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在這個沒有月亮的夜晚里,人心至少是暖的。

      “這就是你幫助大唐的方式?”

      老猴子今晚看了一晚上的把戲,他覺得云初這樣做毫無意義。

      “我現在只堅持做對的事情,盡量的不去做錯事,如果正確的事情做多了,我覺得應該能讓長安產生一點變化?!?

      “你的變化有個屁用,告訴你吧,長安現如今是都城,卻已經沒有以前那么重要了,現如今呢,要求遷都洛陽的聲音已經快成了氣候。

      一旦遷都洛陽,長安很快就會衰落,你的努力不會起任何作用?!?

      云初嗤地笑了一聲道:“你以為大唐是西域部落,說遷都就遷都?

      就算皇帝喜歡住在洛陽,那也是因為膽小,總覺得長安不夠安穩,住在洛陽東都,才覺得不會有危險?!?

      “你知道個屁啊,長安人口這些年來暴增,雖然還不到百萬之眾,卻也相差無幾,僅僅是每年需要向長安運送的糧食,就超過了八百六十萬擔。

      你看到運河上的船只頭尾銜接長達數十里,卻不知那里面有多少運糧船。

      你的大唐如今正在舉全國之力供養長安呢?!?

      云初瞅瞅黑漆漆的坊墻,低聲道:“如果這座城池,沒有皇帝的話,那才是真正的完美。

      真正消耗這座城市的是皇族,是勛貴,而不是生活在這里的百姓。

      石磐陀,我喜歡這座城市,也喜歡這座城池里的人,我想,我可以改變這座城,去除覆蓋在這座城池上的所有陰霾,讓陽光永遠照耀在城墻上,就像貼了一層真正的金箔一樣。

      我要這座城光芒萬丈!”

      老猴子淡黃色的眼珠子骨碌碌轉了一下,抬頭拍拍自己毛茸茸的臉道:“玄奘說的袛園精舍原來是長安?”

      云初笑道:如果玄奘大師這樣認為,那就可以這樣說。長安就是我的袛園精舍?!?

      “給孤獨長者有五億四千萬個金幣,你有什么?”

      “別聽天竺人吹牛逼,你也是用慣金幣的,五億四千萬個金幣有多少,你心里沒數嗎?

      再說了,他要是真有五億四千萬個金幣,那么,金幣的價值將不如鐵。

      還有,你上次給我說,我身邊隨時隨地就有十萬億個佛,在默默看著我。害得我失眠了好幾個晚上,就連洗澡的時候,都覺得有人在偷窺。

      以后跟我說錢,就用文,如果是黃金,就用兩,超過一百萬金幣的事情,就不要跟我說,你直接去找佛祖談,那是跟佛祖身份相匹配的數字。

      人間用不了那么大的數字?!?

      老猴子被云初的氣勢,壓制得沒法子高聲說話,就咕噥道:“前些天還把自己活得跟鬼一樣,現在又把自己活得跟一個蓋世英雄一樣……”

      云初不理會老猴子的埋怨,今天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這讓他的心情極好。

      目標確定了,人就松快下來了,剩下的不過是向目標進發就好,不管路途有多遙遠,只要肯走,一定會到達的。

      第二天,云初在等待趙孝祖回訪。

      結果,他沒有來。

      不是他不肯來,是因為他被兵部尚書李績打了一頓板子,罪責是沒有按時抵達教軍場應卯。

      據說,這叫做殺威棒。

      李績治軍極嚴,莫說趙孝祖這樣的軍官,只要出征,他往往會挑選自己最親近的人找一個錯處,殺掉立威,所以,只要出兵在外,基本上沒人愿意跟李績太親近,生怕被他給當成了娃樣子給殺掉。

      這一次也是同樣,開始給趙孝祖安的罪名是慢軍,這可是軍中十七律五十四斬中的一條。

      后來念在趙孝祖奮勇作戰,缺失了一條手臂,這才變成打三十軍棍了事。

      而追隨趙孝祖的府兵們,當晚在領到微薄的賞賜之后,在教軍場枯坐了一夜,天剛亮,就被打發各回各家。

      府兵作戰沒有軍餉,努力作戰一番,指望的就是得勝歸來之后的賞賜……現在,希望落空了。

      趙孝祖來不了,云初就去太醫署,看在那里療傷的趙孝祖,說真的,他對趙孝祖麾下那些剛剛打過惡仗的府兵們,真得非常感興趣。

      被派往北方的府兵一般都是精銳,被派到南方,以及西南的府兵大多是戰力不強的折沖府府兵。

      戰力強的折沖府府兵們,被朝中所有人盯得死死的,只要有人膽敢無令組織超過一百個府兵,立刻就有殺頭的罪名找上來,且不會有半點時間上的遷延。

      至于那些戰力不強的,從朝廷對待趙孝祖他們的方式就能看出來,朝廷并不在乎他們,更在乎丁大有統御的折沖府。

      云初見到趙孝祖的時候,他正趴在一張硬床上,臀背位置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濕麻布,酒氣熏人。

      云初扯掉他身上浸滿酒精的濕麻布,皺著眉頭問,咬牙皺眉硬挺的趙孝祖。

      “誰給你弄的?”

      趙孝祖見云初很年輕不像是一位醫者,就反問道:“你是誰?”

      云初抱拳道:“太醫署司醫云初,也是晉昌坊的里長,昨夜與將軍隔墻對話的就是我?!?

      趙孝祖想要起身,掙扎了一下,棍傷痛得他又重新趴下。

      云初道:“酒精消毒完畢之后,就要晾曬傷口,讓這東西盡快地揮發完畢,好保持傷口處干燥,如此,才有利于傷口愈合?!?

      趙孝祖道:“這么說我被人坑了?”

      云初聳聳肩膀道:“應該是這樣?!?

      隨著酒精快速揮發,趙孝祖的創口處終于不再疼痛了,他勉強抬起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