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云初跟虞修容嘴都没有亲一个,怎么可能怀孕生孩子,如果真的有了孩子,云初才该好好地问道问道.算起来虞修容比云初还大半岁呢,关中十七岁的女孩子似乎比别的地方的女孩子发育早,所以虞修容人家早就发育的亭亭玉立的,不像娜哈那般只长个子,目前,前后都分不清楚。

      虽然没有公孙那样一副随时都会爆炸的身材,就云初看来,配自己绰绰有余。

      上一次见虞修容媚眼含春,脸如苹果就忍不住偷袭亲了一下脸蛋,如果不是自己身手了得,裆部就会挨上一记断子绝孙腿。

      为此,虞修容足足有一个月没有再来云家。

      云家给虞氏下了聘礼,是在三媒六证亲眼目睹的状况下,下的聘礼,聘礼不多,除过风俗约定的大雁等聘礼,也就四样能拿得出手,可就是这四样聘礼,已经让长安多少待嫁的女子暗自垂泪了。

      一匹青白花的母马,听说是从回纥王的马厩里拉出来的,马屁股上还有回纥王的狼头图案呢。一尊白玉弥勒佛像,据说是云初妹子给添的聘礼,这尊羊脂玉佛像乃是长安最著名的雕玉工匠“汉八刀”用时半年方才雕刻成功。

      不论是玉石原材,还是“汉八刀”的雕工,都不是这尊未来弥勒佛的珍贵之处,最珍贵的地方在于,玄奘法师的加持,导致这尊玉佛成为八件聘礼中最尊贵的存在。

      至于后面的千两黄金跟有百多名工匠的造纸铺子一座都不值一提。即便是安静如虞修容,在看到这些聘礼之后,当场就重新拉回云家。

      不是她不接受,而是她根本就不敢把这些东西放家里,算来算去,只有晋昌坊云家最安全。晋昌坊这些年打死的飞贼,泼

      皮已经不计其数了,尤其是可以蹿墙越户的飞贼,往往在进入了晋昌坊之后,就会失踪。

      然后,那些窝藏飞贼入城的坐地分赃的大盗们马上就会倒霉,张甲一干不良人这两年,仅仅依靠捉拿巨寇,就赚得不少的身家,其勇武之力,更是名噪京城。

      每年五月的时候,长安都会迎来一场暴雨。

      只要到了暴雨将要来临的时候,晋昌坊都会如临大敌,清淤沟,理顺水路,将水塘里的水全部放掉,下水闸堵住坎儿井,封闭所有井口,不让雨水,污水污染水源,并且由云初亲自带队,检查每一处房屋,只要发现有危房,危墙之类的地方,抢先捣毁,不留下任何隐患。

      积蓄大量的石炭,柴火,在粮仓,货仓这些地方布置大量的石灰跟木炭防潮。准备肠胃药,风寒药,皮肤药以防万一。

      之所以会准备这东西,完全是血的教训,云初至今不敢回忆,自己遭遇长安第一场暴雨时的模样。就像天河底部漏了,水就那么哗哗的往下泼。原本干燥的晋昌坊,在半个小时之内,就成了泽国。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漂浮着杂物,刚刚成型的晋昌坊在一天之内,就倒塌了房屋六十七座,坊墙倒塌了六处,九个人被倒塌的房子压在底下,等一个半月后清理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水跟高温的作用下化成了白骨。

      所以,云初今年花费了大力气准备了防灾救灾的事情,还特意组建了救灾队,只要哪里出现险情,就去哪里,基本上做到了万无一失。

      下午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就乌云密布,大地一瞬间就暗了下来。

      于此同时,天边的闷雷一阵紧似一阵,早就在等待这场暴雨来临的晋昌坊人,各个磨拳擦掌,准备以最完全的准备抗击即将到来的暴雨。

      一个小时之后,乌云滚滚,如同妖怪来临一般,一阵又一阵的风将卸掉扇叶的大风车吹得吱吱呀呀的似乎随时都会倾倒。

      又一个小时之后,天空中金蛇乱舞,闪电一道连着一道,将黑乎乎的乌云镶嵌上一道又一道的金边。又一个小时之后,黄豆大小的雨点就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整个晋昌坊的壮丁全部都动员起来,照料晋昌坊里的每一处要紧地方,就连孕妇婴儿也被云初安置在位置高的自家。

      又两刻钟过后,云初瞅着晴朗朗的天空,很有一种骂娘的冲动。

      同样的,已经做好打硬仗的坊民们也一个个跟着自家里长瞅着天空中白亮亮的太阳发楞?!袄锍?,咱们还要全坊戒备吗”

      坊正刘义披着厚厚的蓑衣,手里拿着铁锹,小心的询问自家脾气看起来已经非常不好的里长。每个人都很失望。

      如果没有做准备,暴雨没来,坊民们只会如蒙大赦,认为自己很幸运,受老天的照顾。如果准备不充分,那么也不会失望,只会觉得自己不用折腾了。

      现在,为了防范这场暴雨,云初已经把坊民们武装到了牙齿,就等着与暴雨作战,最后,战而胜之。现在,这狗日的暴雨尽是一些欺软怕硬之辈,它们竟然做足了前戏,最后就用一点雨水给晋昌坊洗刷了一遍街道,就草草了事了。这让人何等的失望啊。

      “哇哇一…”一阵婴儿急促的啼哭声惊醒了众人,云初呆滞的回头望去,只见一个接生婆,喜气洋洋地对一个汉子叫道∶“合生,合生,你婆娘生了;给你生了一个带把的,母子平安。那个叫做合生的壮丁,嚎叫一声,就像从来没生过孩子一般冲进了云家大门。云初绝望的瞅着没有一片云,

      没有一丝风的长安城无力的对刘义道∶“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这场雨看样子是下不来?!?

      刘义道∶“如此,我们岂不是白白准备,白白演练了吗,还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大食堂都因此关闭了两天,这得少赚多少钱啊。

      云初怒吼道∶“来啊,把坎儿井给我打开,把刘义家下游的水渠给堵死,把水全部灌进刘义家里,我们去他家抗洪救灾…

      刘义拔腿就跑,他知道,再多嘴两句,恼羞成怒的里长说不定真的会带人去他家抗洪救灾?!氨鸬母救嗽谠奂疑⒆?,这一点都不吉利?!贝奘献谖蓍芟麓乓蝗号肿诱藁?。

      “谁让你们一个个都不愿意生,要是能生,咱家院子里应该会有很多满地乱跑的小仆役,小丫鬟了?!奘闲Φ馈袄删凰灯?。

      气咻咻的云初回到了书房,重新翻开日历瞅着五月初三这个日子,他当年在陕西旅游的时候记得很清楚,导游说,永徽五年,五月初三,李治跟武则天睡觉的时候差点被山洪冲跑,幸亏薛仁贵大喊,说山洪来了,才让李治跟武则天逃过一劫……难道说,导游在胡说八道?

      山洪既然能把皇帝都差点冲死,那么,长安城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要不是有这点记忆,云初何苦如此大动干戈的在晋昌坊演练如何救灾

      就算前年那场大雨把晋昌坊祸害的不轻,可是,也就是因为那场大雨,把晋昌坊的危房,危墙全部处理掉了,根本就不畏惧一般的雨水。

      云初进到没有玄奘的大慈恩寺,爬上高高地烂怂大雁塔,就在金色的夕阳中遥望皇城。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皇城上,将那座城内城照耀的亮堂的,远处龙首原上的青草碧绿一片,让这座城池美丽的就像是一幅画卷。

      怎么就不下雨水了呢

      要知道李绩所说的三人众里面的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现在非常非常需要这场救驾功劳。也需要让李治看到只有军方是支持他的,也只有军方才会把他的命当成一回事。怎么就不下雨了呢

      云初站在高高地烂怂大雁塔山捶胸顿足。

      天没有亮,云初就打开窗户朝外看看,还是没有下雨,天空晴朗的不像话,看样子,今天又将是炎热无聊的一天。

      吃过早饭之后,云初就骑着枣红马来到了光福坊的工地上。

      此时,正有大队大队的牛车,马车,驴车在往城外运送光福坊的建筑垃圾。

      裴行俭来的比云初还要早一些,云初来到小伙子家门口开始要胡饼吃的时候,裴行俭走过来拿走了一个胡饼,一边吃一边对云初道∶“白白给人建造房子,你真的能从中牟利吗?

      我是说,在给坊民修建砖瓦房子的前提下,你真的觉得拿走百姓一半的地,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吗?云初咬着胡饼道∶“我买的可不仅仅是一块地,还有周边这稠密的人群,以及经营多年的居住环境,更不要说这里靠近朱雀大街,你觉得这里的一套房子该值多少钱?

      裴行俭思虑一下道∶“占地一亩的房子价值两百贯!”

      云初撇撇嘴道∶“长安人又不在院子里种地,一般人家也不需要花园,半亩地就能修建出一套非常好的上下两层的房子。

      “砖瓦价格不低,再加上运货价格…………

      “因为没有地价,在这里修建我图纸上画的那种宅子,我以总价五十七贯钱的价格承包给了施工队,还专门指定了砖瓦供应商,其余白灰,木料,麻,铁等大大小小

      的材料,也承包给了西市的供应商。

      还约定,等房子建成之后再付给他们料钱,工钱?!?

      裴行俭瞅着云初拿来的图纸,云初发现他的腿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了。半晌,裴行俭才艰难的问道∶“你不会已经开始卖这里还没有建成的房子了吧?”云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