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我在西域的时候,就听说长安是一座金光闪闪的城池,城池里生活的人,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

      你知道我,一个用命换来的从八品小官,付出了多大代价,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带着妹子,不远万里从黄沙漫天的西域来到了长安,希望我们兄妹,从此就能过上猪—般幸福的生活。

      结果,当我入关之后,就觉得不对,每过一座大城我的心就凉了一截,当我带着妹子站在长安城门前的时候,我的心凉透了。

      长安城里有君王,然而君王手中没有捏着雷电,长安城里有美食,却没有一样是可以免费吃的,长安城里有豪奢的房子,却没有一间是可以让我兄妹住进去。

      而我,在来长安之前,已经向很多胡人吹过牛皮,说长安有多好,有多好。现在长安没有我说的那么好,怎么办?

      我以前在西域的时候,遇到过一群人,他们的村子就在沙漠边上,每年起风沙的时候,沙漠就会向他们的村子移动。淹没他们开垦好的良田,吞噬掉他们的房屋。

      原以为这些人会搬离那里,重新找一块好地方生活,没想到,人家每年,还在沙漠里种梭梭,种红柳,还把麦秸扎成草格子用来防风治沙。

      我后来再次经过那里的时候就发现,巨大的沙丘居然不动弹了,哦,还吃了人家地里出产的甜瓜,真的比蜜还要甜?!?

      李慎皱眉道:“天下宁有此事?”

      云初笑道:“那个村子叫做八步沙,纪王以后要是去了西域,可以去看看,那里的甜瓜真得很甜?!?

      “人家给沙子上种树,跟你给长安贴金箔有什么关系呢?”

      云初直起上半身瞅着李慎道:“他们能治理好风沙,让沙丘不再滚动,还变得郁郁葱葱的,我为什么就不能给整个长安贴上金箔,继而让后来的西域人知晓,看啊,长安真的是金色的?!?

      李慎沉默不语,半天才对云初道:“我知道你在光福坊盖房子的事情,也知晓你在空手套白狼,虽然不明白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是呢,我相信,假如给你足够的信任,你是一个真得能给长安贴满金箔的人?!?

      云初笑道:'所以啊,您就不要再拿那些,弄不好就会身死族灭的事情来考校我了。

      爱阅书香

      我有我的大事要办,您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不如直接去问英公,那天到我家来的人,也是冲着英公的脸面来的,委实与我无关啊?!?

      李慎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想要让那些桀骜不驯的人,一起到你家做客,满大唐除过英公再无人能够办到。

      估计英公是在感谢你举办的那七场长桌宴,毕竟,这是可以鼓舞士气的好事情,给你分一点荣耀,以后还髭迷续把这事办下去?!?

      云初感激地瞅着李慎道:“英明莫过于纪王。"李慎哼了一声道:“你对我这个王爵毫无敬意?!?

      云初连忙道:“我们是通过孙神仙认识的,在孙神仙家的小院子里,您可没有半分王爵的威严,我还以为你喜欢这种接触方式呢?!?

      “确实很舒服,跟别人打交道,我一般都是冲着他们的屁股说话。""这是为何?”

      “因为他们不论是施礼,还是跪拜,屁股都比脑袋高,还是你这里舒服一些,至少能看着脸说话?!?

      云初咬着牙道:“您这是把我的脸当成屁股了。""那个八步沙村子的事情,是真的?”

      “真的?!保?

      “太不可思议了,原以为愚公移山是传说,即便是传说,里面还有夸娥氏二子帮忙,没想到却是真事,那些人凭借着一双手,就干出来了如此的伟业,了不起"云初笑道:“于无声处听惊雷,最是震撼人心?!?

      “要不要那四个女人,喜欢就送你了。""不要,我家只要胖的?!?

      “啧啧,观之如玉,触之如绵,非老饕不能解其中滋味,你一个处子有这等见识,了不起?!?

      云初好不容易才把一个色鬼王爷打发走,让二?;涣艘怀刈有滤?,把全身都埋进水里,准备淹死在这水池里算了。

      这就是李绩想要的结果,他已经在云初的屁股上,烙上了军方的印记?;故侨萌煜氯硕贾?,都参观的那种。

      至于八步沙种树的事情,自然不是大唐世界里发生的事情。

      他去参观过,也吃了人家种的甜瓜跟葡萄,夏天的沙漠竟然给了他一种草原的感觉。

      非常,非常的了不起。

      只可惜,这样伟大的功业,却被他当成了说服别人的冗长故事里,一个不起眼的注脚。

      云初最终也没有自杀成功,主要是在水里憋气憋得时间长了太难受。

      活着的时候已经太难受,如果死比活着的时候还要难受,干嘛要找死呢?

      希望李慎能把澡堂里谈论的话告知李治,云初很清楚地知道,以李慎的性格,他根本就不会理睬这些闲事情。

      几个哥哥,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得他太清楚了。

      李慎走了,云初这边就清净了半个月,虞修容那个姑姑也没有再去叨扰她,似乎把求子弥勒的事情给忘记了。

      云初猜测是李治问过李绩,关于他废后的事情,李绩回答让他非常地满意。继而,废后一事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了,虞修容的姑姑也觉得没必要再帮王皇后了。

      就在人们盛传废后流言的时候,云初终于迎来了,他两辈子以来参加的第一场古代科考。

      国子监的学生想要参加科考,首先就要经过国子监的考试,由于云初在太学学习的两年半的时间里,表现优异,获得了免试的待遇。

      本来,他要参加的是明算科的考试,在拿到考试手续之后,他发现,果然如同英公所说,自己要参加的是进士科考试。

      考试的地点在皇城里的鸿胪寺四方馆,就在进了朱雀门左拐的位置。

      天不亮,云初就起来了,被崔氏,娜哈,以及昨晚就没有回家,跟娜哈睡在一起的虞修容,一起过来打扮云初。

      其实没什么好打扮的,正八品的官服跟从八品的官服—样都是绿色的,就是纱冠上多出来半截凸起,还没有兔子尾巴长的一截凸起。

      用不着带吃的,就连笔墨纸砚都不用带,早上去,如果快一点中午就回来了。

      云初觉得自己中午应该能回来,因为进士科只考跟当世要事有关的对策,也就是时务策五道。

      按照考核规定,经策全通为甲等,策通四道为乙等,至于乙等一下,没必要说了,一定被黜落了。

      云初强烈拒绝涂脂抹粉,哪怕虞修容故意用胸脯夹着他的胳膊撒娇,云初也不答应涂脂抹粉。

      反正好东西都是自家的,省着点吃能吃得长久一些,没必要急于一时。靴子是新的,上面还绣着一只骑马的猴子,有马上封侯的好寓意。

      美美地吃了一顿包子,喝了两碗米粥,就被肥九赶着马车把他送去了皇城。

      这个时候,坊门还没有开,刘义早早等候在那里,还悄悄地打开了中门,希望自家里长能够沾沾皇家的气运,继而—举得中。

      于此,云初发现了一个秘密,似乎跟自己时间长的人,基本上都对皇家失去了起码的尊敬。狄仁杰是这样,裴行俭是这样,就连走路都怕果子砸烂脑袋的刘义,现在也敢打开皇家专属大门放自家里长出去了。

      所以,云初觉得自己可能有毒。

      朱雀大街上站立着很多不良人,只要抵达了朱雀大街的人,基本上就不允许再回去,想要回去,那就要等到城门开,坊门开的时候了。

      桂树只生三十枝,这句话其实很没有道理,有的桂树上的枝丫可能不止三十枝,有的桂树枝丫可能连五六根都不到,只是,进士科这棵桂树上的枝丫只有三十枝。

      也就是说,每年能成功考上进士的幸运儿只有三十个,而每年参加进士科考试的人,从来没有低于两千五百个。

      是真正的百中取一。

      有的士子背着书箱步行走向皇城,看他们昂头挺胸的样子,云初真为他们高兴,无论中与不中,这股子气势万万不能朴松懈。

      大家都是读书人,所以相互帮助一下不成问题,于是,在云初稍微客气了一下,他的马车上就装满了前往皇城参加考试的学子。

      天黑,看不清衣衫,云初只能虽忍着脚臭味,听他们高谈阔论。

      有的说自家的行卷今年行得好,送到了某某公主府上,还有幸在公主府上盘恒数日,聆听公主的当面教诲。

      有的说自己苦学二十载,铁砚磨穿,学问早就到了爆发的时候,此次进士科,对他来说不过是走—个过场,等榜单出来,定会邀约众人看尽长安花。

      更有的在拥挤的人群中,就已经开始抨击当权者不公,认定自己一旦高中,一定会扭转现在的坏风气。

      云初很喜欢听他们说话,因为这些人现在把大话说得越是满足,榜单下来之后,他们就会越发得沮丧。

      很早以前,云初总是

      (继续下一页)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