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一连试了几个,效果不错,进度迅速,少有让杨利民费心。

      《前夜》的剧本已经整理出来,室外戏没办法排,只得进行删减,以及一些涉及敏感的部分,同样无法出现。

      最终重点放到了情绪烘托上,要的就是那种万众一心。

      “这是拟定名单,你看看?!?

      忙活了大半上午,基本人员已经定下。

      李思递过本子,上头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文字,都是她细心整合的结果。

      杨利民放下手里水杯,接过来细细看过,没什么大问题。

      “下午开个会,可以的话,明天就能进入排练?!?

      “对了,我需要的人找齐了吗?”

      李思点点头,“按照你的要求做的,放心吧?!?

      他这才松下一口气。

      “那就按照原本的方桉来吧,其实人数不一定要太多,但要做好细节方面的处理?!?

      “我知道,舞台、布景、道具、灯光,都是照着你的策划在弄,不会有问题?!?

      “好,那我们明天看看现场效果,那里需要改进的再说?!?

      两人商议了一阵,全部弄完后才到食堂吃饭。

      中午老马收到消息过来听了下汇报,在饭桌上频频点头,大为赞赏。

      “好!小杨,你就放心去弄吧,团里一定尽全力支持你!”

      “我知道了马团,您放心,绝不辜负领导信任?!?

      杨利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几句话说得人心里舒服。

      对方哈哈直乐,也不打扰他们,很快就走了。

      两人吃了饭又直奔会场,在此处简单开了个会。

      主要人物都已经确定,为了防止被人诟病,杨利民不用真实人民,也不具体突出那个人物。

      后世搞这些可以挂个致敬的由头,名正言顺的恰烂钱。

      现在不行,容易被人揪小辫,在未来几年麻烦不断。

      所以眼下直接用称谓就好。

      “工程师:赵大海?!?

      “徒弟:徐清?!?

      “营长:周雷?!?

      “首长:李为国?!?

      “工程师媳妇:韩梅?!?

      “........”

      顺着名单看向饰演者,杨利民频频点头,较为满意。

      遂又问道:“剧本都看了吗,能理解自己的那部分吗?”

      众人点头,跟着响起几声附和。

      “您就放心吧同志,咱们都是专业的!”

      “是啊同志,不过不得不说,您这本子写的可真好!”

      “可不吗,看到心里头啊是大受触动,真好!”

      “.......”

      先行谢过几位的夸奖声,杨利民坐直身子,表情变得严肃。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讲讲?!?

      “由于话剧表演形式不一样,各方面的侧重点我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更改?!?

      “这一点你们是前辈,我也就不班门弄斧?!?

      “怎么演你们清楚,所以我也就只有一个要求,希望大家能够认真对待自己的角色?!?

      哗哗哗!

      哗哗哗!

      李思适时的给出掌声,其他人随同跟上,用力鼓动双手。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拍手,可能是气氛到了。

      “好,先自己单独说一下对于角色的认真,就从主演开始吧?!?

      话音落下,众人目光落到左侧坐着的一人身上。

      身形消瘦,戴一个眼镜,头发整齐的向后抛,抱着本书,很有知识分子的感觉。

      “同志们好,我是饰演工程师的赵大海,对于这个人物,看了小杨同志写的本子,再结合我自己的理解,我是这样想的?!?

      “他是一个科学家,做事严谨又执着,不容一丝差错?!?

      “并且他为人诚实,在所有人都不敢吭声的情况下,直言不讳,力求精益求精,是个有思想,有抱负,也有geming精神的人!”

      哗哗哗!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杨利民点评。

      “理解的很到位,看来是下了功夫的,不错,很不错去?!?

      赵大海腼腆一笑,“您客气了?!?

      一个年轻的小同志,却对他这样的老同志加以勉励,怎么看怎么古怪。

      但在场的人都习以为常,且认为理所当然。

      既然都决定来到这个组,必定做好心理准备,这份决心,自然不用多说。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陆续起来谈谈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除了个别偏离了一点放心,被杨利民及时纠正。

      其他人都能精准找到定位,实为不准。

      “好,这方面没有问题!这样,半个小时后我们舞台集合,不用等到明天了,立马开始排练!”

      哗哗哗!

      众人鼓掌、散会,心里都带着一股兴奋劲儿。

      接着按照这位小杨同志的要求,下去培养培养感情,以免演出的时候,因为这个反而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李思和他一起走出去透口气,一脸好笑道:“看不出来呀,你真有一手!”

      这家伙挺有意思,才来文工团没有几天,就能做到这种地步,和各种人士打成一片。

      确实让她感到意外。

      杨利民谦虚一笑,随口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有你呢?!?

      “切,少贫嘴,我做了些什么,我自己清楚,不用你给我捧?!?

      她白眼一翻,有些嗔怪地瞪了一眼。

      两人越来越熟悉,没了之前那么多顾虑,说什么都不会生气。

      澹笑间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集合的时间。

      他们同去舞台,一干人员已经在等候。

      李思上前帮忙调整,随着灯光一暗,排练也正式开始。

      .........

      “淮茹,我说干脆请个人看看得了?费什么劲??!”

      四合院贾家,贾张氏侧躺在炕上,看秦淮茹翻阅一本泛黄的老黄历。

      拖拖拉拉一些日子,在她们的威逼利诱下,易中海终于答应,找个机会把证明给办了,摆个两桌什么的。

      婆媳俩安下心,这几天在挑选黄道吉日。

      “妈,找人要花钱的,再说现在这年头哪里还有做这个的呀,自己看看不就得了?!?

      她起身移过来,把贾张氏扶着坐起,看向婆婆肚子,不自觉皱起眉头,貌似又大了一些。

      “说得也是,可你能看懂吗,看出个什么来了?”

      想想都好笑,她那么一大把年纪了,现在却要学人家小姑娘结婚嫁人.......

      好在贾张氏脸皮厚,没什么异样感觉,反倒还挺期待和兴奋。

      秦淮茹摇摇头,这种老黄历好早之前的了,确实不太能看懂。

      不过也有办法。

      “我听人家说国庆日子好,要不就定在那天吧,您觉得呢?”

      国庆?

      仔细想想,倒也有点道理,主要是热闹。

      “也成?!?

      但很快又担忧起来,忍不住问道:“淮茹,你说这院儿里的人能来吗?”

      “会,会的吧?!?

      秦淮茹抿了抿嘴,都不忍心说。

      她家现在那里还有什么人缘关系,别说贾张氏二婚,就是她百年大丧,估计都没有了来。

      单从许大茂那事儿就能看出,街坊邻居现在对贾家,等于是直接无视。

      有热闹看看热闹,没热闹谁稀得搭理。

      就这情况,还是甭指望得好。

      “你说这些王八蛋也真是的,咱和他们无仇无怨,凭什么??!”

      贾张脸氏心里不痛快,她那里想不到这一点,不愿意承认而已。

      虽然没脸没皮,又很在乎脸面。

      自己二婚不说别的,热闹热闹总不过分吧?

      “能有什么办法呢,不来就不来吧,我们也不指望?!?

      “那怎么能行呢,我们没面子,我信不信老易就一点面子都没有吗?到时候我让他去请!这大喜的日子,不然就这么冷冷清清的过去了!”

      “妈.......”

      秦淮茹无语,都不好意思揭穿。

      你那是害怕冷清?

      是想多收份子钱吧!

      再说人家就算给面子来了,那也是白嫖怪,谁会真的给你随什么份子啊。

      别到时候热闹不成,反倒闹得更僵,可真就成了笑话。

      “算了吧,管他呢,实在不行,一家人热闹热闹也就够了,只要是证明到手,谁还能说什么呢?”

      “也倒是,唉,都怪杨利民那小王八蛋,也不知道他给大院儿里的人都灌了什么迷魂汤,死了爹妈的小王八蛋,他怎么就不被雷给噼死呢!”

      骂骂咧咧,骂骂咧咧。

      贾张氏一张嘴,天下键仙都得退避三舍。

      结果一下岔了气,捂着肚子哎哟哎哟直叫唤,脸色紫了。

      给秦淮茹吓得不轻,连忙扶着她躺下,又揉又按,嘴里止不住的埋怨。

      “您说您,别动气呀,这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哎幼我真是,明儿个再带您去医院瞧瞧吧,我实在不放心?!?

      “成成,都听你的,哎幼喂!这小王八蛋,他在里头怼我呢,这小白眼狼!”

      .......

      金秋九月。

      八月过后,天气逐渐转凉,南方终于迎来几次降雨,雨量不小,缓解了干旱的局势,也让人看到了希望。

      小书亭app

      “好,好啊,下雨了就好,下雨了就好?!?

      院儿里,还是那棵大树底下。

      阎埠贵摊开手里的报纸,细细查看,上面的喜讯让他那张老脸情不自禁露出笑颜。

      遂又把报纸上的消息念给大家听,一个字一个字的,带着一股难言的喜悦。

      “哎幼!好啊,这可太好了!”

      “可不是吗,这下子庄稼有救了!”

      “老天爷开眼啊,确实好!”

      一众街坊议论纷纷,都为此感到高兴。

      虽然他们人在四九城,但也心系灾区,得知情况缓解,自然对此感到高兴。

      这一天下来,人都精神了许些。

      等到杨利民回到家,便觉大院儿的气氛都变得有些不大一样。

      除去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部分和善许多。

      他大概猜到什么事情,吃过饭的时候,刘海中和阎埠贵也来找。

      让他晚上上课的时候和大家碰碰面,讲两句什么的。

      “行,我一定到?!?

      杨利民面上答应,心里极为鄙夷这种形式上的面子工程。

      真有那个能耐,真的心系一方,给人家捐点钱粮,来到比什么都好。

      他虽然也没做过什么,大半年下来,却也陆陆续续的通过各种渠道,捐了两百来块。

      当然这种事情完全凭自愿,瞧不起归瞧不起,真要傻乎乎的去组织什么募捐.....

      那是真得傻。

      晚上准时到场,大家定眼一瞧。

      嚯!

      好久不见的小杨科员现身,一个个都坐着了身子。

      “好了别紧张,我讲两句?!?

      “从前年还是大前年开始,我们走过了一段极为艰难的时期,大伙儿身在四九城,估计感触不深,但都明白一些道理?!?

      “现在局势好转,值得庆贺,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工作,好好上学,尽量不给国家和人民添乱?!?

      哗哗哗!

      一阵掌声响起,拍马屁的人什么地方都不缺。

      然后刘海中也跟着起身。

      “小杨说得好啊,那个,我也来讲几句......”

      巴拉巴拉一大堆,又换阎埠贵上场,又是浪费了好久时间。

      接力棒换到许大茂手里,但他撇撇嘴,不屑于此。

      遂坐到杨利民身边,悄声得问:“利民,你那几个节目弄的怎么样了?”

      相较于其他人,他对杨利民的借调工作了解的比较多,知道那是个什么性质的事情。

      私下就羡慕嫉妒,明面上却装得很好。

      “差不多了,怎么,你有兴趣?”

      “嘿嘿,这不是......”

      他搓搓手,多有些不好意思,犹豫半天才继续道:“我们厂里来了个实习广播员,就那个于海棠?!?

      “我这不是寻思着带她四处玩玩,又不知道什么地方好玩,你说这要是能去你们那儿看节目,哎幼!那陪儿有面子!”

      许大茂在女人这件事上,积极性一向很好。

      特别当他知道自己不能生育后,属于是彻底放开了。

      有得吃就必须吃,有得享受就必须享受。

      姑娘们嘛,反正又不用负责。

      就是最近和于海棠没什么进展就是了。

      “我听懂了,但这事儿恐怕不行,人都是上级领导去得地儿,明白吗?!?

      “诶,你在里面工作没名额吗?

      按理来说里面的职工,或多或少都有一两个家属名额,要不然自己今天也不来。

      杨利民摇摇头,很诚实的回答他,“我是临时借调的,又不是正式员工,哪来的什么名额?!?

      其实是有的,刚好两个,但怎么可能白白的给别人。

      给钱的也不行??!

      那么多大老呢,就许大茂这秉性,要是惹出什么祸来,可别还牵连到自己。

      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