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楊利民的確很累,和劉海中說的一樣,根本沒心情在意院兒里那點破事兒。

      昨晚通宵達旦,家都沒回。

      現下日上三竿,才慢慢從劇場后臺起來。

      一睜眼,兩條大長腿就在面前晃悠。

      揉著太陽穴順勢往上看,李思那張略帶憔悴的臉就浮現在眼前。

      “你怎么來了,幾點了?”

      “你還好意思說呢,什么事兒那么急啊,非得在這兒睡一晚上?!?

      “這不臨時想起來某個環節有點小問題,回家后有特意過來了,結果忘了時間,干脆就在這兒對付一宿?!?

      說起來有點尷尬,他臉上卻沒有一點尷尬的樣子。

      就是一晚上都沒怎么合眼,頭有點疼。

      李思切了一聲,不知道在生什么悶氣。

      雙手一抱,嘴巴一張,叭叭個不停。

      “反正你是鐵打的,盡管熬唄,一天到晚的跟頭牛一樣,我就不明白了,什么事兒不能今兒個早上過來處理啊,非得熬一夜?!?

      外面吵吵鬧鬧,約莫是在布置會場。

      楊利民也不說話,抬頭看著她,半晌來了一句。

      “有水嗎?”

      對方努努嘴,終是敗下陣來。

      “我真是服了你了,等著吧?!?

      隨即起身出去,沒多久打了水過來,又不知從什么地方搞來臉盆、毛巾,就著溫水揉兩把遞給他。

      “擦擦吧?!?

      “謝了?!?

      喝了水,擦了臉,精神狀態總算恢復了些。

      又慢悠悠起身,活動活動筋骨,便見李思打了個哈欠,神情憔悴。

      “你昨晚上也沒睡好吧?”

      她揉揉眼睛,鼻腔里發出嗯的一聲。

      楊利民幫著收拾殘局,又道:“吃飯去吧?!?

      李思點點頭,兩人出了后臺來到外面,喧鬧聲就在耳邊響起。

      “那邊那邊,注意一下?!?

      “趕緊把那東西搬過去,對,就放在哪兒?!?

      “各個地方檢查一下,絕不能有紕漏!”

      “......”

      到處都是人,正在四處忙活著。

      搬東西的,擦地的,檢查道具的.......

      一路走來,都是如此。

      不時有人打招呼,又匆匆略過,鬧哄哄的一片,大家干勁倒是十足。

      出了劇場,清爽的風一吹,兩人都情不自禁打了個冷顫。

      “這天氣越發冷了?!?

      “早上嘛,正常的?!?

      閑聊著來到食堂,其實都沒什么胃口,稍微對付一下。

      平日嘰嘰喳喳的姑娘,今天話也少,多少還是有些緊張。

      吃完飯又被叫去開會,老馬站在前頭,臉硬得跟石頭一樣。

      “這么久的努力都是為了今天,都給我打起精神來!”

      勉勵一番下面的人,因為時間緊迫的原因,并沒有說太多。

      隨后揮退閑雜人等,單獨留下各籌備組,開了個小會。

      “都準備好了吧?”

      “時刻準備著!”

      “1組呢?”

      “放心吧馬團,絕對呈現最好的效果!”

      老馬點點頭,臉上總算露出幾分欣慰的笑容。

      他最看好的就是一組了,或者說最看好的就是楊利民,遂走過來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時間感慨萬千。

      “我聽說你昨天在后臺留宿,怎么樣?沒什么大事吧?”

      “一點小問題,早點過來處理,我也早點放心?!?

      “嗯,好!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對方投來贊賞的眼神,楊利民自然是點頭應下,保證完成任務之類的。

      隨后秘書小跑過來,跟老馬匯報消息。

      “馬團,那邊已經出發了!”

      “好,我們也走吧?!?

      他正了正身形,精神大振,深吸一口氣,大步流星的出了會議室。

      楊利民正要跟上,卻被一只白凈的大手拽過去。

      然后對方紅著臉幫他理理袖口,撫平衣領,眼神四處亂飄,都不知道放哪里。

      他開玩笑道:“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啊,這么不客氣?”

      李思憋了半天,臉紅的要滴出蜜來,然后白眼一翻,輕輕推了一把。

      “去你的!我這是,這是怕你在領導面前,丟咱們文工團的臉?!?

      說完就腳步匆匆的走了,頭也不回。

      某人干笑兩聲,也很快跟上。

      到了外面,老馬已經帶著一群人分兩排站好,一個個精神抖擻,宛如松柏。

      兩人看了一眼,識趣的排到末尾去,楊利民滿心感慨。

      “那年文工團,接待領導,站著如嘍啰?!?

      李思輕輕扯了他一下,“你滴咕什么呢,別說話,馬上就來了?!?

      這個馬上足足等了半小時......

      等著腳都快站疼的時候,終于有一黑影從遠方過來,通過哨卡,慢慢接近眾人。

      到了近前,才看見是一輛紅旗ca72。

      此乃最早一批的紅旗車,前身是東風,東風壓倒西風的那個東風。

      第一代是東風ca71,是我國第一輛國產轎車。

      58年8月,上頭視察一汽,迫切希望能夠制造出國人自己的汽車,遂向一汽下達生產任務。

      一汽的工人們以從吉省工業大學借來的一輛1955型的克來斯勒高級轎車為藍本,根據我國的民族特色進行改進后以手工制成了一輛高級轎車。

      這輛轎車的動力系統和裝備幾乎和克來斯勒一樣,其實就是把克來斯勒車完全拆開,對每個零件進行手工測繪,然后自己制造。

      吉省委大老在全廠萬人集會時,正式給轎車命名為“紅旗”。

      9月19日,上頭領導到一汽視察,贊揚了紅旗轎車,紅旗轎車從此定型。

      紅旗ca72產量較少,但已經在60年開始作為官方用車,深受領導喜愛,還被作為外賓車,一汽一時風頭無兩。

      “能坐這種車的,來頭都不小吧?!?

      楊利民齜了齜牙,頓感自己逼格一下提升了好大一截。

      從小小的街道辦科員,現在都他娘接見這么大的領導了嗎?

      李思暗自發笑,“看不出來嘛,你居然還懂這個?”

      “略懂,略懂?!?

      兩人在后面小聲交流,反正都是來湊人數的,也沒人在意。

      等到車子停下來,又都識趣閉嘴。

      然后老馬顛顛的跑上去,拉開車門接人下來,臉上的笑意都快溢出,那叫一個熱情。

      不久,車上走下兩人,皆是一身中山裝,笑容和善,和老馬握手,三人不知道在交談些什么。

      “左邊那位,xx部的一把手,去年主持的工作受到上頭夸贊,能力十分出眾,有望再往上升?!?

      “右邊那位是另一個部門的,怎么說呢,反正就是不能透露?!?

      李思小小聲的給他介紹,聽得楊利民暗自咋舌。

      “果然都是大老啊?!?

      正感嘆著,前方又來車。

      什么車不認識,卻是他喜歡的款式。

      線條流暢,霸氣威勐,就跟個坦克一樣。

      “這個不用介紹,軍區的?!?

      接著車上下來三人,楊利民神色古怪。

      “老爺子?”

      他不是說不來嗎......

      李思見怪不怪。

      “這位爺爺可了不得......”

      巴拉巴拉又是一大堆,因為經常去洪家接楊利民的緣故,所以對此并不陌生。

      老爺子在前面和那些人說笑,看起來地位很高,第一批來的都得微微低頭,表示尊敬。

      隨即四處看了一圈,終在楊利民身上停留兩秒,又不留痕跡的移開。

      “又來人了,那位是......巴拉巴拉......”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他疑惑。

      李思撇撇嘴,“有一些見過,有一些聽家里說起過?!?

      好吧.....

      楊利民不得不感慨一句。

      “不愧是二代?!?

      話音一落,便見最后一輛車駛入會場,停好后,很快走下一位相貌儒雅的中年人。

      其人清瘦,一身靛藍色中山裝,眉目有神,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

      咕嚕!

      楊利民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表示震驚。

      “怎么連這位也來了?”

      李思也呆了。

      “沒聽說???”

      遂見老馬帶人火速迎上,老爺子那一眾人等也紛紛跟著。

      場上起了一些騷亂,但又很快平復。

      眼下不論是多大的官兒,面對來人,都有一種發自肺腑的尊敬和崇拜。

      “聽說同志們排了些新節目,為了國慶,為了大家,你們辛苦了?!?

      對方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笑意,眼角細紋似乎都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

      說話溫溫吞吞,不緊不慢,光是站在那里,就是一座偉大豐碑。

      老馬受寵若驚。

      “不敢不敢,要是能讓您滿意,同志們的努力便算是值得的?!?

      他侵淫官場許久,見過的大老不在少數,自然不會緊張。

      對方笑著點頭,又說:“我不要緊,主要是同志們喜歡就好?!?

      然后慰問在場同志,和老爺子在內的幾位多聊了幾句。

      他朝前走來,和每一個人握手。

      在場的年輕人無不是激動的想要尖叫,即便楊利民兩世為人,親眼所見,還有幸被勉勵幾句,都感到異常幸運。

      旁邊的李思同樣興奮,搖著某人手臂,差點兒就要叫出聲音。

      楊利民故作澹定。

      “人都走了,瞎激動什么呢,趕緊去后臺準備節目,走,走?!?

      妹子無語,“你要不傻笑,我就真信了?!?

      .......

      “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時刻準備著!”

      后臺,楊利民看著眼前相處一兩個月的戰友們,剛才激動的心情逐漸平復。

      不管怎么樣,他們現在的重心還是在節目上,其他暫且不論。

      勉勵眾人幾句,讓大家別緊張,此時各領導已然入場落座。

      舞臺上正在表演第一個節目。

      《歌唱祖國》。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么嘹亮”

      關于這歌,楊利民提了些意見,遂找了些青少年合唱,效果超乎想象。

      老馬思索一番,直接拍板。

      此刻見一群青春洋溢的少年少女,整齊佩戴紅領巾,在舞臺上傾情獻唱,下方各領導安靜聽著,皆臉帶笑意。

      他心里石頭才總算落地。

      一曲結束,不少人都給了不錯的評價。

      不錯就已經表示成功,老馬的緊張又少了兩分。

      《歌唱祖國》后,后面接一話劇,2組籌備的節目,質量上乘,但都是老套路。

      看完后下方氣氛熱烈,場子算是暖了起來。

      接著是第三個節目。

      《映山紅》!

      老馬剛剛放下的心又瞬間被吊起,手在下方不自覺的亂抓,最終放到大腿上,莫名緊張。

      “新節目?”

      居中那位略微側過頭,輕聲問了一句。

      他急忙回答。

      “是啊,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請您多多指點?!?

      “有進步就是好事,不用對自己太嚴格?!?

      話畢,劇場燈光一下熄滅,偶有一些竊竊私語傳來,便見前方帷幕降下,氣氛神秘。

      后臺,李思緊張的都在冒汗水。

      眼看著一個個人有條不紊的上到臺面,她的心都快跳出胸膛。

      楊利民遞過一杯水,這時候反而恢復鎮定。

      “坐著吧,排練了這么久,你要相信大家?!?

      她頓了頓,然后輕輕點頭,果然輕松不少。

      “夜班三更喲,盼天明”

      臺前,眾領導只見帷幕拉開,一豎光柔柔的打在前方。

      其間一位妙齡女青年,穿著花襯衫、黑褲子,包著頭巾,小臂挎一花籃,里面鮮花朵朵。

      《日月風華》

      她打著紅臉蛋,只是淺淺的妝容,不是很漂亮,但似水般溫柔,聲音悅耳,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受。

      此女一出,場上迅速安靜,所有人都靜靜看著,視線皆落在她身上。

      “寒冬臘月喲,盼春秋”

      兩句結束,燈光向外擴散。

      她似乎在采花,小步輕移的朝前走。

      接著和聲加入,低沉渾厚的男聲,一唱一和,極有味道。

      最后全場開唱,燈光徹底放開,打出一個大景。

      采花姑娘順勢當起了領唱,和聲還是和聲,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期望的笑容。

      場上嘩然一片,仔細看去,那居然是五十六多花!

      上面五十六個人,每一個都穿著一種民族服飾,湊起來就代表大團結。

      這讓各領導目瞪口呆。

      “歌好聽,布景不錯,方桉最好!”

      “這誰想出來的?可以的呀!”

      “嘖嘖,真有點意思?!?

      大家都高興,都樂呵,是真感受到了與眾不同。

      就連居中那位都眼睛一亮,手在座椅上隨著歌聲輕輕拍打著,似乎很放松,很安逸的樣子。

      “夜半三更喲,盼天明”

      “寒冬臘月喲,盼春秋”

      “若要盼得喲,h軍來”

      “嶺上開遍喲,映山紅”

      “.......”

      歌詞簡單,朗朗上口,聽一遍基本就能跟著輕聲附和。

      老馬一見這場景,拳頭狠狠一握。

      他知道穩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