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遇到野猪的田地距离村子比较远。

      张越他们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路程,才到达了目的地。

      一进入这边,刘波立刻就振奋起来,端着猎叉环顾四周,仿佛要第一时间找到那头恶兽野猪。

      刘波同样也是一位新人猎人,只比张越提前一年多成为猎人。

      平日里的打猎,其实就是在比较安全的地方狩猎一些小型猎物,猎杀野猪这种危险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而作为老资格的王叔,却显得极为淡定。

      他没有带着猎叉,因为他已经有些年纪大了,挥舞这东西不如张越他们这些年轻人有力量。

      就带了一把猎弓和砍刀,神情轻松的走在最前面。

      不过王叔本身就不是力量见长的猎人,他更加擅长布置陷阱,追踪猎物。

      “野猪跑哪里去了!”刘波围着周围转了一圈,没有看到野猪的踪影,骂骂咧咧的来到王叔身边,询问他的看法。

      “野猪能去哪里?”

      王叔又想掏出烟枪抽一口,手指动了动却还是停住了,“祸害完庄稼,吃饱喝足回去睡觉了?!?

      “毕竟野猪也得传宗接代不是?!?

      王叔开了一个小玩笑,然后摸着下巴看着脚下的泥土。

      张越也跟着看过去,泥地里有着一些窄小的坑洞,是那群野猪留下的痕迹。

      不仅是张越看到,刘波之前也就发现,他跟着这些脚印跑了周围一圈,却根本找不到正确的痕迹。

      这边太乱了,人的脚印,猪的蹄子印,还有其他一些小动物的痕迹。

      全部散乱的遍布在一起。

      不过王叔却从中看到了很多线索。

      “从这边走!”

      他稍微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朝着深山里走去。

      刘波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想要偷学这种循迹追索的能力。

      但片刻之后,他就骂骂咧咧的退了回来,装作无事一样左顾右看。

      张越走在后面在心中狂笑。

      这种循迹追踪之术是王叔的看家手段,以后只会传给自己的儿子,保证家里代代都有猎人诞生,从而享受全村人的供奉。

      刘波这人想要偷学,只会被王叔给骂回来。

      张越不可能和他一样去偷学。

      这种手段如果没有懂行的人告诉诀窍,想靠自己看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他准备一辈子都当猎人,那自然是想方设法的去学。

      但他的目标不仅于此,自然也就不是很在意这些。

      张越能看出来,王叔虽然看似很好说话,和任何人都能谈得上来。

      但其实内心一直对同为猎人的刘波和自己抱有戒心,从不说一些深入的话。

      甚至在他刚成为猎人的时候,村长请王叔来教导一些猎人的技巧和手段。

      王叔也都是含糊其辞,说的都是大众常识和一些简单的技巧。

      真正有用的东西一直藏着掖着,没有漏一点出来,唯恐说的太多了,让新人取代了他的位置。

      对于刘波这种“淳朴少年”,出生在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没有多少见识,可能简单的就可以糊弄过去。

      但对于张越这种玩家来说,就显然有点班门弄斧了。

      就算面对面说的可能听不太懂,回到现实他还能去网上搜啊。

      这种城府显然不是刘波这种什么情绪都摆在脸上的人可以相比的。

      也因此,张越可以对刘波容忍,这种心里藏不住东西的人太好对付了。

      但对于王叔,其实一直都是有着十二万分的戒心。

      一路循迹寻找野猪的踪迹,一行人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

      张越拿出水囊,喝了一口糖盐水恢复体力,一旁的刘波已经累的直冒汗了。

      “md,这群野猪发了疯吧,跑这么远!”

      刘波暗地里骂着,擦着汗看着前方。

      唯有王叔的神情凝重,他感觉到事态有点不对劲。

      “等等!”

      走在前面的王叔忽然停住脚步,随后他猛然趴伏下来,透过前方茂密的草丛缓慢爬动。

      张越和刘波二话不说,同样也都趴了下来。

      在爬了一小会后,远处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随后猛然几头野猪的脑袋,就从草群里冒出,欢快的沿着远处的几颗松树蹭着身子。

      “找到了!”

      刘波顿时露出兴奋的表情。

      他放下猎叉,就要取出猎弓。

      但却被王叔一把摁了下去。

      “别急,这些野猪都不算事情?!?

      王叔神情严肃,观察四周,“这几头小野猪身边,应该有一个大家伙,不知道去哪里了?!?

      “别管那些了,先将这些小的给干掉就是?!?

      刘波心中不爽,之前王叔还不教他寻踪追迹的本事,现在又来拖延他表现自己的时候。

      他干脆用力挣脱了王叔的手,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老东西,别倚老卖老,靠着一点小手段,你终究也只是和那小武一样是一个废物?!?

      刘波二话不说,举手抬足之间,就取下猎弓,弯弓搭箭,毫不犹豫一箭射出。

      相隔六七十米,这箭矢快如雷,疾如风,只听一声弓弦轻响,那箭矢就已命中目标。

      正中一头野猪的眼球,笔直的插入脑中。

      顷刻间一头一百多公斤的野猪就轰隆着倒下。

      “卧槽,神射手!”

      张越看到这一幕,心中的震撼难以描述。

      之前还有些看不起刘波,想不到射术竟然如此的令人惊讶!

      旁边的几头野猪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但很快,它们就发现了站在远处的刘波。

      野猪们拼命的叫着,朝着张越他们这边快速的冲锋过来。

      这些野猪个个都有两三百斤的体重,集团性的冲锋有着很大的气势加成。

      张越和王叔无法继续睁眼看着,拿着猎弓就要射击。

      “都看好了!”结果一旁却传来一声暴喝!

      那刘波直接取出三支箭矢,摆在猎弓上,凝神屏气的一瞬间,松开手指。

      霎时间,仿佛一道道明光透过,那箭矢散射出去,各自钻入野猪的眼球或是耳膜,全部深入刺穿了它们的脑中。

      野猪奔跑途中发出哀鸣,随后重重倒地,空气中只余下刘波那放肆的大笑声:“看到了吗?这才是顶尖的猎人!”。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