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以当前张越所接触到的战法境界,分为四个部分。

      未入门,入门,熟练以及小成。

      当然,有小成就有大成,后面或许还有大圆满。

      之后再有什么,那得看以后练到那个地步。

      境界很难用语言描述,但是如果以乘法口诀来打个比方,就容易理解很多。

      未入门,是张越一开始掌握的金石拳。

      好比只能看着乘法口诀朗诵,连背都不会背。

      甚至在读的过程中,都有可能读错,只能照猫画虎。

      入门境界,就是之前金石拳的境界,看似已经掌握,但实际上也就只是将乘法口诀记了下来。

      这种记忆也只是死记硬背所形成的肌肉记忆。

      旁人问一下“三七得几”,就需要从“一七得七,二七十四”开始背诵,直到背到“三七二十一”了,才知道答案是二十一。

      所以在这个阶段,张越对野猪打出含有内劲的拳头,还需要时间凝神蓄力。

      而到了熟练境界,就是已经到了滚瓜烂熟的程度。

      旁人在乘法口诀中随便抽一个问题,立刻就能不假思索的回答。

      张越在这个阶段,也就可以随意的打出含有内劲的攻击,不再需要时间蓄力。

      但是这个阶段,也只是在乘法口诀的框架中而已。

      旁人如果将数字拆开,比如“二乘三乘四”是多少,因为乘法口诀中没有多个数相乘,立刻就会麻爪,一脸茫然。

      这非得是到了小成境界,可以做到活学活用,看到这个问题立刻就能想到二三为六,六再乘四,就是二十四。

      此时金石拳举手抬足之间,就有无穷威力在身。

      战法技能达到了这个境界,基本上就可以算作是圆满了。

      “大成什么的,还是暂时别想了,这玩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升上去呢?!?

      张越无奈的叹了口气。

      到了今天他才算是明白为什么他的金石拳一直都是入门。

      战法的技能等级可以通过挂机来增加熟练度。

      但是境界不行,在没有道具的情况下,只能通过自己的领悟来获得。

      张越虽然通过挂机金石拳,将技能等级提升到3级,但实际上他自己练的次数屈指可数,无论是游戏里还是现实中,只是看到金石拳的威力就欢呼雀跃。

      因此金石拳毫无寸进,一直都处于入门阶段。

      如果不是这一次通过任务奖励了解到这一点,金石拳就算是升到4级,5级,恐怕都还会卡在入门这个阶段。

      “看来金石拳还是得亲自多练一练,如果能够小成甚至大成的话,或许也能触类旁通,将技能的等级也提升上去?!?

      张越心中盘算,随后眉间一皱,看向远处。

      几只嗅着血腥气味的野兽,正伏着身体缓慢靠近。

      “这么快就吸引来了这些小东西?!?

      那几只靠近的野兽其实也不算小,但在看到过那几千斤的野猪过后,张越就看不上这些不足一人高的家伙了。

      他干脆的举起猎弓,抽出一根箭矢,对准前方一箭就射了过去。

      虽说他无法和刘波那神准的箭术相比,但准头和威力还算合格,直接将一头野兽射死在地上。

      野兽临死前的惨叫声一瞬间惊醒了周围的同伴,它们迅速的逃离了原地。

      但是这些野兽并未走远,依然还在远处徘徊,不愿意离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野兽为了这些猎物的尸体,恐怕也要送上自己的小命。

      张越没有再多理会这些不死心的家伙。

      他只需要给一点威慑,让这些野兽不敢靠近就好。

      等到村里来人,人多势众之下,野兽们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箭枝不多,只能如此。

      这一等,就是等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周围的野兽越聚越多,蠢蠢欲动的想要靠近。

      但是周围六七只被钉死的野兽,也在告诫它们这里的危险程度。

      箭袋里的箭枝只余下几根,张越有些后悔拿少了。

      就在他考虑是不是接下来得下去和那群野兽近战的时候,村子里的人终于到了。

      由于不需要慢慢的盯着痕迹走,王叔跑回去的速度很快,村里集结人手的速度更快。

      毕竟这可是有着数千斤的肉!

      哪一个人不馋肉?

      就算被猎人分走大头,一人也能得到不少,吃上几个月都绰绰有余!

      听到这样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动员,争先恐后一窝蜂的过来了。

      上百人的到来,顿时就将周围的野兽惊吓走了。

      在看到地面上大量的野猪尸体后,顿时纷纷发出了惊喜的欢呼声。

      他们纷纷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麻绳,将巨型野猪捆好,十几个人一起拖着往回走。

      周围其他人露出过节般的笑容,将其他的猎物尸体也一起打包好,全部都拖着带回去了。

      村长虽然脸上带着笑意,对着张越道谢,但从他的眼里还是能看出一点忧郁。

      “刘波死的太可惜了?!?

      村长和张越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很是心痛一位猎人的死亡。

      而且对方箭术高超,就更是遗憾。

      “可怜老拐子好不容易教了一个徒弟,想要给自己养老。结果刚刚出师没几个月,人就没了?!?

      村长无奈的叹息,张越也从他的口中了解到,刘波竟然是跟着这一位老拐子学习猎人的技巧。

      老拐子是村里上一辈的猎人,因为左腿被野兽压坏,从此走路就只能拖着走。

      谁也没想到,刘波竟然跟着老拐子后面学,而且练成了这般厉害的箭术。

      可惜死的太过儿戏,让人感到遗憾。

      一路无话,直到快要看到村子了,村长才拉着张越走到一旁:“刘波是老拐子最后的希望,现在刘波已经死了,老拐子的希望也就没有了?!?

      张越凝重的点着头。

      一个失去希望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不知道。

      三个人出去打猎,刘波死了,另外两个猎人还活着,对于老拐子来说肯定是一个很大的刺激。

      凭什么刘波死了,其他人没死?

      更何况张越和刘波本身就有一定的矛盾,村里的人几乎人尽皆知。

      老拐子或许会迁怒到他的身上。

      展现一个绝望的人最后的疯狂。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