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張家武館是那種很老舊的木頭房子,古徽派建筑風格。

      白墻黑瓦,綠蔭纏繞。

      想要翻墻進來,并不是那么容易。

      但此刻就有一個腦袋從墻壁外面探出來,隨后整個身體用力的爬了上來。

      張越瞇著眼睛,看著先上來的那個又伸出手,將另一個人從墻上給拉了上來。

      不一會的功夫,一男一女兩個人就橫跨在墻上,隨后一用力就一起跳了進來。

      兩個人的年紀看起來都不是很大,就算跳下來摔倒了,也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就站了起來。

      “快點找個地方躲起來,他們很快就會找過來!”

      男孩對著女孩小聲的說著話,卻突然看到女孩一臉呆滯毫無動靜。

      于是心中焦急:“你還在干什么,你真不怕被那些人給抓住嗎?”

      但女孩也只是努了努嘴巴,隨后低著頭沒有說話。

      男孩這時終于發現情況不對,轉頭就看到了張越搓著下巴打量他們。

      “你們是誰?跳墻進來,莫不是小偷?”

      張越口上說著這話,心里感覺不太對。

      從他們之前的語氣中可以知道,應該不是為了偷東西,而是為了躲避什么人。

      “拜托你了,我們在躲一些壞蛋,請幫幫忙吧!”

      男孩低著頭,懇切的說道。

      “被壞人追?”

      “被壞人追的話,打電話報警啊?!?

      張越靠著墻,冷漠的說道,“小鎮24小時都會有jc叔叔出警的,不需要你們跑到別人家里來?!?

      “不是的?!迸哪泻⒌谋澈笞叱鰜?,楚楚可憐的開口說道,“他們將我們的手機和身份證都拿走了,我們打不了報警電話?!?

      張越掏出自己手機,直接撥打110,等電話接通后,直接遞給對方:“報警吧?!?

      女孩立刻接過手機,將自己的事情和對面的接線員一說,很快就有警車開來,將這對男女接走。

      看著車子消失在眼前,張越摸著下巴沉思起來,難道是自己感覺錯了?

      真的就只是被壞人追?

      他拍了拍衣服,將上面的浮塵拍散,然后施施然的關上了房門。

      管他到底是因為什么,既然有著一個合適的理由,就難得糊涂的過去吧。

      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有人拿著槍對著自己,他都絲毫不懼,又能有什么麻煩事情過來呢?

      張越回去剛剛躺下沒多久,手機就傳來了電話鈴聲。

      “嗯?”

      打電話的是鎮上的派出所,對面的人告訴他,那對男女在上廁所的時候突然失蹤了。

      詢問他那兩人是否回到了武館。

      “沒有,他們沒有回來?!?

      張越將電話掛斷,神色有些凝重。

      他感覺自己這邊似乎被卷入了什么麻煩里。

      也不知道他們是沖著他這邊來的,還是巧合將他這邊給卷入其中。

      睜著眼睛一夜到了天亮,之后一直都沒有發生什么事情,看來事情的確只是巧合,和他這邊沒有什么關系。

      這時張越才放下已經快要沒電的手機,起身去廚房那邊將已經燉爛的野豬肚從灶臺上拿下來。

      老太太早上起得早,已經將野豬肚的料配好下進去,現在燉的是芳香四溢,聞得就感覺到渾身的血液都急促了起來。

      “來,奶奶,吃這個?!?

      雖然還是早上,但老太太毫不在意,直接端著一碗燉的爛呼的豬肚湯,打開電視邊吃邊看。

      電視上正播放早間新聞,是當地的市級電視臺,播放的也大都是周邊的新聞。

      一般來說,小地方很少有什么勁爆的消息,但是今天似乎不太一樣。

      “據相關負責人報道,此次死亡的一男一女,年齡都不是很大,死因是危險駕駛車輛,剎車不及時撞上防護欄?!?

      “男孩當場死亡,女孩也受了重傷,搶救無效后去世?!?

      伴隨著新聞的播報,張越瞇著眼睛看著電視里放出的兩人頭像,竟然是從他這里報警之后離開的那對男女。

      “竟然死了?”

      張越嘖了一聲,根據他的判斷,恐怕這不是一場簡單的車禍,是謀殺。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放下碗筷直接來到昨夜兩人翻墻過來時的地方。

      他沿著地面看了一圈,隨后跳起來一伸手,就勾住了四米多高的高墻,隨后將身體抬了上去。

      在上面檢索片刻,他從一片黑瓦下摸出了一個u盤。

      “果然有這種東西在,看來死亡都是因為它吧?!?

      張越嘴角抽了抽,無奈的嘆了口氣。

      說實話,他挺好奇這u盤里到底是什么東西。

      等到他回到自己臥室,打開電腦就開始讀取。

      然后他愣愣的看著無數看不懂的數據和圖表,咳嗽了一聲后將u盤拔出。

      雖然他不明白這是什么玩意,但大概是類似于經濟賬的玩意。

      “算了,直接交給警方吧,不然這邊肯定會有麻煩上門?!?

      張越可不想有人打擾自己,干脆又打了一個110,將這u盤交了出去。

      事關謀殺犯罪的可能,警方立刻出動人手開始排查,而作為提供信息的張越,自然也得到了表彰。

      可惜他實在不愿意露臉,于是新聞上就只有“熱心居民”四個字替代了。

      很快,就有某個當地的大勢力垮臺,因為證據太過于充分,幾乎沒費多少力氣就結束了。

      整個小鎮都在被這個大勢力垮臺而津津樂道了許久,卻不知道導致這一切的當事人還在武館里無牽無掛的練拳。

      而即便這是一個影響了好幾座城市的重大案件,卻也沒有在整個國家的網絡里掀起什么大的浪花。

      不是說什么新聞管制,而是現在這樣的新聞根本就吸引不了人們的興趣。

      因為就在這幾天,一條詭異的流言在網上肆意的傳播。

      一些人總是以各種暗語相互打著招呼,論壇上的帖子也很詭異的說著令人難以理解的事情。

      “野豬怎么殺???太大了搞不定啊?!?

      “巨熊太恐怖了,十幾個人一起上,竟然全部被打死了?!?

      “你們還好,我們這邊遇到老虎,臥槽一尾巴把我給劈成兩半?!?

      “上面的都是垃圾,面對一千多條狼,誰能活下來!”

      看著似乎好像說的是游戲的內容,但是卻在各種類型的論壇上進行發布。

      不明所以的人感覺很納悶,以為是某個游戲水軍在發帖賺熱度。

      但只有真正明白的人才知道,整個世界已經天翻地覆起來了。

      現實,已經瀕臨破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