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第二日一早,一行人就朝著百丈山而去。

      佳隆寺在百丈山千尺峰上,幾百米的高度雖然不算多么險峻,但幾名趟子手爬上來都已經氣喘吁吁了。

      榮家大小姐坐著轎子讓人抬上去,倒是一點都不累。

      早上出發到了佳隆寺的門口,就已經到了中午。

      門口有兩名知客僧早已等候多時,在看到隊伍到來后,連忙邀請進入。

      張越跟著走入佳隆寺,感覺和他在現實里看到的和尚廟差別挺大。

      不知道是因為最近有關佳隆寺不太平的傳聞流傳太過,他在這里沒有看到其他的香客。

      整個佳隆寺有種空蕩蕩的感覺,原本慈眉善目的佛陀雕塑,在陰影下也有著一種擇人欲噬的陰森。

      “這座寺廟或許有著很大的問題?!?

      張越心中提起警惕,用眼神告知了一下張哥,讓幾名趟子手多加注意。

      由于進入佳隆寺的時間已經是午時,知道一行人都還未吃飯,知客僧帶著人來到佳隆寺的食堂。

      很快一桌齋菜就被送了上來。

      張越嗅了嗅菜肴,芳香撲鼻,沒有什么奇異的味道。

      當然,他不擅長這個,就算有藥也不可能讓味道太重。

      張哥則仔細檢查一番,對著他搖搖頭,確認這齋菜沒有問題。

      張越點點頭,眾人一擁而上圍著齋菜下筷。

      他自己則是掏出一張大餅啃了,畢竟如果真的有問題,他這里還有一個戰力可以確保無憂。

      這讓張哥心中有些不高興,感覺少總鏢頭似乎不信任自己。

      就在眾人紛紛據案大嚼的時候,不遠處的榮家的那一桌忽然聽到一陣批兵零乓啷的聲音。

      張越還未轉頭過去,就看到身旁的眾人一個個昏睡在飯桌上。

      他心中一驚,迅速的伸手觸碰他們的中人,感覺到還有呼吸,猜測大概屬于迷汗藥一類。

      看到兩桌人竟然全部被迷暈,張越心中也是明白,這佳隆寺已經是明晃晃的有問題了。

      但現在直接掀桌子?還是等等看那些和尚準備要做什么。

      他也隨后閉上眼睛往桌上一趴,等了一刻鐘,才等來了門口進門的身影。

      “你們將這些肉豬送到后面的地牢里?!?

      一聲粗啞的嗓音響起,隨后則是幾聲沉重的應是聲。

      張越聽出來,其中有一個好像就是之前的知客僧。

      隨后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拖動。

      一直拖了許久,才感覺到好像身體被拖進了一處潮濕的地道。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地牢。

      “一個寺廟里竟然還有這種東西,看來一開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張越心中嘀咕,然后就感覺自己整個人被丟到了什么東西里面,身體止不住的搖晃。

      他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竟然被丟到了一個鐵籠子里,被吊在了半空中。

      鐵籠子并不大,卻接二連三的丟進來十幾個人,逐漸顯得擁擠起來。

      對于這種東西,張越自然并不是很在意。

      以他現在內勁大成的力量,扭斷這些鐵條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不過佳隆寺的這些和尚如此大逆不道,連來上香的隊伍都敢全部迷暈,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做什么。

      慢慢的,似乎人員都已經被送入地牢,一些人開始醒來,頓時發出救命的呼喊。

      張越也在這時睜開眼睛,坐在鐵籠子里看向四周。

      他身旁都是鏢局的人,張哥此刻也睜著眼睛一臉無神。

      他沒有想到自己久經考驗,竟然在這里栽了跟頭。

      只是他很好奇,張越明明沒有吃菜,怎么也和他們一樣被送到這里來?

      但看到張越對著他豎起食指,也就沒有糾纏這些。

      “這里的人似乎不少啊?!?

      張越看向四周,如他們這般的鐵籠子,在這地牢里出現的數量有十幾個。

      哪怕按照七八個人的份量,這里至少也是上百人的規模。

      “莫非來上香的香客都被抓進來了?”

      “還有一些人穿著獸皮麻衣,這是將山村里的那些山民都給抓過來了?”

      張越眼睛很毒,周圍的一切都印入眼簾。

      這佳隆寺抓了這么多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啪嗒啪嗒

      耳邊傳來有人走路的聲音。

      張越扭頭看向地牢的入口位置,竟然看到了榮家大小姐和一名頗為年輕的男人站在一起。

      榮家大小姐神色有些慌亂,握住那男人的手小心翼翼的穿過這些鐵籠子。

      旁邊另一個鐵籠子里,她之前的丫鬟和仆役正在瘋狂的喊著她的名字,但她卻沒有抬頭回應一下。

      “這位大小姐果然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看起來那一位未婚夫頭上發綠光了?!?

      張越心中哼哼了兩句,看著那兩人坐在地牢中央的椅子上。

      他動了動耳朵,那邊兩人隱約的談話聲讓他逐漸了解到事情的緣由。

      卻原來這榮家大小姐果然和那個年輕的男人好上了。

      那個男人名叫蘇乙,也是一個大戶人家,和榮家大小姐兩小無猜。

      結果家道中落,不得不離開這個傷心地。

      榮家大小姐也被許配給了其他人。

      結果蘇乙幾年后回來悄悄的和榮家大小姐再續前緣,兩人相約在這佳隆寺會面,準備趁著家里不注意,一起私奔離開。

      如果僅僅只是這些,那么張越聽到的大概也就只是一個很狗血的愛情故事。

      但是在這個故事中,還有著其他的東西夾雜在這里。

      蘇乙原本只是一個從未練武的凡人,但是在幾年之后回到長陵,竟然成為了一名少見的宗師強者。

      正是因為蘇乙成為了宗師,榮家大小姐立刻就重回了他的懷抱,畢竟如此年輕的宗師,未來不可限量。

      張越很好奇,如果蘇乙真的是宗師,那么他隨隨便便就可以在長陵再次建立一個強大的家族,直接成為豪門也不成問題。

      但為什么依然還是要帶著榮家大小姐私奔?

      隨后,那蘇乙竟然自己說出了原因。

      這家伙外出逃難的時候,竟然在摔落懸崖后意外進入一處石室,從里面得到一個邪惡的魔道功法。

      可以將一個人的血肉,煉化成為珍貴的血靈晶。

      依靠這些血靈晶,蘇乙的實力直線提升。

      他準備在離開之前進行一波大的,將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煉化成為血靈晶,好讓自己有機會突破到更高的層次。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