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对于苏乙的想法,荣家大小姐很显然非常吃惊。

      在她的印象里,苏乙还是曾经那个有些腼腆的大户子弟,鲜衣怒马,身姿卓越。

      即使家道中落,也能凭借天资习武有成,成为宗师强者,有着远大前途。

      但未曾想,这竟然是依靠杀人夺血而来的邪术,宛若吃人的手段。

      这顿时吓得这一位大家闺秀如鹌鹑一样瑟瑟发抖,不敢再有丝毫言语。

      或许在她的心中,不止一次的后悔当时没有听从张越的话,坚持要来这佳隆寺上香。

      只可惜现在为时已晚,双方话不投机之下,荣家大小姐竟然也被那苏乙丢进了铁笼子当作了耗材。

      “好一个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张越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在心中念叨。

      前不久还是你侬我侬的情人,只是稍有忤逆,立刻就要将其当作耗材,这种人可真的是十足的大恶人。

      对于这样的家伙,张越心中也是泛起嘀咕。

      宗师什么样的实力他并不清楚,只是知道和内劲大成相比,宛若云泥之别。

      他的那位便宜父亲曾经感叹,虽然内劲大成和宗师只不过一个级别之差,但他在任何一名宗师面前连一招都撑不住。

      这样大的差距颇为让人心惊,也让人难以理解。

      因此张越现在碰到一名宗师敌人,自然也是愁眉不展,不知道自己的那一张底牌是否有效。

      同时,他也越发的好奇,那能帮助苏乙成为宗师的邪术到底是什么。

      毕竟对于一名玩家来说,力量的来源并不在意,只需要能达到自己要求的目的就好了。

      他的这一点好奇,很快就得到了满足。

      也不知道外界到了什么时候,苏乙带着几名僧人来到地牢,拉着一个铁笼子移动到一处平台上。

      张越眼尖,能看出那个铁笼子里赫然都是一群光头。

      从他们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里,可以得知他们正是这佳隆寺原本的和尚。

      “这可真的是……”

      张越从他们的喊声里可以听从,一开始这些和尚还帮着偷人到地牢给苏乙练功。

      但未曾想到对方竟然直接反手将他们也给抓了起来,作为备用材料。

      所以说,这些家伙也是活该。

      张越看着铁笼子在平台上来回摇晃,笼子里的人渐渐的开始形销骨立,丰盈的肉体只余下一片薄薄的皮肤,人却还活着未有所觉。

      直到连骨头都开始渐渐消融,他们才恍然警觉,发出痛苦的咒骂和哀嚎。

      片刻之后,整个铁笼子里只余下一大片的粉末,看的让人寒毛都竖了起来。

      那苏乙面带笑意钻进铁笼子,从灰烬中摸出了什么东西。

      张越猜测,那大概就是所谓的血灵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物,可以让一个之前毫无练武基础的人,这么快踏入宗师。

      或许是今日容小姐的到来让苏乙不再有所停留,准备将所有人都炼制成为血灵晶。

      于是在将一笼子的人全部练掉后不再停手,继续让手边的僧人将其他的铁笼子一个接一个的带过来。

      看着一笼又一笼的人死在苏乙的手中,张越身旁的趟子手们已经恐惧的说不出话来。

      就连一项老持稳重的张哥,此刻的目光也几近绝望,瘫坐在笼子里如同一具死尸。

      一旁的荣家人都哭的嗓子哑了,被单独关在一个笼子里的容小姐,更是面如死灰,好像只剩余一具肉体,灵魂已经死去了。

      张越悄悄的掰开身旁的铁条,尽可能的给自己留出一条可以冲出去的空隙。

      这个苏乙办事小心,将人装在铁笼子里炼制,根本杜绝了有人混在其中偷袭的可能性。

      或许他本身并未有这个想法,但是他的做法契合了这一点。

      张越的动作在无数人的哀嚎声里并不醒目,等到荣家那一群人也被带过去的时候,他这边的情况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绝对可以在一瞬间冲出铁笼,趁其不备对其进行偷袭。

      内劲大成和宗师强者之间的差距到底如何,可以亲自看一看。

      就算死了他也不在乎,大不了再次轮回转世,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下一次他绝对要练到当前的极限再外出做任务!

      叮铃铃的声响,他们的铁笼子也被人拽了过去。

      镖局的趟子手目光只余下惊恐的神色,张哥想要拼死一搏,却连笼子都打不开。

      张越做出害怕的举动,不断的摇晃自己的身体,将铁笼的方位不断进行调整。

      等到铁笼也来到了那一处平台,还未停稳的瞬间,他直接冲出铁笼,一拳朝着未做防备的苏乙打了过去。

      对于他的偷袭,苏乙很明显未曾想到,一瞬间面露惊讶之色。

      但他很快就冷笑一声,直接挥手凌空一震,张越的身体直接嘭的一声倒飞数米之远。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一头雾水的张越从地上直接蹦了起来,站直了身体朝着对方看去。

      刚才那苏乙只是随意的挥手,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四面八方朝自己袭来,有着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直击自己的身躯。

      若不是他的金石拳达到3级,通过魔兽要诀的强化带来的身体强横,这一击就足以让一名正常的内劲高手横死。

      “竟然没死?有点意思?!?

      苏乙看着张越好像没受到什么伤害的样子,忍不住感兴趣的说道,“能有这番实力,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你猜!”

      张越轻吐一口气,缓和了一下自己身体的创伤,然后目光死死的咬在苏乙的身上。

      他忽然对着他身后的那些和尚喊道:“你们还不出手,等到我们死了,你们也逃不了!”

      他的怒吼声让苏乙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想要看看是哪个不死心的还敢反抗自己。

      但与此同时的一瞬间,凭借着优异的爆发力,张越直接暴起,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感知到自己的注意力被张越调虎离山的苏乙顿时大怒,调转脑袋就要彻底杀死这个敌人。

      但就在他提起手的瞬间,张越的手中符箓却先一步激发而出:“定身!”

      下一个瞬间,张越犹如天神降临,落在苏乙的前方,右手顺势猛拍而下。

      嘭的一声响,他的手掌直接冲着苏乙的天灵盖落下,直接将整个脑袋打的稀碎。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