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張濤回來的速度很快。

      下午三點多鐘的時候就到了家,還順帶將另一位家庭成員給帶了回來。

      “喲,寧寧你也回來了?!?

      張越看到跟在張濤身后的小女孩,忍不住打起招呼。

      這一位是二叔家的小女兒張寧寧,生性活潑好動,小時候最喜歡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跑,比跟他爸爸都親。

      可惜后來長大了,懂得矜持了,反倒是有些距離了。

      她這一次回來,竟然也是為了習武,直接讓張越都感覺吃驚了。

      因為小時候無論怎么勸說,張寧寧都絕對不會去碰這玩意。

      以她當時還稚嫩的口吻說過,學武這種事和小姑娘沒什么關系。

      后來大家想一想也對,金石拳太過于剛猛,的確不太適合柔弱的女性。

      但現在張寧寧卻一反常態的開始習武,讓家里人很是驚訝。

      “只不過是在外面單獨生活了,覺得有點能力傍身會比較好一些?!?

      張寧寧今年也是20來歲,進了社會后就明白了很多東西。

      能有一點武力就可以保護好自己,要是一點都不會,遭遇危險就只能祈禱老天爺了。

      “你既然能這么想也是好事,現在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很多規則都有可能會變化?!?

      老太太坐在太師椅上,對著張寧寧的說道,“回來以后跟著你們堂哥好好練武,把金石拳給我練起來,到時候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都多厲害!”

      張越在一旁微笑著看著兩人點頭答應,然后開口道:“練武這件事不著急,先好好的休息兩天,等到精力恢復了,再開始教學?!?

      張寧寧應了一聲,倒是一旁的張濤很好奇的問道:“越哥,我很想知道,你從小練金石拳,實力到底有多強?”

      “你之前告訴我,副本里的那些武學,我們金石拳中也有,這是真的嗎?”

      張濤的話讓一旁的張寧寧楞了一下,這種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她轉頭看了一眼張濤,又看了一眼前面的張越,閉上了嘴巴,等待表演。

      張越自然早就做好了準備。

      如果不給他們露一手的話,說的再多也沒用。

      經過一番準備,張越拿出了之前備好的一塊鐵板。

      鋼鐵鑄就,摸上去就有一種厚實感。

      張濤和張寧寧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站在鐵板前的張越。

      難道他是想要用這個當作靶子來演示?

      還未等到他們開口,張越直接一拳猛然轟擊過去。

      強大的內勁包裹右拳,嘭的一聲巨響,直接將整塊鐵板打的碎裂開來。

      他并未使用全力,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讓張濤和張寧寧不敢相信,立刻又上來摸著鐵板的邊緣,確認沒有弄虛作假。

      “我的天,這是什么樣的力量!”

      張濤敲了敲硬梆梆的鐵板,倒吸一口冷氣。

      另外的張寧寧看著心中默默計算了一下,又抓起張越的手看了看,然后驚訝說道:“你的拳頭一點事情都沒有啊?!?

      “當然了,這就是內勁?!?

      張越在他們兩人面前握拳,利用內勁進行包裹。

      然后張濤和張寧寧就隱約的發現,他的手掌上好像覆蓋了一層什么東西。

      某種立場?某種能量?

      只能隱約的看到周圍似乎有著一種扭曲的形態改變,光的折射也有著變化。

      張越隨后來到天井旁邊的假山跟前,伸手直接握住假山的邊緣,直接將其舉過了頭頂。

      看著眼前這一幕,張濤和張寧寧終于站不住,蜂擁的跑過來,看著被舉起的假山,臉上滿是興奮的表情。

      這一座假山看起來不大,但實際上卻重達十多噸,十幾個大漢都抬不起來。

      “我記得熊魔大力掌練到大成,就有萬斤之力,換算成噸位的話,其實也就是五噸?!?

      張濤沉聲說道,這一點在獲得武學時,大體的信息就都能知曉。

      一旁的張寧寧默默點頭,面前的這個假山可是兩倍于熊魔大力掌的程度,十多噸吶,就這么舉起來了。

      張越小心的將假山放下來。

      這東西待在這里少說也有幾百年了,可以算是古董,可別被自己弄壞了。

      老太太過來笑瞇瞇的讓張越回去休息,然后開始告誡張濤和張寧寧一定要好好的跟在堂哥的屁股后面。

      這可是比副本里的武學還要厲害的機緣,可遇不可求。

      也就是因為一家人,外人是休想得到。

      張越回到自己房內,拿出之前的煉精化氣小冊子,仔細的看著里面的內容。

      這些東西他早已記在自己心中,只是翻看時鞏固一下自己的記憶。

      這種煉精化氣的手段,看起來非常邪惡,最好先在游戲世界里掌握到熟練了,再拿到現實中來。

      “感覺好像不是很難的樣子?!?

      張越將小冊子翻了許多,然后閉眼沉思起來。

      今天晚上進入游戲里面,找個機會先練一下手,然后再考慮如何改進。

      晚餐吃的比較早,兩個小的回來,老太太很高興的準備了大餐。

      一頓風卷殘云的吃完后,張越告誡他們晚上別來自己的房間后就關上了房門。

      “剛才吃飯的時候,感覺到金石拳已經進階到了4級,某種變化產生了?!?

      進入房間后,張越并未急著進入游戲世界,而是握著雙手,閉目感受這一種奇特的感覺。

      在他的體內,某種奇異的力量,正在將形成內勁的熱流進行著改變。

      胸腹有著一種略微充脹的感覺,好像有著一股氣在不斷的游走。

      這就是宗師級的程度嗎?

      張越心中有些疑惑,成為內勁大成的武者之后,只有極少數的人會有機會達到這一個層次。

      對于宗師的情報信息非常的稀少,很多人都不知道。

      即使他之前的便宜父親方若海,也對此毫無了解。

      畢竟方家之前也就只是一個小門小戶,突然出了一位內勁大成的武者之后,才有了現如今的地位。

      “或許應該去見一見城主了,長陵唯一的一位擺在明面上的宗師級強者?!?

      長陵城主衛東來是實打實的宗師,世人皆知。

      而白家的家主白子軒,很少和人動手,因此只有少數高手知曉。

      比如方若海,以及一些其他豪門世家。

      底層人士一直認為長陵就只有一名宗師高手而已。

      張越目中有神,在成為宗師級后,他的內在就在不斷的發生質變。

      長陵城主是唯一有可能給他指導的人,至少比白家的那一位要靠譜的多。

      畢竟方若海能讓方家有如今的地位,除了自身達到內勁大成之外,也是因為年輕時上過戰場拿了軍功。

      方家天生就是和朝廷走的近!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