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真遗憾……”

      张越拍着手离开了原地。

      还以为那两个老头真的是高人,在那里指点自己呢。

      结果打了一顿才发现,他们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之所以让他去山神庙,只是因为有人花钱请了他们过来,当看到有人来到赵平安的门口,并且询问他的去向时,将山神庙的位置相告。

      这两人并不是赵平安的邻居,甚至都不住在这里,只是县城里某个戏院里的退休戏子而已。

      挨了一顿揍就老实了,将事情的原委说的清清楚楚,再也不敢有任何装腔作势的拿捏。

      张越感觉心平气和许多,直接离开了赵平安的家门。

      转身在长兴县城里转悠了两圈,随机性的买了一点路边摊上的即食食物。

      虽然肚子饿,但他不敢在任何一家酒楼饭店里用餐。

      因为对方既然都能算计到这一步,还能派人在这里用赵平安的事情引人去那山神庙。

      就可以知道对方在这里神通广大。

      他现在肯定是已经落在对方的眼皮子里了。

      这种需要等待的食物,指不定对方就能将毒药给下了进去。

      虽然先天宗师已经能免疫凡俗里大多数的毒素,但这个世界又不仅仅只有一个凡俗世界。

      先天宗师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还未正式修仙的炮灰而已。

      为了安全起见,至少在任务链完成之前,他是绝对不能死掉的。

      张越吃着随意买来的食物,在长兴县城里闲逛。

      距离子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他看到有一家戏院门口有人排队,就直接买票进去看了看。

      张越对戏曲没有什么爱好,不过有时候也能随着老太太听一听,可以入耳,但听不懂唱些什么。

      台上的戏唱了一出又一出,他倒是将自己买来的各种小点心和坚果吃的一个不剩。

      完全是将其当作了耳旁风,背景音乐了。

      不过旁边人鼓掌的时候,他也随大流的拍了拍手,甭管唱的好不好,至少不难听。

      一直唱到夜色降临,戏院都要关门歇业了,张越这才拍着手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出去。

      “看来他们是不准备在这里动手,想要在山神庙里彻底解决吗?”

      张越呵呵笑了两声。

      他特地在这戏院里待了这么久,暴气丹都握在手里随时准备吃了,结果对方毫无反应。

      显然是不准备在这个县城里动手,以免惊动太多人。

      “这个木盒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卷入的漩涡有点大的可怕啊?!?

      张越拍了拍身后的木盒,心中也是思虑万千。

      对方的势力横跨极大,连宗师级都能存在,指不定还有一些修仙者的道具。

      这样的实力,覆灭几个州郡都丝毫没有问题,却在对自己背后的木盒子感兴趣。

      里面的东西,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吸引他们做出这些事情来。

      张越嘴角撇了撇,这也只是他内心随意的想法。

      打开木盒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倒不是镖局的职业素养,让他不去看客人的物品。

      他只是担心里面的东西让他割舍不下,从而做出一些很麻烦的错事出来。

      让自己的任务链失败了。

      天逐渐黑了,天空中的星星也渐渐出现,磨盘大小的月亮在黑云流动的时候,将自己藏在了黑暗里。

      天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张越直接越过长兴县城的东门,一路直奔那山神庙而去。

      三十里左右的路途,十分钟不到就跑到了。

      不过山神庙还需要找寻一下。

      这玩意竟然不在官道边上。

      “既然是山神庙,那自然是需要在靠近山的地方?!?

      张越顺着视线看去,前方隐约可见的山头出现在他的眼中。

      九峰山,因由九个特征显著的山峰而得名。

      山脚下有着一间山神庙,祭拜的就是九峰山山神。

      山神庙不大,数十个平方,里面摆放着山神的雕塑,就只有一个破破烂烂的供桌。

      上面布满了灰尘,没有任何的供品,很显然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被废弃掉了。

      张越走入这里的时候,能看到上方的横梁上布满了蜘蛛网。

      灰尘伴随着他的走动,簌簌的掉落。

      整座山神庙破破烂烂,看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在这个的一个地方吸引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张越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有什么能让他们利用到。

      还是说,认为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付自己。

      他扫视一眼,从角落里竟然还摸出一把倒地的扫把。

      闲着无聊,他干脆就在这里打扫卫生起来。

      没想到吧,在这样一个废弃的山神庙里,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看起来有点犯傻,但实际上只是遵从一个定理。

      在敌人指定的地形里,如果无法离开,那么就需要尽可能的破坏当地的属性。

      山神庙如此破烂,里面脏乱的环境可能会成为对方攻击的手段。

      将其打扫干净,至少也能打乱对方的一些步骤。

      况且,打扫的过程中,张越也在对山神庙进行地毯式的搜查。

      而在搜查中,他打扫出了不止一根的细长绳索,某些独特的齿轮结构,一些特殊装置。

      “看来对方是想要利用一点小手段吓我?”

      张越最后从一个地面的木板下,挖出一个劈头盖脸的皮偶,看上去与真人相差仿佛。

      这些东西他都没有动,按照原样放好。

      他很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使用这些玩意,来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

      距离子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张越就干脆外出捡取了一些干柴回来。

      点燃了篝火,拿出昨夜卫岚岚准备的肉干和面饼,用树枝穿着放在火边烤。

      很快面香和肉香就散发出来,飘散的很远。

      “赶紧吃赶紧喝,到了子时可就没时间了?!?

      张越吃饱喝足,拍着肚子躺在堆彻的干草上,惬意的打了个哈欠,伸了懒腰,好像自己待的是自己家一样。

      远处,几个人影看着这一幕咬牙切齿。

      当前的一人狠狠的一挥手:“我让你在这里无法无天!”

      他们提前开始了动作。

      誓要将这个家伙好好的吓上一吓。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