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符箓的威力,张越最为清楚。

      一开始的定身符,能让内劲大成的他直接杀掉宗师级的苏乙。

      后来掌握了制符术,从中了解到很多符箓的知识。

      明白哪怕最低级的符箓,其发挥的效果也能让先天宗师毫无还手之力。

      他现在可以炼制出来的阳炎符,一发就能直接将自己烧的尸骨无存。

      这种符箓所发射出来的烈焰,能够无视先天真气的防御,直接将人体化作一团火炬。

      钢铁都能被汽化,可以说是极为恐怖的能力。

      这是筑基境界才能发挥出的力量,自然能彻底碾压之下的一切等级。

      先天宗师也在筑基之下,同样属于被碾压的阶层。

      任何一张符箓在世俗世界都价值惊人。

      如果可以用银两来购买的话,他宁愿花费一万两银子购买一张。

      但大概率是没人愿意出售。

      所以在看到符箓的瞬间,张越就知道自己这一次大概是很危险了。

      不过对付拥有符箓的人,他也有过多次的考量。

      “你们可真的够下血本的,这么几张符箓,就能养活多少万人?!?

      张越轻轻吐出一口气,如剑一般锋利,化作无数扇骨一般,飞速的朝着前方疾射而去。

      浩瀚的先天真气,在他的操控下,达成了急速的成就。

      只是一瞬间,他就踩爆空气,凭借巨大的反冲力,直接以高速行驶的姿态,撞入到了所谓歼灭组的行列中。

      双手猛然一挥,先天真气顺势化作金铁般的长刀,肆无忌惮的割开了四周所有生命的躯壳。

      数十位黑衣人的生命顷刻间被终结。

      而杀戮如此多人的张越并未停留,在他杀死对方的一瞬间,原本的身形就已经隐去,只余下自身原本残留的幻影。

      而在这一刻,残影所处的方圆十数米的区域陡然被一股莫名的气流包裹。

      灼热的烈焰喷涌而出,将其中的区域彻底化作了焦炭。

      里面的尸体以及还未死去的黑衣人,全部化为青烟腾空而起。

      熔岩肆意的在已经结束的地面上流淌,炽热的气息逼得附近的黑衣人不断后退。

      “原来这歼灭组的竟然是陷阱?!?

      张越此刻已经冲刺数十米之远,也感受到自己后方那灼热危险的气息。

      在扭头看到后面的一切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害怕。

      一名手拿符箓的歼灭组成员,以隐秘的形式潜藏在周围,丝毫不顾及周围的同伴,在张越之前落地的一瞬间就使用了符箓。

      此刻的他已经因为越级使用符箓,身躯逐渐干枯,化作尘土渐渐崩解。

      原本的黑袍缓缓垂下,将他的骨灰包裹起来。

      这应该就是对方的杀手锏,在失去了对方后,又发现没有杀掉张越,整支队伍都显得有些慌乱。

      “之前那歼灭组手里的符箓应该是假的,只是勾引我过去杀掉他们?!?

      张越在这一刻洞悉真相,随后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黑衣众人。

      他就奇怪连修仙者都稀缺的符箓,这些人为了对付一个区区的宗师也就是自己,竟然能拿出好几张出来。

      说实话,在修仙界里,一张符箓干掉一个先天宗师,这就是一个赔本的买卖!

      不值这个价!

      现在对面已经耗费了一张符箓,那么接下来又该如何?

      张越嘴角带着冷笑,以极高的速度冲上前去。

      双手随意舞动,其溅射出来的先天真气就犹如利刃,将四周的黑衣人犹如稻草一般快速收割。

      那几名所谓的斗士,内劲大成的武者身穿厚重板甲,发了疯一般的赶过来,想要挡住他的无情杀戮。

      但是刚刚靠近张越,那密不透风的先天真气就好似刀刃,寻到了重甲的缝隙钻了进去,刺穿了对方的胸膛,切断了他的心脉。

      还未靠近,这些斗士就重重的倒在地上,彻底失去了性命。

      现场的黑衣人顿时承受不住,发疯一般的四处奔逃。

      之前还能控制住现场的黑衣人首领,此刻也被几名手下的护卫中仓皇逃窜,却被早就关注到这一点的张越注意。

      趁着混乱中,他直接几步跨越到对方身前,随手劈死护卫,直接抓着黑衣人首领朝着远处直冲而去。

      等到张越带着人消失,这群黑衣人才渐渐的平复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开始考虑,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想了半天也没辙,这么回去恐怕也讨不了好,于是几个领头的一琢磨干脆就跑了。

      也不知道是落草为寇,还是投靠了其他组织,总之他们走的很快,什么东西都没去管。

      而张越抓着的这个领头的首领,似乎也不是什么硬骨头。

      在被他抓着来到一处偏僻的树林里时,对方似乎就已经有些害怕了。

      他很想开口说出自己的身份,但又不敢,咽着口水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张越也能看出来对方的心理素质并不高,这一次来围杀自己,恐怕也是受命令而来。

      如果他强硬的进行逼迫,对方有很有可能将一切秘密都告诉他。

      但张越心中也很清楚,一旦知道了这些东西,说不定就有大麻烦。

      能够调动如此多的人,能够有着这般大的势力,在卫国几乎不用做第二人想。

      绝对是朝廷方面的人。

      只是朝廷归朝廷,这可是一个大框,不知道能塞进去多少势力。

      这个木盒恐怕就事关势力之间平衡的重要物件,参与进去想要出来可就麻烦了。

      但只要他只是安心当一个送货的镖师,在有着强大的实力作为依靠,东西送到就走。

      那么他日后大概率没什么事情。

      毕竟宗师身份比较特殊,在世俗世界是有那么一点特权的。

      “那么你告诉我,赵平安到底在哪里?”

      张越指了指身后的木盒,对着面前的黑衣人首领问道,“我还赶时间去送货,可没有时间陪你玩游戏?!?

      黑衣人首领整个人都傻住了。

      这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自己的那趟镖呢?

      被人围杀,都已经抓到罪魁祸首了,还不逼问到底谁是幕后黑手什么的。

      就只担心那趟镖?

      黑衣人首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在沉默半响后,他咬着牙切着齿说道:“长影剑派,赵平安在长影剑派里!”

      【你获得了赵平安线索,完成“夜宿山神庙”任务!】

      上一章 目录 +惊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