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步入大學,寧負終于擁有了一臺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為了合理購買一臺能運行大部分游戲的筆記本,寧負沒少在父母那邊說瞎話,諸如專業課對電腦配置有要求等等。

      有了電腦以后寧負幾乎沒到過課堂,也沒參加任何學?;顒?,每天都在“黑月基地”的世界里廝殺,和不同的人組隊、聊天、約下次組隊。寧負和他們講一六年的夏天,懷念那段和班長典越一起偷玩學校電腦的高中歲月。

      他們也給寧負分享各自的生活,有人在機場工作,親戚都以為他是英俊瀟灑的空少,駕駛飛機直沖云霄,但其實他在機場開擺渡車;有人是輔警,不知什么時候才能轉正;還有人是網管,總在抱怨工資太少,老板事多。

      可以說寧負大學生活的全部社交都在黑月基地里,連元旦班級組織聚餐、唱歌,寧負都借口胃痛把自己關在寢室,陪黑月基地的好兄弟跨年。

      那時寧負只玩一個英雄,就是超級戰士。剛玩這個游戲的時候,寧負給班長的超級戰士打輔助,跟著他一路從青銅殺到了鉑金。畢業后沒什么機會一起玩,他就自己練習超級戰士,結果一路掉到了白銀。

      還有兩周就要期末考試了,但是這個賽季也快要結束了。每個賽季末的最終得分都會寫進生涯,并且根據最終得分來結算賽季獎勵。

      寧負打開“黑月基地”,主界面彈出了“賽季還有六天結束”的提醒。寧負看著自己的白銀標志,還要連贏四局才能晉級黃金。

      越到賽季末,越是有“炸魚”和“外掛”。一個鉆石玩家可能會在黃金分段威風八面,進入游戲后就在隊伍語音說:“我是鉆石下來炸魚的,給我資源?!?

      當他被對面的某個人殺了一次后,便在比賽頻道說:“你等著被堵門吧?!?

      接著鉆石玩家發現自己已經拿出來最強的水平,而且還帶著整個隊伍的所有資源,可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過對面的那個人。那個人的槍法和意識遠遠在他之上。

      這時那個人在比賽頻道回復到:“鉆石崽就不要叫了,宗師在和你玩游戲呢?!?

      炸魚的時候也會大魚吃小魚。這個宗師可能會遇見排名前一百的高手。

      不過即便是排名前一百的高手,也很有可能被對面一個十幾級的小號開著自瞄掛打得體無完膚,而當他絕望地直接化身鋼琴家開始問候外掛家人的時候,那個自瞄掛可能又會被炸房掛強制踢出游戲。

      賽季末的“黑月基地”簡直就是名副其實的神仙打架。

      看著書架上嶄新的高數和線性代數課本,兩害相較取其輕,寧負果斷點擊了開始游戲。況且越是臨近考試,游戲就越有意思,根本停不下來。

      進入比賽后寧負看到自己家的輔助才剛剛過25級,不由地感到一陣頭疼,輔助沒什么擊殺能力,不會有高手用這種角色來炸魚的。這個25級的人鐵定是個新手。

      古代打仗講究一個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輔助便是一支隊伍的糧草,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寧負常常想,自己可能就是缺一個固定的輔助。每當看著對面槍法不如自己的超級戰士在輔助的保護和增強下把自己打地抱頭鼠竄,他只能無能狂怒。

      不出所料,這場比賽寧負所在的隊伍節節敗退,他們只剩最后一個目標點的控制權了,如果失去這個目標點,比賽會被直接判定失敗,寧負離晉級黃金的距離便更遠了。

      但讓他意外的是,這個輔助在兵荒馬亂中游刃有余地給隊伍每個人分配資源,靈活地穿梭在戰場中,大有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感覺。

      當敵人準備好大招想要發起總攻的時候,這個輔助居然繞后擊殺了敵方的關鍵輸出,這簡直是神來之筆,打亂了敵方的進攻節奏,盡管那一局最終還是輸了。不過敵方也是勝得險之又險。

      游戲結束后,低落與遺憾的情緒彌散在寂靜的語音頻道中,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說:“大家都盡力了,游戲嘛,就是這樣,有輸有贏?!?

      右上角提示發言的小喇叭閃動著輔助的id,桃酥。

      寧負喜歡她的聲音,成熟又自然,一點都不矯揉造作,和那些嗲聲嗲氣的很不一樣,帶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驕傲。

      寧負加了她的好友,凌晨一點,在她的輔助下寧負成功晉級黃金。

      寧負問:“你什么分段?這么厲害?”

      她強的實在不像話,攻堅劣勢的時候,利用地形限制對面坦克,從而打開局面,逆風局靈活繞后,擊殺對面團戰核心,打亂敵方節奏。很多危機局面都被她憑借一己之力輕松扭轉。

      她笑著:“被你看出來啦?我有個號是宗師,和前男友一起打的。分手了,就自己開了新號?!?

      對局打累了,他們就開自定義房間逛地圖。其實地圖里有很多有意思的小細節,平時打對局,注意力都在敵人身上,寧負從來都沒有注意到在豫園控制中心可以眺望上海全景,東方明珠孑然獨立,繁華的不夜都市氤氳著各種聲音和氣味,車笛、醉酒后的囈語、云吞面的鮮香、萬寶路的煙氣。

      而那夜空的月亮,質地仿佛白玉,一塵不染,沁涼柔潤的月光讓人心曠神怡,倘若真的可以置身其間,一定會被那瑰麗到虛假的夜晚震驚到啞口無言。

      女孩操作的玫瑰槍手安安靜靜地席地而坐,他們一同沐浴在這月光之下。

      “你說上海那邊的夜景真的有這么好看嘛?”寧負情不自禁地問道。

      “確實不錯,你加我微信,我給你發幾張照片?!?

      寧負欣然同意,女孩的微信頭像是一只白色的小貓坐在裙子上。

      女孩發來圖片,說是剛才從窗口隨手拍的,上海的夜晚燈火輝煌車水馬龍川流不息,這讓他想起和典越偷偷在“宇宙網咖”玩游戲的那些日子,他所向往的生活就只有傍晚吃點小攤上的炸串,喝一杯清涼的啤酒。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愿意坐在奔馳的后座,出入各種高端場所,住著帶有巨大落地窗的江景房,晚餐是一條兩千塊錢的秋刀魚。

      但是寧負很清楚,無論是秋刀魚還是江景房,有些東西出生的時候沒有,這輩子就注定不會有。

      女孩說:“你是學生吧?明天沒課?”

      寧負說:“有課,而且快考試了,關鍵我什么都不會,已經做好直接掛科的準備了?!?

      女孩說:“別,你是大學生吧,學的什么專業?”

      寧負說:“物理?!?

      女孩說:“物理那確實有點難?!?

      隨著一陣鬧鐘鈴聲,寧負的舍友郭頌醒了,郭頌打開窗戶,散去房間里的煙氣,他要騎著自行車去晨跑打卡,湊夠體育課需要的公里數,女孩聽到寧負這邊的動靜,催他快去休息。

      槐樹淡雅的香氣已經洗滌了房間一夜的疲憊,窗外是茂密的枝葉,陽光灑下,清朗而舒爽。寧負爬上床鋪,看女孩發來微信說,能不能幫她一個小忙。

      寧負笑了一下,回復到:“你說?!?

      這時,寧負忽然感覺天旋地轉,恐懼感將他全身侵徹,他腦海里有一萬種聲音同時想起,眼前是無數流光,在這混亂之中他閉上雙眼抱著頭蜷縮在床上,冷汗直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