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和女孩打游戲的時候,總會讓寧負想起典越,如果他又一次掉下懸崖,典越會無可奈何地說:“你倒是看路呀?!迸鹧b生氣地說:“趕緊給我死回來?!?

      這兩種他都受用,寧負想起現在典越也在上海,不知道他最近過得怎樣。

      典越自從高中畢業之后就很忙,寧負和他通過幾次電話,知道典越在游戲世界里忙著建立工會,開發腳本,據說還因此賺了不少錢。

      寧負隨口問到:“上海那邊的天氣是不是特別熱?”

      女孩說:“冷,冷死了?!?

      寧負一頭霧水,不應該呀,女孩接著說:“算來我們也認識了有一段時間吧?”

      寧負說:“剛剛滿一天?!?

      “但是你什么都沒問過我,剛剛是第一次,還問的是天氣,對我一點好奇都沒有?好,現在sh市靜安區晴,攝氏28度,風力2級,濕度43%,空氣質量優,氣壓1015hpa,滿意了嗎?”

      寧負說:“好姐姐我錯了,那,怎么稱呼?桃酥?”這是《黑月基地》中女孩的id,也是她的微信昵稱。

      “這才對嘛,就叫我桃酥吧。你還要贏四局對是嗎?來吧?!?

      然而,下一局的國王大道,寧負和桃酥都被震驚得目瞪口呆,己方兩個雙排的角色,在空曠森冷的國王大道上,以同樣的姿勢同樣的步伐并肩奔跑,直接來到敵方的復活點。

      那里有一道在比賽開始后才會打開的木門,木門鑲嵌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整裝待發的敵人。然而他們一往無前,就像木門并不存在。

      他們看起來很困惑,前額抵在門上,像是兩頭遇到鬼打墻的野牛,對著空氣施展蠻力,但卻不能移動分毫,腳步與地面摩擦而向后滑過,動作也因為阻礙而緩慢甚至變形。但他們依舊沒有放棄,盡管所有人都確鑿無誤地看見那道封死的木門并沒有消失的跡象。

      片刻,他們似乎看到了木門,明白這里無法通行,便原地站定,像是在思考。片刻,他們開始隔著木門對里面的敵人攻擊、釋放技能、走位。盡管比賽開始之前,木門不會打開,攻擊也全部無效。

      隨著倒計時結束,木門打開,敵人傾巢而出,這兩個角色頃刻便被殺死,然而他們復活后,又以同樣的姿勢同樣的步伐再一次來到敵人面前,攻擊、釋放技能、走位,甚至造成了擊殺。

      他們像中了病毒的程序,更像喪尸。寧負知道這是一連串的代碼在作祟,但依舊止不住脊背發涼,就像突然發現和自己在高峰期順路拼車的乘客是機器人。

      女孩聲音有些顫抖,說:“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外掛?!?

      寧負說:“要不別打了,我退一下吧?!?

      寧負關掉電腦上床休息,但是這幾天混亂的作息讓他無法入睡,閉上雙眼,他感到一陣刺痛,似乎有一道明銳的光切開黑暗,向著他迎面而來,寧負不禁大叫一聲。

      他覺得自己叫出了聲,但又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叫出了聲,他睜開雙眼,漆黑的宿舍中似乎還有剛才那道光的殘影,舍友仍然在熟睡之中。

      寧負現在想到了另一種可能,自己是不是遇見鬼了,或者被某種邪靈附身了。

      他橫豎無法入睡,于是開始上網查詢相關的資料,可是看了半天都一無所獲。他試圖理解這些流光和聲音的意義,越發感覺無論是流光還是聲音似乎都包含著某種信息,只是他沒有辦法解讀而已。

      第二天早上,郭頌驚詫地看著從上鋪跳下來的寧負,問道:“今天準備去上課了?”

      “還是去一下吧?!?

      他們一同洗漱,寧負問道:“昨晚你有沒有聽見誰大叫了一聲?”

      郭頌吐掉口中的牙膏沫搖了搖頭。

      高數課還是什么都聽不懂,寧負心想也許那些流光和噪音就像黑板上的符號和公式一樣,只是他沒有辦法理解??粗切┟苊苈槁榈陌鍟?,寧負幾乎感覺到了一樣的痛苦。

      終于下課了,他像一只離了水的海豹,無精打采地走在校園里。去上課了也是白費功夫,反正又聽不懂,不是發呆就是睡覺,還不如寢室床上躺著舒服。

      桃酥發來微信說:“去上課了?怎么樣?”

      “聽不懂,在發呆?!?

      “想什么呢?”

      寧負回復道:“沒想什么,著實聽不懂?!?

      桃酥說:“我今早翻出來雅思的書看了一下,發現自己也什么都不會。一起努力吧!下午有課么?沒課先帶你上鉑金?!?

      寧負下午還有一節線性代數,但是他真的不想去,于是便說:“沒課,我去食堂吃個飯就回宿舍?!?

      郭頌從寧負的身后趕了過來,“一起去吃飯嗎?”

      “走唄?!?

      “是不是和妹妹聊天呢,這兩天感覺你不太對勁,打游戲的時候聲音都溫柔了。不信你問趙翎?!?

      郭頌朝人群中喊道:“趙翎,你說寧負這兩天打游戲的時候是不是再也沒罵人,聲音都變得溫柔了?!?

      趙翎本來一邊走一邊玩手機,聽到這話站在原地偏著腦袋想了片刻,說:“誒,好像就是的?!?

      寧負確實沒覺得自己變溫柔了,但是他們一本正經煞有介事的模樣又讓他不得不信。

      回到寢室,桃酥已經早早在黑月基地里等他了,寧負問:“午飯有吃么?”

      桃酥說:“呦,不容易呀,學會關心人了?!?

      寧負想起男孩子一般都會在這個時候說:“沒吃我給你訂外賣,想吃什么?”于是便這樣問桃酥。

      桃酥說:“想套我電話號碼就直說?!?

      這個時候寧負才明白訂外賣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女孩的電話和地址才是關鍵。桃酥報了自己的電話,寧負心想,那公平起見我也把自己的告訴她吧。

      又打了一下午游戲,都是贏一把輸一把,賽季末的游戲環境還是有些惡劣,雖然沒有上到鉑金,但是他卻收到了桃酥訂的小龍蝦蓋飯。

      寧負說:“你怎么知道我地址的?”

      桃酥說:“虧你還上大學呢,都什么年代了,你朋友圈轉發了學校的公眾號,網上隨便搜一下就知道你們物理系住在哪棟樓,笨蛋!快吃,吃完了我還要帶你上分的!”

      “賽季末也太難了點?!?

      “我和你一起打輸出,就差兩局了?!?

      寧負只覺得桃酥輔助非常厲害,但是見識到桃酥的輸出之后,他才深刻體會到宗師和白銀之間的差距,桃酥的玫瑰槍手每次都能第一時間擊殺敵方的輔助或者關鍵輸出,右上角不斷刷新著桃酥的擊殺記錄,敵人在公屏打字到:“開掛司馬”。

      桃酥在耳機另一端嘆了口氣,說:“雖然炸魚也不是什么好事,但這群井底之蛙打不過就說對面是掛的行為也挺滑稽?!?

      寧負說:“這是你自己的號,真要說的話,連炸魚都不算,要不是我這個拖油瓶,你自己打輸出也肯定不會在這個分段?!?

      桃酥說:“嘿嘿,我樂意!一會兒打上鉑金就趕緊去睡覺,明天早早起來一起學習?!?

      順風順水地贏下兩局后,寧負終于看到了鉑金的標志。

      “現在滿足了吧?我們約法三章,考試之前再也不許玩,等你考完試之后,新賽季也開始了,到時候我帶你上鉆石!”

      寧負說:“多謝大佬?!?/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