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唐佳寧后來聽到蘇桃講起這些事,斬釘截鐵地說:“你被pua了?!碧K桃那時還對pua這個詞很陌生。她去百科搜了好久終于明白pua究竟是怎么回事,利用心理學上的煤氣燈效應,通過指責擊垮一個人的自信,然后讓其產生病態的依賴。

      她那段時間確實認為自己糟糕地無以復加,而任梓晨就是神明,不介意她的一切,還要拼命將她拖出泥沼。但現在回想起來,她只覺得惡心。

      水聲戛然而止,蘇桃擰干及腰的長發,換上一件oversize純白的短袖。無論之前怎么樣,現在是時候接受新的命運了。

      唐佳寧關掉屋子里的燈,點上一支香薰蠟燭,是甘洌清冷的木質香,蘇桃擯棄內心的雜念,回憶著這兩天和寧負的點點滴滴,好像這個人的音容笑貌都栩栩如生,她開始洗牌,切牌,然后抽取了四張。

      唐佳寧說:“在開牌之前,請確信你完全同意塔羅牌的占卜結果,愿意接受占卜的建議。牌面、正位逆位都已經不可更改,在你心中一直默念著的問題,馬上就有分曉?!?

      四張塔羅牌一張在上,三張在下,蘇桃翻開下三張中間的一張。

      這是一張戀人的逆位牌。

      唐佳寧說:“這張牌代表著你對他的看法,戀人的逆位說明你有想和他發展為戀人的意愿,但是你自己心里也沒有十分確定,對吧?可能對你來講,只是被吸引,甚至單純的喜歡那都算不上,更別說愛了。你或許憧憬和他的感情,但是在你看來,對方并不是一個合適的戀人,而且目前你在逃避感情中的責任和風險?!?

      蘇桃點點頭,翻開左邊的那張,又是一張逆位牌,皇后。

      唐佳寧說:“看起來他對你觀感不錯,和你的相處愉快而穩定,但是他應該有一個不能和你在一起的理由。如果你對他真的動了心,記得讓著他一點,他可能會有難言的苦衷,從牌面來看是這樣的。目前來說,他應該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不過很可能是用不在乎掩蓋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你覺得他像是個渣男?!?

      蘇桃蹙起了眉,如果真是這樣,那么這幾天寧負的表現就說得通了。

      蘇桃翻開了右邊的那張牌,還是一張逆位牌,是死神逆位。她知道這張牌的逆位釋義,不由得心往下一沉。

      唐佳寧說:“你懂,現在你們的關系只有一線生機,就像奇異博士預言復仇者聯盟與滅霸的最終決戰?!?

      還有最后一張大阿卡納牌,預言未來感情發展的趨勢,蘇桃翻開,是一張愚者,正位。

      這張牌是大阿卡納牌中的第一張,但張牌并沒有特別的順序定位,并不在1-21的順序之中?;驅⑵渚幪枮椤?”,或不進行編號。這張牌的地位比較特殊,是一切的開端和終結,是一無所有,也是擁有一切。

      蘇桃不禁想起狄更斯《雙城記》的開篇,“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人們擁有一切,人們一無所有,是地獄,也是天堂?!?

      唐佳寧說:“這張牌意味著無限的可能,以我的理解來看,你和他之間的關系充滿了變數,我有一種感覺,你們之間發生的一切可能會超乎你的想象?!?

      蘇桃說:“好歹還是有一張正位牌?!?

      “祝你好運?!碧萍褜廃c上一根細支的雙爆珠三五香煙,在燭光和煙霧中像極了吉普賽巫女。

      郭頌在封寢前打電話給寧負:“快到校門口幫我搬東西?!?

      寧負說:“你不是和小學妹上自習去了么?”

      郭頌說:“叫你來你就趕緊來,哪兒那么多廢話?!?

      寧負邊說著邊出了寢室,到學校的西門,看到背著單肩包,抱著一箱啤酒的郭頌。寧負接過啤酒,郭頌說:“從對面的小超市買的,這一箱將近兩百塊錢,知道你喜歡喝百威?!?

      寧負愣了半天,才想起大一軍訓結束后的班級聚會,在點酒的時候自己說過喜歡百威。沒想到郭頌這么細心,居然記了下來。

      郭頌說:“你和你的小富婆怎么樣了?”

      寧負說:“還沒找你算賬呢,你都在外面傳的什么呀?”

      “你這就見外了,自己寢室的兄弟也算外面,那今晚你睡樓道?!?

      “這酒怎么回事呀?小學妹給你買的?小學妹人呢?”

      “剛吃完火鍋,送回去了,我自己出去買的,本來想叫你一起的,覺得你在和小富婆打游戲,沒敢打擾你,我實在搬不動了才叫得你?!?

      “今天怎么這么有閑情逸致,還想著小酌一下?!?

      “我脫單了,兄弟?!惫炛刂嘏牧艘幌聦庁摰募?,掩飾不住地興奮。

      “誒!我搬著東西呢!小學妹答應了?”

      “不然呢?你頌哥的魅力還用說?”

      “恭喜恭喜?!?

      回到宿舍,郭頌拍了拍手,說:“兄弟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脫單了!請大家喝酒,今天全場消費郭公子買單!”

      羅小天不喝酒,只拿了一罐和大家碰杯。郭頌、趙翎、寧負三個人把床桌支在地上,玩起了德州撲克。

      郭頌說:“你給我們講講小富婆呀,進展到哪一步了?”

      寧負說:“真就普通朋友?!?

      郭頌說:“你我不了解么?你都和普通朋友看過多少次電影喝過多少次酒了,你和普通朋友夜不歸宿的時候,真沒發生點兒什么?”

      趙翎在一旁幫腔到:“上次我去換手表的電池,還看見寧負和一個妹妹逛街?!?

      打水歸來的羅小天剛好聽到這里,接著說:“我去記者團開例會的時候,每次都看見他和一個妹妹聊天?!?

      郭宇指著書架上的水杯說:“那是哪個妹妹送的?還有你去年冬天的那條灰色圍巾,又是哪個妹妹送的?”

      就在219男寢在諸多人證物證下將寧負是個渣男實錘之際,唐佳寧倒空了巴黎之花的瓶子,忽然想到一種可能:“蘇桃,我突然想明白了,他喜歡男孩子!”

      蘇桃說:“什么?哇,不會吧,那這一切似乎都說通了!”

      唐佳寧說:“蘇桃,你還是小心點,你不要去問他是不是喜歡男孩子,他一定不會承認的,他接近女孩子說不定就是為了掩飾這一點。如果是這種情況,你一定要離他遠點,說不定他想利用各種手段把你變成他的同妻。除此之外,據我了解,有些同性戀存在自我身份認同障礙,他可能明明是同性戀,但他卻不認為自己是,這種情況你問他也沒有結果?!?

      蘇桃說:“那我怎么辦?”

      唐佳寧又點上一支煙,說:“靜觀其變?!?/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