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如果寧負聽到唐佳寧這一套判定他是喜歡男孩的縝密推論,除了叫苦喊冤,恐怕無從反駁。

      而面對這頂渣男的帽子,寧負一樣無能為力。很多時候他其實并沒有想那么多,別人送禮,他來者不拒,之后回禮就好。

      看電影也無所謂,每次他都會說,自己看電影的時候不習慣吃東西以及交談,他確實一言不發,專心致志。

      至于喝酒,他承認有些曖昧,但是那些女孩對他的興趣來得猛烈,也消退地很快。他們可以在夜店里玩到很晚,喝得人事不省,但是第二天就奔赴各自的生活。他只和有默契的人走到這一步。至于再往前,要建立一段穩定持久的親密關系,他從來沒有考慮過。

      寧負對自己沒有信心,他害怕自己腦子里那些流光和噪音有一天會突然惡化,讓他失去理智甚至生命。除了父母,他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室友,老師都一概不知,他不想成為別人的談資,被異樣目光的注視,和怪物享受同樣的待遇。

      他不想被格外關照,不想有任何麻煩。

      但在一段親密關系中,如果將這件事繼續隱瞞,寧負過意不去。

      況且一個女孩如果知道自己的意中人得了一種未知的疾病,多半不會覺得未來可期。選擇留下,無非就是兩種可能,一種是太過天真,另一種是無所謂失去。

      天真的人未必能懂愛的份量,感性沖動下的一切都沒什么說服力,寧負很清醒。而無所謂失去則讓他覺得自己可有可無,沒那么重要,還是不要了。

      寧負只想自己過得舒服些,也讓身邊的人都開心一點。想到此節,做不做渣男似乎就無所謂了。

      寧負說:“我坦白了,我就是渣男?!?

      郭頌說:“自罰三杯!”

      寧負喝過酒后睡得很沉,醒來時神清氣爽。打開手機,沒有看到桃酥的消息,他猜桃酥或許已經對他失去了興趣,就像其他所有在《黑月基地》中遇見的女孩一樣。

      只不過是互相陪伴走一程罷了,寧負知道自己還會遇見新的女孩,一起在《黑月基地》的自定義房間里過夜,相談甚歡,然后相忘于江湖。而桃酥,不會缺比自己帥氣無數倍,溫柔無數倍,有擔當無數倍,也勇敢無數倍的男孩去疼愛。

      寧負覺得自己像極了《龍族》里的衰小孩路明非,而桃酥就是如閃電劃破烏云般出現在他生命中的陳墨瞳。就算繼續相處下去,他也注定沒有勇氣言說自己的喜歡。

      寧負正準備洗漱一下去吃生煎,典越給他發來一條消息。

      “送你個小禮物?!敝笫莻€程序包。

      寧負安裝好程序之后,沒有看到任何圖標,這時候,他的微信忽然有了一條添加好友的提示,備注是:“主人,很高興可以為您服務?!?

      寧負問典越:“這是什么?”

      典越說:“這是我自己沒事兒做瞎搗鼓的一個人工智能,可以在網上幫你找找學習資料,你不是快考試了么?有什么不會的你可以直接問他,他給你講?!?

      “這么神奇?”

      “也沒什么,又不是他自己做題,還是在網上去搜答案。不過他自己會不斷學習?!?

      “我試試去?!?

      寧負添加了好友,問到:“你好?”

      “主人,您好。我是您的人工智能小助手,請多多關照?!?

      “你可以教我線性代數?我快要考試了,需要突擊補習一下?!?

      “主人,可以。我會對國內外所有線性代數的學習資料進行整理歸納,結合學校教學的側重點以及試題命制規律,在最短時間幫助主人掌握所有本次線性代數考試所需的知識?!?

      “你能直接把學校系統黑掉,給我把成績改了嗎?”

      “主人,抱歉。我不能,這樣做會違反協議?!?

      “什么協議?”

      “主人,協議是制造者給我的設定,包括法律以及機器人學三定律?!?

      寧負去百度后得知,“機器人學三定律”是科幻小說家阿西莫夫在《我,機器人》中提出機器人行為準則。

      第一定律: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個體,或者對人類個體將遭受危險而袖手旁觀;

      第二定律:機器人必須服從人給予它的命令,當該命令與第一定律沖突時例外;

      第三定律:機器人在不違反第一、第二定律的情況下要盡可能保護自己的生存。

      寧負問:“你有傷害人類個體的能力?”

      “主人,抱歉。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

      寧負覺得這個人工智能就像看了網絡戀愛教程的鋼鐵直男,不太聰明的樣子,不過他還是謝謝典越,至少是個隨叫隨到還不用花錢的陪聊。

      寧負又想起桃酥,自己對她而言,可能也就是一個不用花錢的陪聊吧。手機震動了一下,是桃酥的消息。

      “小兔崽子,干嘛呢?”

      “剛醒,昨天舍友慶祝脫單,喝了點酒?!?

      “怪不得一直沒找我說話?!?

      寧負想,她也沒找自己說話,但又覺得這樣太過計較,可是他的確有些怨氣,便陰陽怪氣道:“那你昨晚在忙什么呀?”

      “我閨蜜昨天來我家玩了,我們也喝了點酒?!?

      “原來如此?!?

      寧負熄掉手機屏幕,最近這幾天醒地很早,現在他想去吃一份生煎。

      校園里少男少女鮮衣怒馬,他身處其中顯得很普通。高聳的鼻峰,濃重的眉,睫毛密且長,皮膚白皙,相貌不出眾,但也不難看。白色襯衣,牛仔褲,帆布鞋,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文科生,如果臉上沒有笑容,大概是因為要背的文言文太多了。

      沒有人能看到他心里的兵荒馬亂,視線越來越差,也不知道是因為電腦玩多了,還是病癥頻發,他需要一副眼鏡。想到自己可能不久以后可能會徹底失明,他忽然有對著路邊垃圾桶來一腳的沖動。

      這不公平。

      寧負覺得大吵大鬧摔摔打打實在太不體面,可他又確實想砸碎些什么。寧負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渾身顫抖,呼吸困難。

      這時手機響了,來自上海的陌生號碼,他看到上海的時候,以為是桃酥,接起電話后才反應過來,自己存過桃酥的號碼。

      耳邊是毫無感情的合成電子音:“主人,您好。根據您手機內置的健康監測,此刻您心跳過快,情緒激動。主人,請問您需要什么幫助嗎?”

      寧負現在知道要砸什么了,他把手機重重摔在地上,屏幕應聲碎裂。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