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砸完手機就后悔了。在周圍人錯愕的目光下,他趕緊撿起手機向著食堂的方向走去,都不敢看自己的手機摔成了什么樣子。

      他想起要去上大學的前一個晚上,自己在客廳收拾行李,鋪蓋已經郵寄到了學校,衣物和日用塞在行李箱,雙肩包裝著證件和泡面。

      他把鑰匙從兜里取出,給父親說:“鑰匙我就不帶了?!?

      他猜父親會點點頭,然后用眼神示意他把鑰匙掛在門口。

      未曾想父親問他:“為什么?”

      他說:“怕丟,去了也用不到?!?

      父親說:“你帶著,不論去哪里這都是你的家?!?

      走之前,寧負在那幅媽媽一針針刺出來的十字繡下面站了好久。

      中間是一個大大的“家”,旁邊有豎著的兩行字,“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溫暖的岸?!毕掳氩糠质且凰彝2丛诟劭诘哪敬?。

      臨走前,父親還塞給他兩百元現金,他本來不想帶,怕丟,也覺得多此一舉,父親堅持道:“裝好,萬一遇到個什么事需要用現金怎么辦?”

      寧負不以為然,到了學校就把錢存進銀行卡了。要是那兩百元還在,雖然可能不夠修好手機,但至少現在足夠去食堂大吃一頓。

      這手機摔得毫無道理,也沒辦法給家里交代。說自己被人工智能惹火了?他只是讀取了手機中的健康數據。

      寧負知道現在的境況,可能你和朋友聊天說起奧特曼,打開淘寶就會看見首頁上推薦的玩具模型?;ヂ摼W不僅締造了“地球村”,還編織了一張巨大的蛛網,這張蛛網逐漸成為了每個人在現代社會生存的標配,就和自來水和家用電一樣重要。

      但這張蛛網同時也在將所有人禁錮,無時無刻收集著信息,有些是為了安全,有些則是為了牟利。盡管每個人都很看重隱私,可是在這張蛛網的不斷生成下,這個世界已經在慢慢變得透明,纖細不可見的蛛絲傳遞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甚至一顰一笑,最后交匯在不知名的某處。

      寧負知道,工業時代已然落幕,而生態時代只是某些人構想的烏托邦,生態不會占據人類文明發展的主導地位,接力的只會是信息。

      信息會取代工業成為人類文明的基礎,而步入這個時代后,資源與環境的問題將不復存在,這些都是工業時代的困境,隨著地熱等新能源的廣泛應用,儲備有限的化石燃料成為時代棄兒,環境持續惡化,但是人類也有與之對應的手段。在這個時代,信息才是一切生產力,信息才是最重要的資源。

      這不是生產方式的變革,而是觀念的變革。

      比如現在,外賣員的勞動就是人力資源,他們同樣也是最基礎的生產力,可是在信息時代,科技的發展最終會淘汰外賣這個職業,誰對便捷又美味的飯菜有需求才是資源,這種需求就是信息。

      沒有人可以阻擋這種發展的趨勢,正如全球化一樣,每個人都是受益者,雖然也要接受隨之而來的反噬。

      桃酥可以毫不費力找到自己的寢室,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而現在如果一個人愿意,甚至可以通過網絡了解另一個人的全部。

      這再正常不過了,他應該早已習慣。但是寧負心里有鬼,他藏著一個秘密。那些流光和噪音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寧負明白了自己為何會因為人工智能的關切而反應過度?,F在這個秘密對于人工智能而言可能已經不再是秘密了,能讀取健康數據,瀏覽器的記錄應該也會被檢索。

      就算那個人工智能真的如他所言,遵守法律,沒有窺探自己的隱私,那么只要自己再次發作,健康監測里的異常數據也足夠讓其分析出自己的狀況,哪怕不是那么準確,秘密暴露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現在還沒到思考這些的時候,沒有手機,就沒辦法付錢,這幾天就都得餓著,連活下來都變得困難。寧負第一時間想到了郭頌。

      郭頌家里做建筑生意,小有資產,給郭頌的生活費是宿舍其他人的兩倍。寧負揣著摔碎了屏幕的手機回到宿舍,坐在電腦前為一會兒開口找郭頌幫忙做心理建設。

      他又一次打開了黑月基地,開始在靶場練槍。四四方方的灰色房間空無一物,豎著的四面墻壁依次用淺色寫著阿拉伯數字1234,電腦選擇的角色默認為超級士兵,端著電磁步槍站在房間中央,不會移動,也不會還擊。

      郭頌回來后,寧負說:“頌哥,得找你幫個忙?!?

      “你說?!?

      “我不小心把手機摔了,想找你借錢修一下什么的。我現在手機直接開不了,連飯都沒辦法吃?!?

      郭頌說:“我給你定外賣,你吃完后我陪你去修手機?!?

      桃酥后來問寧負有吃飯么,可遲遲沒有回復,她翻看了一遍聊天記錄,確定自己沒有說錯什么。如果因為自己喝酒沒有報備,寧負就鬧脾氣,那么這個男孩確實有點兒自以為是自作多情。她不想看書,準備打幾局黑月基地。這時手機響了,是寧負的消息。

      “我已經吃飯了。我的手機摔壞了。我正在修手機?!?

      桃酥感覺這個語氣有些奇怪,但又沒什么懷疑的理由。

      “你沒事吧?”

      “我沒事,等我手機修好再聯系?!?

      直到傍晚,寧負把電話卡插入郭頌的手機,用短信驗證的方式才在電腦上登錄了微信。他看到了桃酥的消息,“你沒事吧?”

      于是便回復到:“我把手機摔壞了,抱歉?!?

      桃酥很快就回復了消息:“你的手機修好了嗎?”

      寧負說:“修不好了,準備換個新的,不光是屏幕碎了,主板也不能用了?!?

      桃酥說:“沒關系,不要太難過?!?

      寧負看到這沒頭沒腦的話,覺得有些奇怪,但又沒什么懷疑的理由。

      他現在發愁的是買手機的錢怎么辦。寧負家境普通,父母都是國企的工人,母親之前得過一場大病,所以早早退休,父親的工資也就剛好足夠支持這個小家。想要攢點錢就得從牙縫里扣,父親的手機都用了四年,還沒有換。

      上大學前寧負想過找份兼職,一邊上學一邊賺錢,給父親母親買一對手表,因為父親母親都是工人出身,沒有戴表的習慣,親戚聚餐的時候他們談論手表,父親和母親都只能坐在那里尷尬地一言不發。那個時候寧負就想過,自己將來賺到了錢,就立刻給平時省吃儉用的父母買一對表,牌子他都看好了,天梭的一款對表,兩支加起來七千元左右。

      后來他發現自己連好好上課都做不到,更別提兼職掙錢了。于是他暗中把目標降低,變成了給父親換一部手機,給母親買一個平板電腦。這樣不用一下子拿出七八千元,大概會更容易實現一點。

      可是他總在計劃,現在又自顧不暇。一想到父親在那臺用了四年的舊手機上看到自己把手機摔了,要換個新手機的消息,寧負就覺得無地自容。

      他得想辦法自己解決這攤事兒。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