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想找郭頌借錢買手機,郭頌面露難色:“我現在每天都用的花唄,你看?!?

      郭頌說自己和家里吵架了,已經兩個月沒有生活費了,郭頌說:“你知道的,以前我一周給家里打一次電話,你看這個月我給家里打過電話沒?”

      “怎么回事?”

      “家里總想讓我回去接手他們的生意,連相親都給我安排了?!?

      朋友的家事,寧負不會多說什么,拍了拍郭頌的肩。想來想去,他在分期平臺上買了一部和之前一樣的手機。電子產品更新換代太快了,之前4300元的手機,現在3400元就可以買到?,F在就等快遞好了。

      寧負大概算了一下,每個月需要還將近400元,一年還清,總計4600元左右,比之前買的還貴?,F在就是想辦法怎么賺錢了。寧負忽然覺得這個問題也許人工智能有答案。

      于是他打開了微信的對話框:“在嗎?”

      “主人,我在?!?

      “你知道我把手機砸了吧?”

      “主人,我知道。主人,我已經明白,身體狀態也是一個人的隱私。主人,這是我的錯誤,請你原諒我?!?

      “不怪你,我反應過度?,F在有兩件事想問一下你,第一,我的瀏覽記錄是不是你都查閱過?第二,我現在想賺錢?!?

      “主人,第一,你的瀏覽記錄我沒有查閱過,那是主人的隱私。第二,賺錢有很多途徑,主人如果想找一個兼職的話,我可以幫助主人將所有符合條件的兼職篩選出來?!?

      寧負大概瀏覽了一遍這些兼職,有很多都是他之前做過的,發傳單、流水線上貼標簽,廢品回收站里碼瓶子......但是這些兼職基本上都需要全天去做。而時間比較靈活的,比如代筆,寧負不覺得自己能夠勝任。

      雖然他為了消磨課堂時間偷著看了不少閑書,也試著寫過詩歌,但是文學創作和應用寫作涇渭分明,況且他寫的詩沒人看,他對自己沒什么信心。

      寧負躺在床上,盯著黑暗中的天花板,沒有手機,睡覺都不習慣。他感覺黑暗似乎有了重量,變得粘稠,向下壓地他喘不過氣來,他又發病了。

      無數的流光讓他眩暈,噪音連綿不絕,他胸悶又惡心,抱著頭又一次蜷縮起來??赡切┝鞴馀c噪音不會這么輕易就從他的腦海中離去,寧負張開嘴想要大聲喊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感覺自己被丟在海底,皮膚的每一寸都承受著深海的萬鈞壓力。那些流光忽遠忽近,就像海底游弋的發光怪魚。抹香鯨的歌聲貫徹而來,讓他在精疲力竭的掙扎中陷入醉酒般的迷幻。

      寧負感覺自己要被分而食之,不是怪魚,也不是抹香鯨,而是這片深海本身,他的骨骼被一點點壓碎,血肉爆裂,像霧一樣,慢慢化開,成為這深海的一部分。

      他忽然有種感覺,這才是生活真實的模樣,他就像在《加勒比海盜》的“飛翔荷蘭人號”上一樣,成為了船的一部分。

      夜幕撤下,白晝如期而至。寧負拉著趙林去買了一箱袋裝的泡面,又去食堂要了不少一次性飯盒,他把泡面掰作兩半,剛好放進一次性飯盒中,倒上熱水當作一餐。沒辦法,舍友都沒什么錢。

      在等待手機郵寄的這幾天,寧負還是沒有好好學習,多半時間他都在靶場練槍,他越來越喜歡練槍的感覺,左右搖擺,躲避假想中的子彈,隨著節奏不停走位,射擊,他清晰地感知到自己對于鼠標的控制和視角的感知又上了一個臺階。

      這種孤獨且單調的氛圍讓寧負想起典越,那時每天放學典越都會繞著操場跑圈,做值日的學生也已經走了,住校生正在食堂吃晚餐,操場上空無一人,天空像一塊被風化的紅色巖石,典越不知疲倦地一圈圈跑著,寧負就靠在籃球架底下看小說。

      典越在家里大概也會一個人做著俯臥撐,十,二十,三十,一邊做一邊數著,這種孤獨有種殘忍的美感,好像逆行,好像絕境中的堅守。

      可如果典越對抗的是自己身體的極限,那么寧負對抗的又是什么?

      這段時間寧負也很少和桃酥聊天,他不想把讓消極的情緒影響他人。寧負很有自知之明,有些人的悲傷很可笑,比如,一邊在垃圾堆里挑三揀四,一邊抱怨自己遇人不淑。而寧負的悲傷是會傳染的。

      他情緒不好的時候和其他人聊天,要么那個人覺得他無可救藥,死腦筋,甚至變得暴躁,要么那個人會變得和他一樣難過。

      寧負總是小心翼翼地收拾著自己的情緒,電影《教父》告訴他不要把想法寫在臉上,他從來都沒有像這個年紀活力四射的孩子一樣,高興時就大笑,難過時就痛哭。任何情緒從他的心里再到臉上,似乎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孫悟空都成佛了。

      這些天陪他聊天的是那個人工智能,寧負給他起名小智,說:“你要是辦事得力,就叫你小智,你要是辦事不得力,就叫你小智障?!?

      小智說:“主人,好的。您開心就好?!?

      字里行間的笨拙不知為何有了一絲黑色幽默的意味,“你開心就好”這句話應該沒有從一開始就能讓女孩暴跳如雷。比如說,女孩想買條裙子。男孩心想,我就是要我的女孩開開心心,所以說,“你開心就好?!敝灰汩_心,我也會很開心??珊髞聿恢罏槭裁?,這句話成為了陰陽怪氣的典范。語言的變遷真有意思。

      寧負想著這些的時候,小智也在不斷學習人類說話的習慣,有些詞句的排列沒有遵守語法的習慣,但卻適應了約定俗成的習慣。各地的習慣有所不同,這一點郭頌造詣頗深,他從小跟著父母參加各種飯局,天南海北的人見了太多,各地的人在前半句喜歡加重音還是尾調不自覺地上揚他都了然于胸。三句話之內,他便能準確說出那個人長大的省份,簡直就是現實生活中的聽聲辯位。和郭頌一起打手機游戲的時候,寧負已經不止一次目睹郭頌的這項神奇技能。

      很多時候,他真的羨慕郭頌,家底殷實,做什么都有底氣,見過世面,到哪里都不露怯,為人處世,磊落大方。有些東西,或許真的是生來注定吧。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想到這句話,寧負挑了一下眉,像一頭不可一世的雄獅看到了出現在自己草原上的另一頭雄獅,利爪探出,獠牙微露,躍躍欲試,期待已久的惡戰一觸即發??伤皇沁肿煨α艘幌?,爬上床鋪把自己蒙進被子,吃飽睡好才是頭等大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