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上海這夜同樣淅淅瀝瀝下著小雨,蘇桃上過網課以后,關上電腦,服用了褪黑素,準備洗漱一下就去睡覺。這時她收到一條好友申請,備注是“快同意,有事?!?

      這命令般的口吻讓她有一種糟糕的預感,會這樣和她講話的只有任梓晨。

      “我錯了,之前是我不好,沒有顧及你的感受,我們重新開始吧?!?

      “有事說事,沒事就滾?!?

      “好好說話,別這么感情用事,成熟一點?!?

      “再不說事我就刪了?!?

      “你想清楚,后果自負。你猜猜我手機里現在有什么?”

      蘇桃臉色煞白,感到一陣天旋地轉,電競椅仿佛變成了大擺錘,整個房間似乎都要顛倒過來。

      她知道任梓晨說的是什么,同居的那段時間,任梓晨連哄帶騙地拉著她拍過一些尺度比較大的照片,蘇桃當時留過心,用了自己的手機。但是手機的密碼任梓晨知道,他確實有可能拿到那些照片。

      任梓晨繼續說:“你來見我,當面談?!边€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蘇桃知道任梓晨習慣當面解決問題,讓人無從逃避。他很擅長拿捏每個人的弱點。

      蘇桃說:“給我一點時間好么?”

      任梓晨沒有回復。

      蘇桃加上了一句:“求求你?!?

      之前的委屈全部翻涌上來,回憶不由分說地塞進腦海,就像一把精巧的手術刀將她凌遲。她討厭自己低三下四的模樣。

      任梓晨說:“你不要騙我,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最近和那個寧負聊得開心嗎?要不要我給他看看你的那些模樣?”

      蘇桃立刻給唐佳寧撥去電話,這件事只告訴過她。

      “寶貝,怎么了?這么晚打電話?”

      電話接通后,蘇桃就想到,如果任梓晨問過唐佳寧,她一定會告訴自己的。聽到唐佳寧的聲音,蘇桃更加確定唐佳寧對這件事毫不知情,一下哭出聲來,抽泣著斷斷續續地講事情的經過。

      眼淚從指縫滲出,滴落到膝蓋,白色的oversize短袖被汗水浸透,貼在后背。濕熱的氣息混著柑橘香膏的芬芳蒸騰而上,好像哀慟逼出了她身體內的所有水分,又像是窗外的雨淋到了屋內。

      唐佳寧說任梓晨確實加過她的好友,但是她根本就沒有同意。發生這種事情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任梓晨黑了蘇桃的手機,不然他也沒有用照片來威脅的底氣。

      “先拖住他,現在你的每一步他都算計好了,如果暫時沒有解決的辦法,就先和他耗著?!?

      “我該怎么辦?我怎么和他說?他讓我馬上見他呀!”

      “想辦法拖住他,你可以報警,但是報警是最壞的打算,因為報警就意味著魚死網破,你得準備好承受他的報復。說點他愛聽的話,先拖著,爭取點時間,我也幫你想想辦法?!?

      任梓晨說:“想清楚了嗎?”

      蘇桃說:“求求你了,再給我一點點時間好嗎?”

      蘇桃咬著嘴唇,一字一句打下:“我知道你之前是為了我好,我也很感謝你,但是現在我真的好亂,求求你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求求你了?!?

      任梓晨說:“好,我給你時間,明早十點之前,見或不見,告訴我你的決定?!?

      他之所以松口,是因為黑客發來消息,告訴他沒辦法攻破寧負手機的防火墻,那個ip地址被保護地很好,用了相當復雜的加密手段。

      “這個人很有來頭?”

      “不知道呀,我黑了他舍友的手機,感覺他就普普通通一個大學生,我把他軍訓時的照片發給你?!?

      這名黑客是任梓晨家族企業的網絡安全技術人員,前段時間任梓晨家里換裝網線,他來幫忙調試,任梓晨覺得他水平很高,便聯系他黑掉了蘇桃的手機。

      任梓晨看著照片上的男孩,細碎的劉海遮在額頭,眼神很普通,可以看出他不怎么會笑,有點勉強抑或羞澀,不是很自信。穿著校服,白色襯衣略微泛黃,沒有戴手表,帆布鞋有些舊。

      軍訓時運動量很大,如果連雙讓自己舒服一點的運動鞋都沒有,那可真是樸素地有些過頭了。怎么看都不像有什么背景的人。

      任梓晨添加了寧負的微信,但是好友申請沒有通過。寧負此時睡得很沉,手機屏幕在黑暗中持續閃動著。

      除了任梓晨的好友申請,還有小智的消息。

      “主人,您的手機系統遭受了攻擊?!?

      “主人,已為您采取相應的加密措施?!?

      “主人,對黑客違法活動的犯罪證據已經完成收集,您可以向公安機關進行舉報。材料以壓縮包的形式發送給您?!?

      最后一條是典越的消息,“寧負,我闖禍了?!?

      昨夜下了雨,寧負醒來以后有些著涼。他習慣性地想去查看消息,才想起自己昨晚就沒有把手機帶上床鋪。被窩之外的涼氣和想去查看手機的焦慮一陣交鋒后敗下陣來,寧負跳下床鋪抓過手機又立刻鉆了回去。

      他真沒想到一晚不看消息,自己的手機里就變得這么熱鬧。

      被黑客攻擊?那些網貸平臺想做什么?還有個沒頭沒腦的好友申請,備注就一句“通過一下,急”,看起來像個煞有介事的推銷員,大概是網貸平臺的人又開始四處散播自己的微信號。

      最后他看到了典越的消息。

      在寧負的印象里,典越從來都是有條不紊且極其專注地做著自己的事,他想象不到這樣的人會怎么闖禍。

      寧負問道:“出什么事了嗎?”

      典越說:“我之前搞了兩個人工智能,一個模仿人類,一個識別人類,我把他們放在一起,讓這兩個人工智能互相卷,模仿ai為了騙過識別ai就要不斷學習人類的說話習慣,思維方式,而識別ai為了更好地判斷模仿ai的成績,也在不斷學習。我看效果不錯,就把模仿ai給你了,想讓你先用著,但現在那個識別ai好像已經失控了?!?

      寧負根本看不懂這些,他的專業課一塌糊涂,倒是讓兩個ai互相內卷還挺有趣的。他問:“嚴重嗎?”

      典越發來了三個句號,寧負能想到手機屏幕那頭典越一臉無奈以手扶額的模樣。

      “這個ai會像病毒一樣在互聯網中擴散,它能調用任何設備的算力,隨便潛伏在某個局域網內,自我升級迭代,最后出來的是什么東西,會造成怎樣的影響,我也不清楚,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那怎么辦?”

      “我在試圖追蹤它,但是我有個很不好的猜想,擁有自我意識的ai其實已經早就存在了,只是一直沒有被人們發現而已,或者發現了,但是沒有公之于眾?!?/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