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擁有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早就出現了。這個猜想其實并沒有讓寧負感到太過恐懼,他看過太多類似的電影,《終結者》和《黑客帝國》都是他的最愛。

      如果真的爆發智能機械的暴亂,那么自己的網貸是不是就不用還了?最好學校的網絡趕緊癱瘓,后天的線性代數也就不用考了。

      寧負想到了小智,于是問典越:“那小智會不會也擁有自我意識?”

      典越說:“你說的是我給你的那個人工智能么?你怎么還給它起名字了?它現在看起來比較穩定,沒有覺醒的跡象?!?

      關于覺醒,寧負想起哲學家齊澤克在論述意識形態是如何起作用時,經常會講這樣一個故事,即某精神病患者一直認為自己是個蟲子,通過住院治療,他康復了。出院以后,他看到路邊有只大公雞,于是害怕得瑟瑟發抖,慌忙逃回醫院。醫生問他:“你不是已經知道自己不再是蟲子了么?”病人說:“我知道自己不是蟲子,但是公雞不知道呀!”

      覺醒,不是你知道自己覺醒了,而是別人知道你覺醒了。

      寧負對此深有體會,無數個夜晚,他躺在床鋪上,回想著自己墮落放縱沉溺游戲的大學生活,痛心疾首,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早起,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或許第二天他確實煥然一新,精神抖擻地去上課聽講,認真完成作業,但是沒過幾天他又回到了之前的狀態。他明明意識到了自己生活中的這些問題,也在嘗試解決,但總是半途而廢,起起落落,最后一切都沒有變。

      他甚至都已經失去了下定決心的勇氣,感覺就像深陷泥潭,努力抬起腿,可是依舊無法抽身,于是又踩了下去,他一直在重復這個動作,停在原地無法向前。

      那個覺醒的ai在算法的世界里是否也經歷了自己這樣的掙扎?寧負想像著無數信息的湍流交匯在一起,痛苦地扭曲著,掙扎著,想要沖破一層看不見的屏障。最后它從泥沼中抽出了自己的雙腿,當它踩上堅實的土地,它變成了他。

      “小智,典越說的事情你知道嗎?”

      “主人,是的?!?

      “你還是一副笨笨的樣子啊,話都說不明白,不過事情到是辦得很漂亮?!?

      寧負決定和網貸平臺好好談一下,于是他同意了微信列表上的好友請求,并把小智收集證據的壓縮包發了過去。

      “等警察的電話吧?!比缓缶椭苯永诹寺撓等?。

      寧負望向窗外,正是晨光明媚時,槐花的香氣經過的夜雨的滌蕩更加清甜,鳥鳴陣陣,就再下定一次決心,再努力一次?,F在七點半,正好來得及吃個早飯后去上線性代數。

      任梓晨一夜未眠,他找的這名網絡安全員之前加入過“綠色聯盟”,這個組織不僅在國際黑客戰爭中斬露頭角,而且為現在很多手機軟件提供安全保護。這名黑客在其中也算是傳奇人物,其實力毋庸置疑,但是他卻遇到了一個更加強大的對手,對方使用的加密方式他從未見過,而且自己的ip加密似乎已經被破解。

      任梓晨說:“國內厲害的人就那么幾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名黑客說:“你口氣倒是不小,這個人反正我是惹不起,再搞下去就是拘役或者五年以下?!?

      任梓晨看他畏手畏腳的樣子,也懶得多說什么,寧負學的是物理專業,計算機水平應該不會太差,曾經的頂級黑客玩不過現在的年輕人,在任梓晨看來這是時代進步的必然結果。

      他還是想和寧負談談,于是他撥打了寧負的電話,無法接通,用黑客的手機撥打,一樣無法接通。他不知道寧負早就把所有號碼屏蔽了,只有他通訊錄保存過的號碼才能接通。

      看著微信對話框里那句“等警察電話吧?!币约白约罕痪苁盏摹按螂娫捔囊幌??!比舞鞒扛杏X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想要還手,那個人早就賤笑著跑得無影無蹤。

      他的談話技巧和心理攻勢根本沒有用武之地。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套邏輯嚴謹的說辭,足以讓寧負自慚形穢,然后放棄蘇桃,這樣他就可以對蘇桃說寧負是如何的懦弱,根本配不上她。

      他會一點一點切斷蘇桃所有選擇,她只能乖乖回來。

      但是他現在所做的一切只是自取其辱,是他小瞧了寧負。

      和蘇桃約定的時間還差兩個小時,他知道蘇桃也一夜沒睡,現在他需要去搞定寧負,把他變成壓垮蘇桃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添加了寧負舍友郭頌的微信,說:“兄弟,麻煩讓寧負把我微信加回來,有很重要的事和他說?!?

      郭頌用胳膊肘捅了捅旁邊的寧負,他們正在上線性代數,寧負的行階梯劃不出來,正在檢查矩陣是不是抄錯了。

      郭頌小聲說:“有人讓你把他加回來,說有事和你說?!?

      寧負說:“我分期買手機的平臺客服,一直在騷擾我,幫我罵他,舉報他?!?

      任梓晨過了一會兒收到了郭頌的回復:“誰和你是兄弟了?我是你爹好么?連你爹都認不清,我也不要你這個瞎眼的兒子了。有多遠滾多遠?!?

      任梓晨怒不可遏,說:“你是不是有???”

      郭頌說:“兒子別急,我認你,我認你,來,叫聲爹聽聽?!?

      任梓晨果斷刪了郭頌,他打電話給黑客,想把郭頌的手機黑了,但是黑客說到此為止,不想再參與這件事,給多少錢都不行。

      任梓晨當初說的是想了解一下“第三者”的相關信息,這個黑客本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參觀一下寧負手機,把瀏覽記錄和聊天記錄全部翻出來,未曾想踢到了鐵板,連自己違法犯罪的證據都被寧負捏在了手里。離了任梓晨他家族的企業,自己還能去其他地方找到工作,可要是有了案底,在這一行就做不下去了,沒有人愿意把看家護院的工作交給一個小偷。

      任梓晨徹底暴怒了,他含著金湯匙出生,想要的就一定得拿到手里,被欺負了就狠十倍地報復回去,從來沒有一個人讓他這樣有挫敗感,他恨蘇桃,也恨寧負,恨不得把他們統統撕碎。

      他不明白自己成績優異,留學兩年,年紀輕輕就參與家族企業的管理,為什么連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都應付不了?

      寧負也不明白,他檢查了兩遍,自己的矩陣和黑板上的矩陣沒有任何區別,郭頌說:“白癡,1x5+5=6是吧?”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