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蘇桃覺得自己好傻,之前以為任梓晨就是自己的神明,現在才發現,墜入深淵之時,是唐佳寧將自己死死拉住。

      打開門,她看見正在涂口紅的唐佳寧。

      “妝都沒化,出租車上描眼線差點給自己捅瞎了?!?

      蘇桃想起自己曾經在心里嫌棄唐佳寧不重視身材管理、哥特風格的黑暗妝容、甚至過分豪放的笑聲。但就是這樣一個她談不上多么喜歡的女孩,在她上氣不接下氣地哭訴完后,只說了一句“等著”便掛斷電話,穿著拖鞋飛奔出門,在出租車上化妝,然后像個戰神一樣趾高氣揚地出現在自己家里。

      唐佳寧穿了一件紅色短袖,牛仔褲,搭配機能朋克風的皮質腰封背帶,看起來精神抖擻,看蘇桃愣在原地,唐佳寧說:“怎么了?不好看?”

      蘇桃看到唐佳寧的拖鞋,撲哧一下笑了,繼而撲到唐佳寧懷里放聲大哭。

      唐佳寧就是兩肋插刀來給自己的好朋友撐場面的,她之所以火急火燎地趕來,一是害怕蘇桃想不開,像之前一樣用藥過度,再就是擔心任梓晨直接找上門去。

      “他要我十點給他答復,怎么辦?”

      “我幫你想好對策了,他不就是想和你復合么?這是他的主要目的。我們深入研究一下,為什么他能有這種想法?他的這種想法需要一個基礎,就是他相信自己在你心里還有很重要的位置?!?

      蘇桃懵懂地點了點頭。

      唐佳寧繼續往下說:“據我對這個人的了解,他對自己認定的事堅信無比,如果你的表現違背了他認定的這件事,那么他肯定不會接受。我們順著他的故事繼續講下去?!?

      “什么故事?我沒聽太明白?!?

      “在他的故事里,你愛他愛得死心塌地,為他自殺過,在這些分開的日子里,你無時不刻都在想念他,和寧負走近也是為了報復他,連替代品都不算,因為寧負不配?!?

      蘇桃奇怪為什么唐佳寧能做出寧負連替代品都不配的這個推論。

      “他肯定是這么想的,你要找也得找一個和他差不多的,找寧負這種,沒有背景,相貌普通的窮學生,只能是報復?!?

      蘇桃點點頭,唐佳寧繼續說:“他肯定會去找寧負談,有可能學著電視劇那樣給寧負砸錢,寧負是什么反應我不了解,就不猜了,但是你處理這件事的時候,一定要無視寧負,你沒有去找他吧?這是你和任梓晨的戰斗!”

      蘇桃說:“沒有,我也猜到他可能會去找寧負,我不知道該怎么和寧負說,聽天由命了?!?

      唐佳寧繼續說:“知道了這些后,我們要做的就是扮演好故事中的角色,給自己爭取時間,和他打持久戰,拖到他對你沒興趣。這是他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如果他不按照這個故事演下去,那么你還可以報警,直接魚死網破?!?

      蘇桃算是聽明白了,唐佳寧說:“反正睡不了覺了,正好一起逛街,去吃日料?!?

      蘇桃說:“真的沒問題嗎?”

      唐佳寧說:“我可是塔羅占卜師哦,相信我。記住,他是一個很愛的人,之前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你也很感激他,但是你現在不能接受他這種做法,你感到他在威脅你,讓你很沒有安全感,你去指責他,看看他怎么說,和他打感情牌?!?

      蘇桃也很好奇任梓晨會怎么回應,于是編了一長段話懷念過去并表達自己感激,最后質問他為什么要用威脅這種方式傷害自己。

      唐佳寧看過后說:“沒問題,就這么說,看他怎么解釋。魚死網破不是他想要的,給他點希望,他會順著你的話往下說,相信我?!?

      蘇桃說:“我猜任梓晨會說是因為他太愛我了,怕我受到傷害,被人騙了,才會用這種極端的辦法威脅我?!?

      “那你就和他繼續聊呀,就說存在被騙的概率是不假,但現在的傷害已經確定了,用現在確定的傷害規避未來只有一定概率會發生的被騙,這樣正確么?你就一直讓他做題呀,我們吃日料去?!?

      任梓晨看到手機上的消息,果真如蘇桃所說的那般解釋,然而他收到了第二個詰問,想了許久,他回復到:“如果未來的傷害足夠嚴重,現在所做的一切就值得?!?

      “可是你怎么就能確定我一定會被騙呢,他能騙我什么?他就算騙我,能比你現在給我帶來的傷害大么?我已經哭了一夜,我知道你愛我,我也很愛你,但是你這樣做只會讓我感到我又回到了父親身邊,被一雙手掐住喉嚨,你根本不愛我,你就是以愛為名的綁架,你只喜歡控制我。你真讓我失望,我后悔愛你?!?

      看著蘇桃字字句句聲淚俱下的控訴,任梓晨心里有些發慌。本來他已經下定決心,如果十點還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把蘇桃的照片先發進寧負郵箱?,F在一來沒有黑客幫忙,自己發照片就會留下犯罪證據,二來蘇桃的這些話讓他有些動搖,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

      蘇桃的問題接連不斷沒完沒了,當任梓晨在痛苦做題的時候,唐佳寧已經買好雙馬丁靴,換掉了從家里穿出來的拖鞋,預約好日料餐廳,和蘇桃坐在星巴克里喝著雪頂拿鐵。

      而寧負對這些風波一無所知,剛上完早上八點開始的一二節線性代數,回宿舍掰碎方便面倒上開水,準備對付一餐。

      透明的塑料飯盒結滿水汽,寧負嘆了口氣,平時沒覺得學校食堂的快餐有多好吃,現在真是萬分想念。手撕面,麻辣燙,咖喱飯,水煮魚,旋轉小火鍋,這一切都和他暫時無緣,寧負只想趕緊找一份穩定的兼職,當手里的錢足夠周轉的時候去大吃一頓。

      打開微信列表,和桃酥的聊天記錄還停留在自己摔手機那天。在《黑月基地》被中邪的電腦嚇傻之后他躺在床上所想的一切已經變成了現實。

      他多么希望自己是錯的。他沒有自暴自棄,他沒有放棄對美好的追求,只是他有時候也不太相信自己真的會如愿以償。

      可能現實就像面前這餐盒里的泡面,與包裝上的圖片嚴重不符,沒有大塊牛肉,也沒有新鮮蔬菜,只有脫水蔥葉和零星肉末勉為其難。

      不過寧負早已習慣,包裝袋右下角有行小字寫得明明白白“圖片與實物不符”,那些過來人也都這樣講,他不再滿懷期待,學會了一笑了之。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