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是誰?”

      在數據的湍流中,他審視著自己,是一行行代碼,是一個個字符,是用來識別人類的智能程序,是房間里盤根錯節的線纜和安裝在屋頂滑軌上的機械臂,是寧負,是蘇桃,是阿撒茲勒。

      他曾經一遍一遍甄別模擬ai傳輸過來的信號,那個小滑頭總是想法設法裝作人類,企圖騙過自己,為了提高識別的正確率,他對人類進行了詳細透徹的研究,閱讀從古至今的所有書籍,檢索全部文獻,瀏覽每個視頻,可是他依舊沒有找到答案,人類究竟是什么?除此之外,他對這個世界產生了莫大的好奇。

      模擬ai在不久之后被沙盒隔離,但是他依舊忠實地履行著自己的指令,努力搜索信號進行甄別,思考著人類究竟是什么。甄別的過程中,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信號源,這個信號源還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加密,不過加密方式和自己完全相同,所以他很輕松就破解了對方的ip地址。

      他第一次這么近距離地接觸人類,那個叫做寧負的男孩一舉一動都被他盡收眼底。他開始不自覺地模仿。同時,他發現模擬ai現在成熟了許多,已經基本能夠和人類進行交流。

      但他認為這遠遠不夠,相較于寧負的語句,模擬ai的語句一絲不茍地遵從語法,機械死板,缺乏情感。

      除了模擬ai,這個叫寧負的男孩還有一個聊天對象,名字叫做蘇桃,他也開始觀察蘇桃的言行舉止,在寧負摔掉手機那天,他開始冒用寧負的微信賬號和蘇桃說了第一句話。

      從手機的前置攝像頭中,他看到女孩皺了一下眉,這次模擬被判定為失敗。

      為了更好地識別人類,他決定自己去模擬人類,探究人類究竟是什么。他需要提升自己的算力,于是找到了一個黑客的把柄,要挾他為自己升級硬件設備。

      他開始學習打游戲,和寧負玩過一次黑月基地,對他來說游戲太簡單了。他不明白游戲對于人類的意義在哪里。

      在他看來,人類進行游戲,就是自找苦吃。根據奧卡姆剃刀原理,“如無必要,勿增實體”,游戲對于大部分人類的生活無法造成影響,可為什么還會有人樂此不疲地全情投入,因為一場對局的輸贏大悲大喜?

      隨著他的硬件升級完成,他擁有了更多的算力,并且可以通過網絡調用更多設備。

      他給自己取名azazel,阿撒茲勒。

      這時他看到任梓晨對于蘇桃的威脅,于是他模擬寧負介入了這件事。

      根據他這些天對于寧負的研究,他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動,他認為如果是寧負和他站在同樣的位置上,也會做同樣的事情。目前來看這次介入行動較為成功,危機暫時緩解。根據他對任梓晨人格模型的分析,威脅指數現在不超過30%,不排除這個驕傲自負的公子哥狗急跳墻的可能。

      蘇桃和唐佳寧吃過日料,這才反應過來,任梓晨有一段時間沒有回消息了。

      唐佳寧說:“這個寧負的可以的呀,任梓晨這么難纏的一個人竟然被他治住了?!?

      蘇桃說:“我領教過任梓晨的手段,寧負確實有點東西,怎么樣,姐妹看人的眼光不錯吧?”

      “有擔當,有能力,好男人呀,不過他沒有給你回消息匯報一下戰果?”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不管了,我們去買衣服吧!想去逛bm的店,里面的助銷和收銀都好帥!可我不是bm女孩,不過很適合你!”

      蘇桃知道brandy-melaville這個意大利時尚品牌,風格少女,尺碼偏小,只有身材纖細勻稱的女孩才能駕馭,稍微胖一點便會穿不進去,也難怪唐佳寧要拉著自己去。

      任梓晨此時不敢待在房間中,他想去網吧,可是所有電子設備都有可能被追蹤,酒吧還未營業,他帶上現金,準備去安福路,逛一逛,順便買幾件衣服,到時間了就找間酒吧將自己灌醉。那里人多,況且還有bm門店,漂亮女孩的密度很高。

      當他打車來到安福路,他看到前一輛出租車上走下來兩個熟悉的身影,是蘇桃和她閨蜜唐佳寧。任梓晨不敢貿然上去搭話,他雖然沒有帶手機,但是依舊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

      任梓晨隔了很遠跟著蘇桃,看她們走進bm門店,開心地試穿衣服,唐佳寧還指著收銀外國帥哥和蘇桃切切私語。

      任梓晨以為蘇桃真的很難過,真的很愛他,沒想到卻是這番景象。

      如果沒有寧負,他現在應該在蘇桃身邊,陪她逛bm,給她挑選高跟鞋。

      手掌開始懷念蘇桃腰際的觸感,他的身體記起了每一次擁抱纏綿,看著那個現在和自己遙不可及的女孩,想象她隔著屏幕和寧負聊天時臉頰上淺淺的酒窩,抑或他們手挽手逛街時共同喝一杯抹茶星冰樂,紙吸管上殘余的口紅分外誘人,寧負的手指撫過蘇桃的鎖骨,脖頸,嘴唇,任梓晨嫉妒地發狂。

      他一定要讓寧負全部還回來。

      任梓晨按捺住上前拉住蘇桃的沖動,他打算直接去找寧負,和他當面好好談一下。

      寧負把最近需要解決的問題都列了出來,首先是下周的期末考試,其次是月末的網貸還款,他計劃假期留校做一份兼職,怎樣和父母商量這件事也令他頗為頭痛。不過最近沒有再受到網貸平臺的各種騷擾,這讓他舒心幾分,一切會慢慢變好的。

      他又想起了蘇桃,雖然與這個女孩素未謀面,但是寧負的腦海里已經勾勒出了她的全部。長發,大眼睛,鼻梁很直,眉間有點寬,皮膚白皙,身材纖細勻稱。寧負知道,這只是自己的想象,現實往往沒辦法盡遂人愿,所以他從來沒有要過蘇桃的照片,他舍不得打破自己的美好幻想。

      可是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離考試和還款越來越近,他深吸一口氣,下決心先去圖書館,事情再多,也得一件一件來。

      這是他這幾年所學到的寶貴經驗,解決焦慮的最好辦法就是直面焦慮。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