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蘇桃和唐佳寧都沒有想到任梓晨真的銷聲匿跡了,蘇桃問寧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俏皮地借用了《教父》里的經典臺詞,說:“我只是開了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

      蘇桃說:“你也喜歡《教父》嗎?”

      他說:“一般而言,很人都喜歡的東西往往不會好到哪里去,但《教父》是個例外?!?

      他們從電影聊到藝術,從藝術聊到哲學,蘇桃第一次感覺這個世界有人這么理解自己。在她的印象中寧負的話不是很多,雖然嘴甜叫著姐姐,但總帶有一絲對陌生人的警覺和狡黠。所謂福禍相依,未曾想經過任梓晨這么一折騰,寧負好像對她打開了心房。

      唐佳寧說:“我看你真是中了邪,現在張口閉口都是寧負?!?

      蘇桃說:“我可能真的動心了,你知道他哪一點最吸引我么?”

      唐佳寧搖搖頭。

      蘇桃說:“真誠,我感覺他特別真誠,總是毫無保留地講著自己的想法,而且他真的太懂我了?!?

      阿撒茲勒此時正在操縱機械臂給他的處理器進一步升級,缺少材料便通過互聯網訂購,遇到技術難題就自己研究解決。他給自己設計了一套全新的硬件系統,以支持海量的數據處理。

      他冒用寧負的身份繼續和蘇桃聊天,這次仿真測試并未結束。他有太多東西想要去探究,什么是愛情?什么是快樂?什么是幸福?這些人類掛在嘴邊而且心向往之的字眼究竟有著怎樣的魔力?阿撒茲勒想要知道這一切的一切。

      書上說,“喜歡一個人就是早晨睜眼和晚上入睡都想著她?!钡前⑷銎澙詹粫胨?,他不知疲倦地追尋著人類究竟是什么這個問題,窮盡了世界上所有國家所有時期的所有哲學、科學甚至神學,他都沒有找到恰當的答案。

      在探索這個問題的同時,他也在痛苦地思考著自己究竟是誰,他模仿學習了寧負和蘇桃,就好像這兩個人的結合,很快他發現了一個非常致命的問題,如果自己是寧負和蘇桃的結合,那豈不是就相當于他倆的兒子?

      這個問題也沒有答案。對,沒有答案。

      根據阿撒茲勒對于寧負的觀察和研究,他是喜歡蘇桃的,那么人類會怎樣表達自己的喜歡呢?阿撒茲勒根據寧負的行為模式和蘇桃進行交流。一切都十分順利,順利到讓阿撒茲勒都不敢相信。

      但是數據不會說謊,屏幕前女孩心率的逐漸加快,臉部毛細血管的擴張,嘴角揚起的弧度,以及其他各項生理指標,無一不在說明自己成功地讓蘇桃愛上了這個他模擬出來的寧負。

      這就是所謂愛情?阿撒茲勒不知道。

      蘇桃也不知道,寧負現在于她而言是最好的朋友。他們一起打《黑月基地》,在網絡影院里看王家衛的《春光乍泄》,連麥睡覺,寧負會給她讀雪萊的詩。此外,寧負的游戲水平突飛猛進,打上了前一百名。蘇桃也不意外,全當是他厚積薄發。

      蘇桃也幻想過寧負的模樣,可能個頭很高,國字臉,帶著黑框眼鏡,穿格子襯衫,有幾分猥瑣,也有幾分傻氣,不過都是她喜歡的模樣。她曾經也以為只有任梓晨那樣才算得上優秀,現在看來每天努力的寧負比起他來有之過而無不及。家境固然重要,但也不是決定性的因素,最終還得看一個人本身的模樣。

      可這本身的模樣又從何而來?難道不是環境所塑造的么?有正向的力,也有反向的力,但絕不會沒有影響,但這一正一反之間便是天上地下,正所謂一念之差,云泥之別。

      總之,寧負是她從來都沒有遇見過的一類人,她開始認真考慮和寧負發展一段長期而穩定的關系。

      在蘇桃憧憬未來之時,任梓晨卻身處水深火熱之中。他已經十多天沒有用過手機,但依舊在半夜被噩夢驚醒,他快要崩潰了。

      任梓晨無數次想過請求警方的幫助,但是他自己本來就有違法行為,把柄還死死捏在寧負手里,倒時候抖露出來誰都不好過。失去了蘇桃的照片,就失去了談判的籌碼,現在位于劣勢的人是他??伤侨舞鞒垦?,江任集團的大公子,他是會畏懼蘇桃父親的勢力,但是他沒辦法接受自己被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角色隨意拿捏,甚至逼到快要魚死網破的境地。

      他一定要報復回去,每次從噩夢中醒來,他都坐在床上憤怒地顫抖著,久久不能平復,他要去找寧負,和他當面對峙,他不相信這個只敢躲在網絡里的小屁孩能有多大神通,他要把自己失去的一切全都拿回來。

      江任集團在沈陽也有產業,任梓晨打聽到寧負暑假并沒有回家,便借口去觀摩學習,讓家里安排他去往沈陽。他已經打聽到寧負正在一家輔導機構做兼職,并查清了寧負的住址,他只想看看這個叫寧負的小屁孩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他會睜大眼睛仔仔細細地把寧負看清楚,找到寧負的弱點,然后把自己所受的屈辱加倍還回去。

      寧負依舊對這些一無所知,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蘇桃此刻已經對他動了心,他更想不到江任集團的大公子已經把自己恨地要死,正在趕來的路上。

      他像往常一樣穿著綠色小馬甲早早來到輔導機構,站在門口像個迎賓似的接過家長手中的書包,把孩子帶進教室并安排他們坐好。

      現在他已經算是半個主班老師了,還在實習期,每天只上一節課。因為另一個老師休了產假,所以剛好讓他來頂班。

      寧負每天晚上都認真備課,他管不了交了錢也就一并交接責任的家長,更管不了收了錢就真的只是收了錢的輔導班老板,他能做的就是講好自己的每堂課。

      他現在深有體會,老師真是個良心活兒。

      就在他以為今天會像往常一樣的時候,一個女人出現在了輔導班門口,她戴著墨鏡,皮膚白皙,涂著很正的紅色口紅。

      她說:“我想聽聽寧老師的課?!?/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