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的煙還有半截,現在是凌晨兩點,講了一天課,之后又被江依拉著逛街,他無論身體還是精神都疲憊到了極點。

      倒不是他想看看任梓晨打算說些什么,他太累了,需要調整狀態,而且任梓晨看起來像個富家子弟,應該明天不用上班,有大把的時間。

      想盡快解決事情的人是寧負。

      但是寧負越是著急,越要表現的氣定神閑?!督谈浮分姓f,永遠不要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寫在臉上。寧負確實看過《教父》,他記得那場導致柯里昂家族發生慘劇的會面。

      毒販索拉索請求老教父提供保護,并許諾豐厚的報酬,但是老教父拒絕了,可大兒子桑尼卻插話表示有何不可。事后老教父告誡桑尼不要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寫在臉上。而因為桑尼的莽撞,索拉索覺得柯里昂家族內部有意見分歧,于是計劃槍殺老教父,讓桑尼接替老教父的位置。最后導致老教父身中七槍,桑尼也命喪黃泉。

      所以寧負不會暴露自己的真實意圖,事情究竟是怎樣的,與他沒有關系,他也不關心。

      做筆錄的時候,他回想了很多遍這件事的所有細節,依舊沒有任何頭緒。如果這是蘇桃設的局,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寧負覺得蘇桃缺乏動機??墒侨舞鞒恳矝]有平白無故找自己麻煩的動機。

      既然想不清楚,那就先擱置一邊,解決眼前的問題。

      寧負走到一旁的垃圾桶,把煙掐滅,他故意用了很長時間。任梓晨終究是不夠耐心,走過來說:“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各回各家唄,真的和我沒關系,以后別再煩我了好么?”

      寧負想讓任梓晨明白,蘇桃的生活他無意插手,發生了這么多事他也懶得追究。

      “你確實和蘇桃有聯系,看你們的聊天記錄,你們的關系確實不一般?!?

      “這和你有關系么?你自己是不是她男朋友你心里真的一點數都沒有么?算了,隨便你怎么想吧,以后別來煩我,好么?”

      “我現在的感覺就是一個詞,荒誕?!?

      寧負又叼上一支煙,他注意到了任梓晨的措辭,“荒誕”。借著路燈的光,他開始仔細打量這個男生,長發,長袖假兩件t恤,工裝短褲,紅色的aj球鞋,戴著一塊卡西歐的g-shock系列運動手表。

      “看過幾本加繆的書學到新詞兒了?你省省吧?!?

      “你保證以后離蘇桃遠點?!?

      “問題這些事兒就和我沒關系,你愛找誰找誰去,懂么?此外,我和蘇桃怎么樣,也不需要你這個前男友來操心,你該干嘛干嘛去?!?

      “你好好跟我說話,不要用這種口氣,你的學校,班級,我全都一清二楚,我有能力讓你退學,讓你找不到工作?!?

      寧負沉默了,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被人威脅,他現在想做的就是抄起一旁的共享單車砸在任梓晨的頭上。

      寧負本想把事情說清楚,免得任梓晨繼續找他麻煩,可是他發現自己沒辦法做出離蘇桃遠一點這個承諾。

      他不想,他不能,他不會。

      既然談不了,那就走吧。寧負撂下一句“白癡”,轉身離去。

      任梓晨追了過來,說:“好,我就相信你和蘇桃之間沒有關系,現在你當著我的面把她刪了?!?

      “憑什么?”

      “你給不了她想要的幸福生活?!?

      “你怎么知道的?”

      “你有錢么?有背景么?你連她有病都不知道吧?”

      “你怎么知道的?”

      “回答我的問題?!?

      “憑什么?”

      寧負還在自顧自地往前走,任梓晨一把拉住他,寧負轉過身說:“她喜歡誰是她的自由,她要是喜歡我,我就讓她喜歡。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以為你是誰?”

      任梓晨揮拳砸下。與此同時,身后的不遠處傳來一聲暴呵,“干什么呢!”

      他倆又被值班室的警察逮了回去。

      “啥也別說了,找人來接你們吧?!?

      寧負不想驚動學校,輔導機構的老板此刻估計聯系不上,能嘗試一下的人只有江依。

      寧負發去了一條微信,說自己在警察局,需要人接。沒想到江依立刻回撥了電話,得知寧負一切都好后,說自己馬上就到。

      任梓晨聯系了江任集團的值班經理,他也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個地步。

      寧負知道今晚肯定沒得睡了,這會兒在警察局就直接火力全開。

      “虧你還看過兩本書,打人犯法你不知道么?合著你除了加繆就只讀爽文?真以為自己是霸道總裁,心狠手辣,為所欲為?”

      “我就是,怎么著?”

      “你是什么?蘇桃的前男友?”

      “等一會兒江任集團的總經理會來,你仔細聽他怎么稱呼我?!?

      寧負聽過江任集團,國內高端酒店的知名品牌,他心里有些發怵。自己只是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小小的科員,他擔心任梓晨不擇手段的報復會牽連到家里。

      他想認個慫,但是卻怎么也咽不下這口氣。

      寧負的骨頭可能有點軟,但他嘴可是真得硬。

      “怎么稱呼?管你叫爹么?那又怎樣?就算管你叫爺爺蘇桃也不能喜歡你呀?!?

      任梓晨一拳砸在椅子上,警察訓斥道:“老實點!”

      這時有人推開警局的門,是江依,后面還跟著一個中年男人。

      “警官,需要辦什么手續么?”

      “不用,之前他們做筆錄了,后面又在門口吵架,怕打起來,就讓他們又回來了。你是接哪位?”江依指向寧負。

      這時候任梓晨走上前來對警察說道:“接我的人到了?!?

      可是跟在江依身后的男人連連擺手,說:“我們是一起的?!?

      任梓晨說:“叔,怎么回事?!?

      男人低頭不語。

      江依對著任梓晨說:“江任集團很了不起么?就還行吧,但是江也在任前面?!?

      任梓晨隱約猜到了江依的身份,江任集團明面上是任家,但背后卻是江家。江家的產業涉及各個領域,從軍工到新能源,酒店只是其中之一。來接任梓晨的人是江任集團在東北地區的總經理,能讓他如此低三下四,除了任梓晨的父親,就只能是江家。

      任梓晨說:“你們認識?”

      江依說:“今天剛認識的,有問題?”

      任梓晨又一次氣得渾身顫抖,他對寧負的恨有增無減。本以為面對面時自己可以輕松憑借邏輯和語言碾壓寧負,沒想到卻自取其辱,還被氣得差點動手。直到再次被逮回警局,他還寄希望于叫來江任集團的總經理幫自己扳回一局,可是好巧不巧,寧負叫來的是江依。他想不通為什么一個社會底層渣滓可以憑借運氣羞辱自己這么多次。

      “這不公平!”

      寧負說:“確實,不過你應該習慣的呀,大魚吃小魚,你不也信奉這套法則么?剛剛還拿家世背景這些東西來壓我呢,怎么現在用到自己頭上就不樂意啦?好好享受吧?!?

      “除了運氣,你到底哪點比得過我?”

      “挺多的呀,比如你就看過兩本加繆,我還讀一點薩特?!?/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