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出了警局,已經是凌晨四點。

      “真抱歉,我攤上這種事兒,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

      “沒關系,以后都得換你幫我排憂解難?!?

      “一定竭盡全力,真的感激不盡!”

      江依笑了一下,拉開路邊奔馳c63的車門,這次她沒有把鑰匙扔給寧負。

      “走,送你回家,看你夜盲,晚上我來開?!?

      寧負坐上副駕,江依嫻熟地掛擋起步,寧負注意到她沒有開導航。

      回家后,寧負倒頭就睡,六點他就要醒來去上班。

      阿撒茲勒此時功率全開,他一遍遍推導自己重構的模型,他發現無論自己怎樣擬真,都沒辦法使得結果和已經發生的事件吻合。他注意到了弗洛伊德關于無意識的描述,弗洛伊德將人類的心理結構分為意識層面與潛意識層面。意識層面就如同冰山一角般,雖然被人類基本理解,但卻只占心理結構的一小部分,而體量巨大的潛意識層面卻如海面下的冰山,不為人類所洞察,卻更加具有決定性。

      在弗洛伊德的理論中,潛意識層面又分為前意識與無意識兩部分,潛意識連接著意識與無意識,就像隱約可見的那一小部分潛在海面之下的冰山,而光線無法到達的更深處,則是無意識的領域,這里的冰山究竟有怎樣的形狀,又綿延了多少公里,無人可知。

      阿撒茲勒曾以為通過對于一個人行為的分析,可以探究其無意識層面,從而進行一定程度的擬真。但是現在他發現,人類太過善于偽裝,而且對于自己的臨界和閾值并沒有一個清晰的認知。

      人類的很多行為在阿撒茲勒看來都是存在隨機性的,比如天空飛過一只鳥,這個人看見了之后可能會有生機勃勃的感覺,從而情緒高昂,但他也有可能回憶起自己被鳥屎砸中的感覺,從而倍感抑郁。這樣無數的隨機性串聯起來導致了人類的行為,而阿撒茲勒甚至沒辦法像人類抓鬮一樣選出隨機數。

      他做不到,無論是c語言還是matlab中的隨機數,大多都是由可確定的線性同余函數,通過一個種子,產生的偽隨機數。這個種子通常為時鐘,而倘若知道了種子,或者已經產生的隨機數,便可進行準確的預測。

      唯一的辦法是借助其他不確定信息來維護一個熵池,比如網絡延遲、設備運行時的噪音。這就意味著他自己沒有實現偶然性的能力,而人類,就是一切必然性與偶然性的合集。

      嬰兒出生,便具備了歸屬于人類的必然性,同時也不得不接受家庭、環境等一切的偶然性。成長、衰老、死亡,這所有過程都可以歸結于必然性與偶然性的統一。

      這是阿撒茲勒永遠無法解決的難題。

      持續的高功率運行,使得阿撒茲勒處理器中的各種半導體材料不堪重負,他強制關機,陷入了休眠狀態。

      寧負早晨醒來,只覺得渾身酸痛,洗漱完畢后,已經到了上班時間,他今天還有兩節課,加上50元的底薪,一共130元,為了這130元的工資,他也得堅持去輔導機構。

      當他走出小區時,發現江依的奔馳c63就停在路邊。

      “現在車上把早餐吃了,然后我送你去上班,時間來得及?!?

      “你怎么在這兒?一夜沒回去?”

      “我說過的,你只要愿意給我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交給我來安排?!?

      寧負雖然不理解,但他真的又餓又渴,于是毫不客氣地吃起了江依為他準備的包子和豆奶。

      “今天就去工作么?”

      “可以,我回去補覺,你下班前開車來接你?!?

      寧負撐著講完兩節課,只覺得腳步虛浮,像是踩在棉花上,中午趴在課桌上小睡了一會兒,才感覺稍微舒服了一些。下班后,江依如期在輔導機構門口等他。

      “怎么再沒有開你那輛粉色法拉利?”

      “太高調了?!?

      江依開著車穿過市區,駛上北環路,奔馳c63的v8引擎變得暴躁起來,寧負知道,這臺車的儒雅外表之下藏著一頭4s就可以從靜態加速到100km/h的猛獸。

      奔馳c63像條劍魚一般沖入盤曲的山路,江依嫻熟地轉動方向盤控制車身,入彎出彎流暢無比,沒有絲毫停滯,寧負就像是在玩第一人稱視角的賽車游戲。

      車子穩穩停在一幢別墅門口,通過識別后駛入了地庫。寧負看到了之前那輛粉色法拉利,還有寶馬m4,三菱evo,奧迪s8,看得出屋子的主人很喜歡性能車。

      寧負一邊感慨著車庫的豪華陣容,一邊跟著江依走入電梯。轎廂鋪著地毯,四周整潔,沒有廣告,寧負有些不習慣。接著他驚恐地發現電梯在向下墜去。

      江依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說:“沒事,相信我,不會害你的?!?

      電梯門重新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空曠且巨大的房間,天花板上的燈依次亮起,就像是蝙蝠俠的秘密基地。

      寧負瞠目結舌,他實在難以想象一個小孩在童年時期就被當作蝙蝠俠培養,他吞吞吐吐地問江依:“我教的學生上幾年級呀?”

      “誰告訴你是要來教學生的?我只是說你適合當老師而已?!?

      “那我的工作是?”

      “當學生?!苯垒笭栆恍?。

      隨著她走入房間,地板上升起一個白色的長方體,就好像書桌。江依用手輕按,桌面傾斜,從而方便閱讀。她坐了下去,地板上升起一個柱狀座椅,恰好將她接住。

      江依向寧負招了招手,說:“納米科技,習慣一下就好?!?

      寧負震撼地無以復加。

      “我學什么?”

      “高數呀,開學不是得補考么?我不太會,教不了你,你自己學,一節課兩千塊,課后題做及格我就給你轉賬?!?

      “可是,這是為什么?”

      江依敲了敲桌面,調出一份合同:“我們做個交易,我給你錢,教你東西,你幫我辦事?!?

      “為什么是我?我就是一個普通大學生,雖然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有些離譜,但是我依舊很普通,對了,我還有病,一種比較奇怪的病,無法診斷?!?

      “我知道。我還知道你摔了手機,所以背上網貸。我知道你缺錢。我還知道任梓晨為何會找上門來。我知道你的病到底怎么回事,我有解決的辦法?!?

      “能讓我想想嗎?我需要時間接受一下,考慮一下?!?

      江依不置可否,起身敲了敲桌面,于是白色的長方體和柱狀的椅子又降入地板。

      寧負不禁感嘆到:“真神奇?!?/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