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乘電梯一路上升,寧負跟著江依回到車庫,江依從墻邊的柜子中取出一個車鑰匙,按了一下,那輛白色的三菱evo車燈閃爍。

      “歸你了,后備箱里還有一些文具?!?

      寧負知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軟,但是三菱evo實在對他誘惑力太大了。

      初中的時候在mp5上看《速度與激情》,這輛車便有著不少戲份,后來讀到韓寒的《像少年啦飛馳》,三角形尾燈記憶猶新,記得書中有個情節,男孩們騎著機車,不斷挑釁過往的車輛,路過一輛白色的三菱evo時,還以為那只是桑塔納,結果被甩得尾燈都看不到,之后心有余悸地說:“你見過雙渦輪增壓的桑塔納么?”

      寧負心想,先開兩天,到時候還給她便是,接過鑰匙上了車。

      這是一輛十代三菱evo,相比于第九代,不再使用傳奇的4g63鑄鐵引擎,取而代之的是4b11鋁制引擎,無法像之前一樣承擔特高馬力輸出,但是在原廠狀態下,十代evo的各項表現依舊要優于九代。

      車子的內飾很簡單,黑色,方向盤正中有一個三菱的標志。寧負點火掛擋,駛出地庫,小心翼翼通過盤曲的山路,開上北環。他試著深踩油門,轉速表像發動攻擊的眼鏡蛇,猛然抬起,加速度將他死死按包裹性很好的賽車座椅上。

      開進小區,寧負停好車,發動機余溫陣陣,寧負用手掌感受著騰起的熱浪,仿佛一頭猛獸熾熱的鼻息。打開后備箱,是兩個巨大的紙盒,幾乎填滿了后備箱所有空間,寧負把他們抱上樓。

      拆開包裝,這竟然是一套vr設備,寧負接通電源,穿戴好vr設備,發現自己來到了江依別墅的地下空間,江依正坐在那邊等他。

      “走兩步,適應一下?!?

      寧負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看向自己的手臂,盡管和現實中有所區別,但足夠以假亂真了。

      江依說:“這就是未來?!?

      寧負說:“有些暈,歇會兒?!?

      他取下vr設備,去衛生間沖涼。明天他還要去輔導機構上班,至少要把這個月做出來。

      阿撒茲勒重啟之后感覺無所適從,他發現自己一直追尋的問題可能沒有答案,如果有,也超過了自己探索的極限。這種在人類口中被稱為絕望的情緒開始在他每一條纜線和半導體元器件之中蔓延。

      這時他收到了蘇桃的消息:“放假回家了么?感覺你最近很忙,都不怎么找我說話?!?

      阿撒茲勒說:“我遇到了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我感到很絕望?!?

      蘇桃說:“什么問題?!?

      阿撒茲勒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是寧負,還是一臺升級之后的識別ai。如果是寧負,現在和喜歡的人聊天會讓他情緒舒緩,如果是阿撒茲勒,他不需要。

      蘇桃再也沒有收到寧負的回復。

      她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是寧負不喜歡自己了么?還是他有什么難言之隱?她想起之前的塔羅牌預言,難道真像唐佳寧所說的那般,寧負喜歡男孩子?

      蘇桃雖然依舊平靜地過著獨居生活,但是她總會想起寧負,然后一直想,她的強迫癥嚴重了,她需要一個答案。

      她給寧負再一次發去消息,準備破罐子破摔,把一切都談清楚,尊嚴,臉面,她都不在乎了。

      “你是不是喜歡男孩子,給我說實話,我不會怪你?!?

      寧負收到了這條消息,覺得很是奇怪,他回復到:“沒有,只是這幾天在做兼職,太忙了,很累?!?

      蘇桃不相信:“是或者不是?!?

      寧負說:“不是?!被剡^消息后,他疲憊地按滅手機屏幕,很快入睡了。

      寧負現在來不及考慮蘇桃為什么會這樣問,他心神不寧,早晨下樓之后,看見停在門口的白色evo,才想起自己可以開車去上班,雖然住的地方離輔導機構很近。

      寧負不知道自己是否該接受江依的邀請,這個女人的方方面面都已超出了他的理解。他決定今晚再找江依談一次。

      下班后,他開著evo去往江依的別墅,這輛車動力充沛,換擋時有明顯的頓挫感,個性鮮明。這次江依帶他去了客廳,極簡風格裝修的房間,偌大的空間只有一排矮矮的沙發,和一面純白的墻,鋪了地毯,沒有其他裝飾。寧負注意到bose的家庭影院系統,這面墻應該充當了幕布。

      他坐在餐桌邊,今天的江依扎著馬尾,穿了一套寬松的居家服。

      “考慮清楚了?”

      “想了解得更詳細一點?!?

      “比如?”

      “幫你做什么?”

      “拯救世界?”江依的話略帶疑問語氣,好像自己也對此表示懷疑,寧負一時間拿不準她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江依繼續說:“我沒有詳細講,是因為即便我講了,你也不會相信。我說很快全球會爆發一場瘟疫,熔噴布以及試劑檢測行業會迎來一次發展的高潮,但是我對投機取巧沒什么興趣,也不愿乘人之危,不過在這場瘟疫的影響下,實體經濟將會持續低迷,線上服務會變得至關重要?!?

      “我不懂做生意的,如果是這方面的事,我幫不了你?!?

      江依繼續往下說:“在這場瘟疫的刺激下,無論是線上的教育還是各種服務,都會得到飛速發展。聽說過元宇宙么?那不是個游戲,你通過vr設備可以來到這里,將來有無數人會像你一樣,在家里通過vr設備進行辦公。而城市的結構也會隨之改變?!?

      “你是想讓我幫你實驗這些技術?”

      “這只是一部分,而隨著這些技術的進步,你想過未來會變成什么模樣么?很快,用不了多久,之前你在地下室看到的納米科技就會被用來制造家具,而這些東西將隨處可見?!?

      江依揮手調出一個全息投影,各式各樣的機器、設備、圖紙如走馬燈般閃過。

      “這是江氏集團研發部的所有成果,這其中有些技術非常危險,而我們組織內部有叛徒。我需要可信的人幫我處理這些事?!苯肋€想加上一句,“你是唯一的人選”,但是她想起寧負曾經說過,永遠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實意圖,說出這句話,就等于把主動權交給了寧負。

      可是就算是交給寧負又怎樣呢,江依想到這里,笑了一下。

      寧負抬起頭問她:“你確定我可以?”

      江依說:“你一定可以,我相信你,很相信你,請你也相信我?!?

      她調出合同,對寧負說:“這份合同沒有法律效力,只是一個形式,但這份合同意味著我們彼此的承諾。多年以后,你平平淡淡地度過了自己的一生,會后悔自己當初沒有在這份合同上簽下自己的名字嗎?”

      寧負環顧四周,沒有找到一支筆,一攤手說:“怎么簽?”

      江依說:“咬破手指用血寫?!?/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