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上海浦東張江的獨棟別墅前停下一輛出租車,蘇桃記得上次離開這里的時候還穿著羽絨服,泳池沒有放水,看起來荒廢了很久。管家早早候在門口,接過了她手里的背包。一輛黑色的賓利歐陸此時也停在門口,蘇桃知道這是她父親的車。

      男人可能沒想到會在門口遇見自己的女兒,他確實接到了妻子的電話,說女兒今天回家,于是便開車從廠里回來。

      他本想等女兒先進門,他有點不習慣父女并肩走在通往家門的小路上那種溫馨畫面。到是蘇桃主動走來,拉開車門,挽起了他的手,甜甜地叫了聲“爸”。

      男人名叫蘇健,掌管的蘇氏集團,涉及軍工、能源等很多領域。這樣的體量也難怪任江集團明面上的掌舵人也要畏懼三分。蘇健軍旅出身,沉默寡言,作風干練,是個實干家。

      此外,蘇健手下的員工從來沒有見過他笑一下。在慶功會上,他舉著酒杯,面無表情地背著賀詞,場面詭異至極。但是蘇健的這些品質也使得合作伙伴們對他信任有加,因為他們需要的就是蘇健這種人,如一把鋒利無匹的刀,斬向萬難,沒有疑問,從不呻吟。

      蘇桃發現男人臉上的法令紋更深了,頭發早已花白。蘇健依舊不茍言笑,沒說什么,下了車,頓了頓,伸出胳膊讓蘇桃挽住。

      坐在客廳里,蘇健聽著女兒講最近發生的事,當然,蘇桃對一些事實進行了加工和修飾。比如她說是在雅思的網課班里認識了寧負。

      “和男孩子相處已經不能再教會你什么了,得想辦法自己提升自己,在感情里的事糾纏對你沒好處?!碧K健說。

      蘇桃點點頭,最近她對寧負很失望。她回家是為了和父親商量出國學習美術的事。蘇健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去學習和科技或者制造有關的專業,他有想過未來把蘇氏集團交到女兒手中。

      “您居然沒有否定寧負?”

      “為什么要否定他?”

      “他很普通,雖然我有點喜歡他?!?

      “普通沒什么錯,聽你講了這些,我覺得這個男孩至少對你沒有壞心,至于他到底是怎樣的人,我沒有了解,所以不做評價,但是你可以告訴他,歡迎他畢業后來我公司里從基層做起?!?

      “他最近,對我好像比較冷淡,他該不是喜歡男孩子吧?”

      蘇健抬眼望向女兒,盯得蘇桃心里發毛,好像自己的想法已全被看穿。

      “你和他在這件事上交流過么?他怎么說?”

      “他說最近在兼職,很忙?!?

      第二天吃早餐的時候,蘇健對女兒說:“寧負確實在兼職,做輔導機構的助教,每天工作12小時,七點上班七點下班,工資50元?!?

      蘇桃說:“這么少?”

      蘇健低頭吃著煎蛋,沒說話。他看好這個年輕人,據他的了解,寧負確實很普通,但面對家里背景還算雄厚的任梓晨,寧負沒有一走了之,這已經算是勇氣可嘉,更何況不知用什么手段讓任梓晨鎩羽而歸。后生可畏。

      蘇桃給寧負發消息:“我可能最近要出國了,順利的話,我要去巴黎學美術?!?

      寧負說:“那挺好的,記得你說自己喜歡畫畫,做自己喜歡的事太幸福了,祝你一切順利?!?

      蘇桃說:“你也不要太辛苦,感覺得到你每天兼職很累,可能也沒有多少錢,經濟上有困難一定要給我說,我可以先借你。另外我問了一下我爸爸,他說他們單位很缺物理專業的人才,你畢業后可以到他們單位去應聘?!?

      寧負看到這條消息,心想真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自己之前還在職業規劃課上發愁工作,現在江依和蘇桃都能給他還算不錯的出路。他又想起郭頌的調侃,之前以為江依的出現已經應驗了“傍富婆”那些話,沒想到郭頌說的是蘇桃,那蘇桃就也不能少。

      現在他每天確實很忙,白天去輔導機構上班,回家后學習高數,做完課后題,江依真的就把錢轉了過來。

      他還清了網貸,續交了房租水電,給evo加滿油,夜里開車出去宵夜。

      除了高數,寧負還開始了解江依企業的各種科研項目,通過vr設備,他可以對這些項目的研究成果近距離觀察甚至上手操作。此外,江依還對寧負制定了體能訓練計劃,并給他送來了很多藥品。

      江依開著她的那輛寶馬m4,后備箱里是一大袋藥瓶。

      “怎么吃,什么時候吃,都發你手機上了?!?

      “我感覺我不用吃飯了,每天吃藥都能吃飽?!?

      “飯還是得吃的,不然蛋白質和糖分需求跟不上。不過那個能量棒的項目你看到了么,像吃巧克力一樣,吃一塊就頂一頓飯,明天我給你送一箱,吃一天給你一百塊錢?!?

      “我不是小白鼠!不能給我吃出什么問題吧?!?

      “你放心,絕對不會,我知道的?!?

      一段時間后,寧負的力量,速度,協調性都得到了顯著的提升。他明顯感覺到自己每天都更有精神,注意力也相對容易集中,閱讀效率大幅提升。而之前困擾自己的流光和噪音,雖然依舊會出現,但是頻率穩定,且對他的負面影響似乎微乎其微。

      有時候他正在講課,看見眼前的流光,雖然還會一愣,但他倘若背過身去寫板書,忍耐一下,便會很快過去。

      寧負發現,那些流光會避開板書的文字,而噪音和外界的聲音是分離的,就算噪音再大,令寧負痛苦地咧嘴,他依舊能感受到教室里安靜地針落有聲。

      寧負把這些都告訴了江依。

      江依說:“你之前猜的沒錯,這些流光和噪音確實包含了某種信息,但是你現在沒辦法理解?!?

      “那你能解讀這些信息么?”

      “不能,我做不到?!?

      “這些信息來自哪里?”

      江依指了指天空。

      那是夏末的傍晚,夜空繁星點點,寧負想起自己曾經和典越走出宇宙網咖,也曾一同仰望星空。

      江依說:“很快很快?!?

      她把頭發染成了金色,穿著白色的緊身上衣,高腰闊腿褲,露腳趾的涼鞋??吭诼愤叺膶汃Rm4上,愜意地就像來到了海灘。

      現在她和寧負在一起的時候很愛笑,看到寧負有些出神,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嘿,想什么呢!”

      寧負說:“想起了一個朋友,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

      在這暑假的尾巴,寧負還清了網貸,還攢下一筆小錢。他辭去了輔導機構的工作,以后全指望江依了。他想請郭頌、趙翎和羅小天好好吃頓飯,之前拮據的日子他們沒少幫襯。寧負忽然有些懷念219破破爛爛的木頭門,涼風陣陣的走廊,還有走廊盡頭總是濕漉漉的衛生間。

      他知道自己和大學生活已經作別,之后他還會在這片校園里上課、考試,但已經無法擁有這片校園的全部,無論是開滿荷花的月湖還是住著孔雀的師生林,他記得清晨在日月環路上奔跑,為了湊夠體育課打卡的公里數,有人邊跑邊背著英語,也有人作弊騎上了自行車帶著五六個手機。

      他們都天真地,以自己的方式努力著,也許有人不屑一顧,但這些年輕的血液終究會凝聚成整個世界的未來。

      也許他們會經歷黑暗,倍受打擊,甚至就此放棄,但總會有人執拗地堅持下去。寧負知道,生活不可能就像現在這般盡隨人愿,一切才剛剛開始,他已經做好了先一步踏入黑暗的覺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