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半年后,寧負坐上了回家的飛機。

      寧負的位置靠窗,就在機翼上方,一旁便是開一下九萬二的緊急逃生門。

      飛機打開襟翼,調節擾流板和副翼,就像運動員的賽前熱身。隨著引擎的轟鳴聲,飛機開始加速,先是強烈的推背感,接著路噪消失,重力在人類的感官作用下變得十分魔幻,明明在向上加速,身體應該更沉,但此刻卻萬分輕快。

      與地面的距離不斷增加,寧負看到了城市的全貌。雖然不是第一次坐飛機,但寧負依舊激動萬分。飛機沖破云層,寧負將手掌貼在玻璃上,自己和高空外的世界僅一線之隔。人類用鋁合金及各種復合材料打造的機械擺脫了重力從而飛上天空,人類還飛去了更高更遠的地方。

      他想起了和江依的對話,江依說:“很快的?!?

      寧負總覺得江依好像什么都知道,她確實掌握著超前的科技,但是預言瘟疫就歸屬到玄學范疇了,除非這場瘟疫是她制造的。寧負感情上不相信這個推論,而且在他看來,江依沒有這樣做的動機。

      他想不明白,但是口罩已經下單了,萬一江依說準了呢?

      下了飛機,爸媽開車來接他。寧負想起之前回家,每次在車上,爸媽總是喋喋不休,從頭到腳數落他。寧負知道,他們沒什么文化,也不是細膩的人,不懂溫柔。一年未見,所有的思念和擔憂終于落地,除了長舒一口氣,難免還會帶著幾分幽怨,所以責備和怪怨的話邊接踵而至,不過是一句“你讓我們想的好苦哇”,這是他們的溫柔。

      雖然寧負理解,但是不代表他認同,也不代表他接受。

      他對爸爸說,我來開車。

      男人愣了一下,從駕駛位上起身,說:“那你來?!?

      寧負發動汽車,嫻熟地駛上高架,這輛福特??怂挂呀浻惺畟€年頭了,父親一直想換輛寬敞些的suv,照著自己在江依這邊賺錢的速度,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幫父親實現愿望。

      母親說:“學校里的功課有沒有落下?考試成績什么時候出?”

      父親打斷她說:“開車著呢?!?

      寧負的小計謀得逞了,在心中竊喜。

      父親說:“你知道路?”

      寧負也才反應過來,自己沒開導航。他之前看了一遍地圖,就全部記住了?,F在他的記憶力也十分驚人。通過高度集中注意力,他可以進入一些人所謂的“心流”狀態,訓練和藥物刺激使得他的大腦潛力進一步開發。

      他掩飾到:“看路標找的?!?

      母親說:“咱家車用了這么久,你爸還是第一次坐副駕?!?

      父親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里,說:“油門踩輕點,下坡呢,這么開不費油么?”

      寧負笑了笑,終歸還是要挨說,看來是躲不過去的。他開車直接來到購物中心,說:“今天我請客吃飯,做兼職攢了點錢?!?

      他知道父親剛下班,回家接了母親就直奔機場,家里沒有準備飯。

      這邊飯菜很貴,父親皺了一下眉,但還是默許了兒子的胡鬧。

      點過菜后,寧負借口去洗手間,去專柜買了手機、平板,還有他之前看好的天梭對表,全部放進汽車的后座。直到父親打電話問他去哪里了,他才一路小跑趕回飯店。

      吃過飯后,他結了賬,父親說:“市里車多,回去的時候我開吧?!?

      寧負說:“你沒空?!?

      上了車以后,父母看到了后座上多出來的購物紙袋。

      “你哪兒來的這么多錢?”

      “做兼職掙的,我給人家公司畫設計圖,一張圖好幾千,掙了挺多的,畢業后直接去他們公司上班,底薪挺高的?!?

      父親拆開手機包裝,是最新款的小米11,黑色,纖薄小巧,他很滿意。他粗糙的手指劃過機身邊緣,細膩的觸感便化作臉上的笑意。

      母親說:“你看你爸,樂得合不攏嘴了,用了4年的手機終于換了?!?

      寧負說:“平板是你的,手表你們一人一只?!?

      在這衣錦還鄉又年關將近的歡欣氣氛中,寧負其實笑得有些勉強。一來江依預言的瘟疫快到了,二來江依對他的訓練是全方位的。那些體能訓練應該不是為了讓他在做高數的時候算得又快又準。

      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被卷入即將而來的未知沖突,江依給他開出的條件他無法拒絕。

      寧負并不拜金,對于金錢沒什么欲望。但是金錢可以換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比如父母此刻的欣慰,比如尊嚴。

      在他看來,金錢確實能夠衡量一個人的社會價值,但是并不能當做唯一的衡量標準。金錢本身并不能說明什么,反而是獲得這些金錢的方式很重要,有些值得尊重,有些叫人唾棄。不過寧負其實也不清楚自己是屬于哪一類。

      此外,他的病癥也發生了變化,不知道是因為體能的增強還是藥劑的治療,目前那些流光和噪音出現地更加頻繁,但是寧負并不會感到太過痛苦。那些流光和噪音仿佛交織融合,服從于同一個意志。寧負感覺這個意志的表現形式可能不止于此,但自己只能接受到這一部分。

      江依說,這些流光和噪音不會讓他精神失?;蛘咝呐K驟停,要他放心,并試著與之和平相處。

      寧負很好奇江依為什么會了解這些,女孩的手指繞了一圈金色的頭發,仰起臉說:“你會知道的?!?

      躺在自己的床上,曾經他有十八年的夜晚都是這樣入睡,父母那邊還在竊竊私語,他隱約能聽到父親說:“你去問一下你兒子在哪個公司兼職,不要被騙了?!?

      母親說:“那是我兒子,不是你兒子,是不?”

      聽著父母在那邊的臥室拌嘴,寧負感到分外親切。

      明天他要去見見自己的老朋友們。典越還在國外,一直聯系不上。但是方坤宇從深圳回來了,向楠和李曉已經訂好酒吧,準備好開懷痛飲。這些朋友是寧負初高中的同學,他們之前彼此并不相熟,通過寧負攢的酒局才互相認識,一來二去,都成了好朋友。

      寧負已經計劃好了,11點起床先去吃一碗牛肉面,酒吧開門后一直玩到下午6點,轉場去吃火鍋,然后坐在露天的烤肉攤子上喝棗茶。

      他忽然想起今晚還沒有服藥,起身下床,從書包里摸出一個小袋。江依給的藥實在太多了,寧負便把可以同時服用的藥片分裝成小袋,每次吞一包。

      城市的光從窗簾邊瀉出,這是人類之火,是熊熊燃燒著的理想與野心,終有一天會照亮宇宙的每一個角落。寧負無端感慨道。

      一夜無夢。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