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來到訂好的酒吧,卷閘門剛剛拉上去,老板娘還在打掃衛生,盯著他看了一會兒,說:“今年暑假沒回來呀?”

      寧負說:“是的,還記著我呀?”

      老板娘說:“那怎么能忘,前兩天那個胖胖的小伙兒來訂位置的時候,我就覺得眼熟?!?

      寧負知道她說的是李曉,應道:“那是我朋友?!?

      他來到二樓常坐的位置,老板娘端上一盤瓜子,寧負點起一支煙。不一會兒,方坤宇來了,他讀師范專業,以后大概是要做一名教師。

      寧負和方坤宇是高中同學,文理分科后不在一個班了,但他們倆班級的語文老師一樣,他們倆又恰好都是語文課代表。

      方坤宇愛寫古體詩,喜歡哲學,和寧負性格相投,于是就成了要好的朋友。

      寧負讓了支煙,方坤宇擺擺手說戒了。他還留著分頭,戴一副無框眼鏡,穿著黑色呢子大衣,襯衫和和羊毛馬甲,下頜的胡茬若隱若現。

      “好久不見?!狈嚼び钚χ斐鍪?。

      寧負略有生澀地和他伸手相握,方坤宇的手厚實有力,讓寧負覺得安心。

      寧負仿佛看到多年以后,方坤宇走在街上,遇見他教過的學生,不關心何處高就,薪水幾文,婚否嫁否,卻問:“最近讀了哪些書?”

      學生如實回答。

      方坤宇或笑著點點頭,叮囑學生“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然后擺擺手轉身離去。

      方坤宇會是這樣的老師,寧負確信無比。

      向楠和李曉很快就到了,向楠在學金融,李曉讀了歷史。老板娘搬來兩箱啤酒,他們玩起了骰子,天南海北地聊著。

      李曉說:“最近還是小心一點,聽說南方鬧瘟疫了?!?

      李曉白白胖胖,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他也算個傳奇人物,小學參加各種奧數比賽,把所有獎都拿了個遍,初中卻因為網絡小說荒廢了學業,全班倒數,最后憑借著鋼琴的特長才勉強進了一所市重點高中。選了文科,高二的時候開始學習,以全校第一的成績畢業。

      只是高二的時候開始學習而已,他甚至沒有認真,據他說,自己高考前一個月書都沒翻過。

      也許其他人覺得這話夸張了,他肯定背著所有人在偷偷學。但寧負知道不是這樣,有些人就是天才。他見識過李曉的恐怖,當時數學課上有一道思考題,全班沒有一個人做得出來,李曉從來沒有聽過課,一邊翻書,一邊在衛生紙上演算,他從來不聽課,沒有草稿本,不到十分鐘,他就算出了正確答案。

      初中畢業后,寧負的班主任老于看著李曉的中考分數,幾乎要潸然淚下,連嘆了數口氣,最后一砸桌子,說:“是我毀了李曉呀!”

      李曉說:“正常人都知道肯定不怪他,是我自己不上進,他這么想我也沒辦法?!?

      李曉對這件事確實有很大的怨氣。

      他從來沒覺得荒廢了初中學業就算自毀前程,無論是分數還是學校,在他眼里都沒有任何意義。老于的痛心疾首在他看來甚至有些自作多情。但是后來,他明白了自己當年的不求上進對老于而言有多么殘忍。

      可老于三年前積勞成疾,已經過世了。那時李曉高二,他開始學習大概也有這個原因吧。

      寧負在輔導機構做過一段時間后,很理解當初老于的痛苦。

      就好像一塊閃亮的金子交在自己手上,卻開始漸漸變得暗淡,急得抓耳撓腮,使出渾身解數,思來想去,徹夜難眠,可以就阻止不了金子變暗的趨勢,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看著金子變成一塊廢鐵。

      他會無比內疚,無比自責,無比懷疑自己根本不配教書育人。

      寧負想起了《超脫》中的無數場景,這也是他不考慮做老師的原因,他沒辦法忍受看著那些年輕人揮霍青春自己卻無能為力。他不是方坤宇,有堅定的信念和崇高的理想,寧負只想活得稍微體面一點。

      他們還在聊南方瘟疫的事,寧負驚覺江依的預言變成了現實,于是插話道:“去買口罩,多買一些囤著,能買多少就買多少?!?

      李曉說:“確實,酒精什么的也要買一些?!?

      向楠說:“要是真嚴重了,口罩估計得漲到一百一個?!?

      寧負說:“不能吧,成本那么低,也沒有技術含量,造起來應該挺容易的?!?

      向楠反駁道:“不說別的,就憑你這張嘴,口罩指定漲到一百一個?!?

      寧負無話可說。

      他們都沒有想到,幾天之后,蘭州封城,這是他們最后一次聚會。

      寧負待在家里沒事做,除了日常的體能訓練,他開始重讀加繆的《鼠疫》,閑來無事查了一下口罩的價格,果然漲到了100一個。

      江依說的都變成了現實,寧負想起她望向星空,說“很快的”,難道有生之年真的可以看到人類暢游宇宙?

      那將是怎樣一番壯麗的景象?數以萬計的飛船橫亙在宇宙之中,沉默著向一個又一個星系進發,像無數柄鋒銳無匹的飛劍,把人類的文明散布在宇宙的各個角落。

      寧負覺得這一切都太過遙遠。

      他問江依:“瘟疫什么時候會過去?”

      江依說:“你天真了,這不是過去不過去的問題,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

      寧負心中一凜,這不是加繆的小說,病毒不會自己消失,病毒在不斷變異進化,強大的滅絕弱小的,更具有攻擊性,更具有傳染性,要想病毒就此作罷,除非人類死死扼住其喉嚨。

      在這場浩劫中,無數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但有更多的人,以凡人之名實踐英雄之行,以凡人之軀承擔英雄之責。他們撐起了一片天,卻輕描淡寫地說:“這只是工作罷了?!彼麄兪怯職?,是堅毅,是希望,是最可愛的人。

      寧負自愧不如,他做不到把家人朋友甚至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為理想或信念獻出一切,他也想燃燒,但是他太懦弱啦。

      江依又發來一條消息:“元宇宙要上線了?!?

      寧負挑起了眉。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人類前進,災難不行,瘟疫不行,如果有外星人,那他們也不行。

      “我們會繼續向前,我們會擁抱星辰?!?/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