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乘飛機回到沈陽,這時其他學生都還在上網課。

      他的藥快用完了,江依幾經周轉給他送過一批,但是現在也所剩不多,況且元宇宙的上線計劃迫在眉睫,他要參與前期的調試工作。

      回到出租屋,他發現房間里多了一臺新的設備。江依留了字條,上面是英文“future”,寧負仔細端詳這臺設備。整體看起來就像是淋浴隔間,有一套黑色塑膠材質的衣服,寧負穿上之后,戴起頭盔。

      他又一次來到了江依的地下室。江依還是像之前那樣,早就等著他了。

      “怎么樣?”江依問。她還是金色的長發,穿了一條碎花洋裙,棕色的尖頭小皮鞋。戴著一條藍寶石項鏈。

      其實寧負一直很好奇她的年齡,有時感覺江依是個青春爛漫不諳世事的小女生,喜歡捉弄人,很愛笑,有時又感覺她是個理性且溫柔的成熟女人,做事干凈利落,會把自己護在身后。還有些時候,江依望向星空,目光失去焦點,就好像凝視水晶球的巫婆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她就好像一片濃霧重重的森林,寧負不敢靠地太近,卻又不得不一步步走入。

      寧負收回思緒,說:“很神奇?!?

      “這是最新的虛擬現實穿戴設備,為了人們的一般工作所設計,在元宇宙內構建和現實高度擬真的工作環境,比如制造車間?!?

      江任打了一下響指,場景切換,他們來到一間巨大的廠房,嶄新,整潔,安靜,末端的運輸帶上,躺著一片小船般大小的白色匕首狀物件。

      “這是一個全自動化車間,用來生產風機葉片?!苯肋呎f邊走,寧負伸手摸了一下操作臺,冰冷的金屬觸感。

      “在控制室里你可以操作所有設備,真正實現無人工廠。這里制造的葉片,出門便可以安裝在風機上,而工廠用電就由這些風機提供,同時周邊還會建造其他無人工廠,形成一個工業集群。以后這樣的工業集群會建造在海面上,用無人機將原料送去,再將產品取回。中間一切需要人力的工作都可以借助虛擬現實技術完成。這些都會在一年內實現?!?

      寧負說:“那我需要做什么?”

      “這些技術的變革觸碰了很多人的利益,首先,我需要你保護我的安全,其次,上次我告訴你了,有些技術非常危險,這是我們去年四月在非洲得到的情報?!?

      江依打了個響指,他們置身于非洲大草原上,有一具大象的尸體曝曬在陽光下,象頭有一個臉盆大的創口,周圍的皮膚組織都被灼燒成焦黑色。

      江依說:“噴射磁場推動超高溫等離子團,傳說中的電漿武器,和江任集團研究室中的一模一樣。有人通過元宇宙將這些技術傳了出去?!?

      “為了錢?”

      “為了很多錢。你想過沒有,現在的世界其實挺好的,每個人都有飯吃,有活干,但是當這些技術開始普及以后,還會是這個樣子么?”

      “每個人都有飯吃,沒活干?!?

      “不會再有階級分化,不會再有資本剝削,全人類有了更多時間專注投身于藝術和科學領域,追求一些生存之上的東西?!?

      寧負其實覺得江依瘋了,她所描述的未來世界太像一個烏托邦,況且寧負并不覺得人類科技的發展與文明的進步呈正相關。

      他說:“會嗎?”

      江依忽然轉身直視寧負的雙眼:“會的,一定會的,我們的征途可是星辰大海!”

      江依的雙瞳仿佛兩顆黑色鉆石,堅硬又鋒利,寧負不由自主地躲開。

      只是那一瞬間,江依很快又變成了溫柔大姐姐,過來拉住寧負的手,說:“怎么樣?是不是很有意思?”

      寧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只是在虛擬現實中,但是肌膚的觸感卻如此真實。

      江依說:“我給你錢,我最不缺的就是錢了。想給爸爸換車是吧,也別豐田漢蘭達了,直接保時捷卡宴,現在挑顏色,讓叔等電話。你就一輛evo是不是也不夠開?蘭博基尼、布加迪那些太夸張了,不過搞輛瑪莎拉蒂我覺得沒問題,你喜歡棗紅色的對吧?”

      “我喜歡棗紅色的你都知道?”

      “因為你之前玩賽車游戲,第一輛b級車就是瑪莎拉蒂,一直用的棗紅色?!?

      “你太可怕了。關于我你還有什么不知道的?”

      江依聽到這句話后愣住了,她望著寧負,目光卻落在寧負身后很遠的地方。寧負從來沒有見過江依這副模樣,淚水泛上女孩的眼底,江依咬著嘴唇別過臉去,然后關閉了虛擬現實系統。

      寧負摘下頭盔,汗水滴落在塑膠材質的感應服上,他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寧負早就放棄了猜測江依的想法,他發消息說:“對不起?!?

      先道歉,雖然自己可能沒錯,但總歸讓江依難過了。

      在這個時候回到沈陽,寧負很糾結。父母不放心他在瘟疫還沒有完全控制時便出門遠行,但是他需要江依的藥和錢。他也知道,自己以后能陪著父母的時間不多了,但是如果拿不到安生立命的能力,父母永遠都不會放心。

      “生活中最艱難的從來都不是揚善,而是避惡?!?

      所以人和人之間才需要溝通交流,才需要寬容理解,所以他毫不猶豫不問緣由地就給江依道歉。

      他也有顧慮,害怕江依認為他是看在錢的面子上所以才故意卑微,害怕江依認為他虛偽、諂媚。不過他依舊會這樣做。

      江依和他相處了這么久,如果因為這一句對不起,就對他另眼相看,那么寧負只會覺得江依腦子不夠用。又瘋又傻的人還是趕緊躲遠點。

      江依還沒有看到那句“對不起”,她在空蕩蕩的客廳里抱著膝蓋哭泣,她在想那些關于寧負的,但她不知道的事。

      那些事,她永遠都不會知道,也永遠都不可能知道。

      情緒漸漸舒緩,江依覺得好冷,她披了毛毯,在廚房給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黑方。她現在也覺得黑方很好喝,甘洌,煙氣撩人,果香馥郁。

      她又恢復了冷靜鎮定的模樣。

      打開手機,她看到了寧負那句“對不起”,又喝了口酒,回復說:“好夢?!?/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