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十四天的居家隔離結束,寧負開著evo來到了江依的別墅。

      乘電梯來到地下室,江依說:“我其實有個猜想,困擾你的那些流光和噪音可能是個量子通道?!?

      寧負說:“我上課沒聽,你說什么是什么?!?

      江依調出來一臺設備,就像醫院里的核磁共振儀:“之前想給你做一個腦機接口,不過現在我想試試能不能用量子通道把一些信息直接傳輸給你,躺上去吧?!?

      寧負脫掉鞋子,躺了上去,之前在醫院檢查時也是這個流程。寧負閉上眼,流光和噪音如期而至,從紊亂變得有序,寧負覺得頭痛腦脹,但他不想在江依面前表現地像個怕疼的小孩。

      一切終于結束了,寧負被推出來的時候渾身是汗,大口喘著氣,像一條擱淺的魚。

      “水,水?!?

      江依遞過一支吸管。

      寧負休息了很久才坐起身來,江依揮手,墻壁打開,是一排排槍械。

      江依問:“都認識么?”

      寧負依次掃過:“ak全系、ar全系、hk全系、m系列、fn系列?!?

      江依拍手:“太好了!我猜對了!”

      她撲在寧負的懷里說:“我早該想到的!”寧負有些尷尬地想要躲開,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應該放在那里,只覺得肩頭變得潮濕,江依哭了。

      江依放開寧負,抹著自己的眼淚,說:“抱歉,太激動了?!?

      她確實在笑,她說:“現在你的一切我都可以知道了!”

      寧負一頭霧水,但是他確實對所有的槍械產生了一種本能般的熟悉,他拿起ak47,墻壁上出現了一張靶紙,寧負打開保險,扣下扳機。槍聲如雷,槍口上跳,靶紙上出現了一條歪歪扭扭的蚯蚓。

      江依說:“和打游戲一樣,你只看視頻成不了高手,還得多練。那邊是駕駛位,你先給我練側方位停車?!?

      剛哭完的女孩眼里水盈盈又亮晶晶,鼻頭有些發紅,她一嘟嘴:“這不得喝杯酒慶祝一下?但是你不能喝,你一會兒還得開車回去呢?!?

      寧負適應著自己身體的變化。知道大腦的問題不至于讓自己發瘋或死掉時,他心里其實沒有多大波瀾。他以前太在乎自己什么時候會死了,總是擔驚受怕,可是生活中能要了他的命的東西太多了,飛馳而來的汽車,220v家用電,災難,瘟疫,哪怕指間的香煙,就算除去這些,人也是會死的,這是造物主的詛咒。接受了這些以后,他便無所謂了,既然終歸是要死的,不如把此刻活得舒服一點。

      現在的問題是,這個量子通道肯定不是平白無故不請自來的,一定是某人放入自己大腦當中的,這讓寧負有些煩躁。

      他沒有去練習側方位停車,而是抱著膝蓋靠墻坐下,寧負有些崩潰。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給自己的生活找到什么意義,他覺得這樣也不錯,為了活著而活著,沒有激昂文字,沒有金戈鐵馬。他不曾爆裂地燃燒過,也沒有這么做的準備和覺悟。為江依這個瘋子辦事,他自己都出乎意料。

      不過這也沒什么,他愿意為了錢,為了尊嚴,為了體面一點的生活踏入黑暗,卷入未知的沖突,付出一些代價。他所要的就是一輛可靠的車,一間有空調和熱水的屋子,如果可以,那就再來一瓶黑方,僅此而已。

      他可以沒有意義地活著,但是他接受不了自己成為別人的工具,成為什么機器上的一顆螺絲釘,目前來看,不管他愿意與否,他已經是了。

      寧負發信息問江依:“你對這個量子通道了解多少?知道是誰放在我大腦里的么?”

      不一會兒,江依回來了,她補了妝,運動鞋,牛仔短褲,綠色短袖的下擺扎在腰帶里。

      江依說:“如果我告訴你,是你自己放進去的,你會信么?”

      寧負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要是我自己放的,那我也太厲害了?!?

      江依說:“就算不是你自己放的,但這條量子通道目前來看對你沒什么壞處,管它是誰的呢,先用著唄?!?

      寧負冷冷地看著江依說道:“你給我錢,我幫你做事,沒問題,但如果這條量子通道是你之前放進我大腦里的,那就有些過分了,我不是你實現什么理想世界的工具?!?

      江依挑起來眉,這才是她印象中的那個寧負。

      那個寧負總是留給她一個孤單的背影,轉過身時嘴角掛著一絲淺笑,也會嘻嘻哈哈地和大家鬧作一團,好像對一切都無所謂,怎么樣都不會生氣。天塌了有個子高的人頂著,他混在人群里一起逃跑,就像是影棚里的群演。

      他在乎的事情很少,所以只要是他在乎的,那么他就會就非常在乎。

      他是一個和破娃娃相依為命的死小孩,除了懷里的破娃娃,他什么都沒有。如果無人問津,他會帶著自己的破娃娃天南海北地流浪,幸??鞓返厣钕氯?。盡管風餐露宿,一無所有,甚至飽受白眼,他都無所謂??扇绻腥诉B這個破娃娃都要搶走,那他就會發瘋。

      江依見過寧負發瘋的模樣,不動聲色,堅忍,專注,就是一臺沒有感情的湮滅機器。

      江依把思緒拉回,說道:“過分?你覺得自己被物化了,對么?這一切都是我精心設計的圈套,誘導你一步一步走進來,對么?你想過沒有,這樣的機會有多少人趨之若鶩?”

      “和我有什么關系?”

      “對,那些人心甘情愿被物化,你的憤怒在他們眼里只能是矯情,沒有人會理解你的痛苦,你覺得別人怎樣與你無關,你可以不在乎,可以沉默,甚至搬個小板凳看戲,現在輪到你了,懂么?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里你根本不可能獨善其身!”江依斬釘截鐵地說。

      聽到最后一句話,寧負眼中鋒利的光消失了,他低下頭,沉默不語。

      江依有些心疼,寧負現在更像個賭氣的少年,江依揉亂他的頭發,說:“我理解你,現在你也感受到憤怒了,對吧?我們所做的就是為了改變這些。當初我說是拯救世界,還算恰當吧?”

      寧負勾了勾嘴角,又搖了搖頭,心中五味雜陳。

      “你說的對,我只想著君子不器,卻沒想過根本不可能獨善其身?!?

      江依說:“量子通道的事我真不知情,我很抱歉?!?

      寧負望著她滿是真誠的大眼睛,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說:“謝謝你?!?/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