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江依的別墅看起來稀松平常,實則戒備森嚴,寧負一直在3公里之外的高層樓頂研究別墅布防。

      之所以對江依的寶馬m4志在必得,是因為寧負有一個秘密武器。

      小智在很短時間內便幫他搜集到了別墅的建造圖紙,并且整理出了近百個版本的擬真防御布局。再加上寧負這三天的觀察,基本摸清了所有明哨暗哨流動哨,還有換防的交接規律。

      別墅使用了防彈玻璃,高強度混泥土,如果使用狙擊槍、單兵導彈,在一擊未果的情況下,江依就會逃入地下室的安全屋,刺殺計劃便宣告失敗。

      寧負在全息投影上標注了協防人員的位置,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潛入的機會,只有逐層突破。

      這意味著寧負要與江依組織中的精銳爆發正面沖突,并在極短的時間內解決所有守衛,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他不準備等待下去了,演習的時間為七天,越往后拖,自己的主動權就越小。

      寧負開始挑選突擊裝備,帶有紅外熱像儀的綜合頭盔,防彈衣,潛行靴,武器方面選擇了hk416自動步槍、usp戰術手槍、短刀、煙霧彈。

      下午兩點,正是太陽最耀眼的時候,寧負在一百米外扣動扳機,門口的兩個守衛瞬間斃命,寧負開始狂奔,只用了十三秒的時間便沖到門口。

      百米的世界紀錄2009年8月16日柏林田徑世錦賽上博爾特跑出的9秒58,寧負在藥物強化和體能訓練的雙重刺激下,擁有了比肩世界級運動員的身體素質,他要截殺暗哨。

      翻過大門,他向著別墅的正面沖刺,一邊狂奔,一邊伸直手臂,usp精準點射,暗哨倒地陣亡。別墅的門突然打開,密集的子彈傾瀉而出,寧負翻滾躲避。

      以前這種動作他在電影中看過,但是從來沒有嘗試,因為他覺得在高速運動時和粗糙的水泥地面親密接觸應該會很痛,但是此刻不知是護具的緣故還是腎上腺素狂飆,他沒有感到任何不適,順勢將背在身后的hk416拉到身前,扣動下掛榴彈發射器的扳機。

      他走入煙霧中,用usp補槍,確保警衛已經死透了。

      此刻他像一尊渾身附著黑色焰火的殺神。

      江依在廚房喝著黑方,他身邊還有三名安保人員。其中一人說:“現在去電梯口還來得及,進入地下室的安全屋,他的刺殺計劃就算失敗了。就算他能進入安全屋,還有我?!?

      江依放下酒杯,意味深長地看了那名安保一眼。然后起身走向電梯。

      那名安保抬手示意自己的隊友分兩路阻擊寧負,然后跟著江依乘電梯下到安全屋。他從安全屋內關閉了別墅的電閘,這樣寧負便沒辦法下來了。

      電梯門由合金打造,沒辦法暴力拆毀。寧負已經輸了。

      他轉身準備接受演習結束的指令。

      寧負的確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事先根據江依提供的資料,安保組對寧負的各項能力進行了評估,他們盡量將對手想象地足夠強大,可是寧負的表現依舊超出預期。

      那個男孩擁有過人的身體素質,超出生理極限的反應能力,結合教科書般標準的戰術動作及思路清晰的突襲計劃,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近乎全軍覆沒。

      不過即便如此,寧負依舊失敗了。他都已經想好怎樣安慰這個男孩,甚至隱隱動了將他招入安保組的念頭。

      江依沒有說話,只是意味深長地笑著,用眼神示意他去看剛才拉下的電閘。

      這時,他聽見氣流席卷墻壁內的電梯井,發出陣陣嗚咽,顯示屏依舊亮著,電梯節節上升,停在了一樓。

      他絕望地反復拉動電閘,卻不起一點作用。他看向江依,內幕?沒必要呀!為什么會這樣?他是怎么做到的!

      電梯門打開,空無一人,里面全是煙霧,他依舊保持鎮定,手指放在扳機側,沒有開槍。

      就在他緊繃至極限時,電梯內仿佛傳來了一聲響動,他本能地開槍掃射,打光子彈后,他聽見靴底落地的聲音。

      一顆子彈從煙霧深處飛來,擊中他的眉心。

      他跪坐在地,現在安保組全部陣亡。

      又想起四聲槍響,江依倒地不起,頭部中一槍,心臟中三槍。

      寧負從煙霧中走出,大口喘著氣,剛才他一直藏在電梯頂部,更換彈夾的同時,將空彈夾丟下,引誘最后一名安保開槍,等他換彈的間隙,再跳入電梯,借助熱成像將其擊殺,又連開四槍,命中江依。

      他忽然深吸一口氣退回煙霧,他感覺有些地方不太對。

      再次戴上紅外熱像儀,安保的尸體已經慢慢變成藍色,而江依的尸體則消失不見。

      這時,他聽到了腦后手槍保險打開的聲音。

      寧負迅速低頭,然后便被踹出煙霧,那個人影欺身而上,一只手別住寧負的胳膊并用槍口頂住寧負的后頸,一手將寧負的腦袋死死按在地上。

      “看來寶馬m4你開不走了呀?!?

      是江依。

      她扣動扳機,寧負的后頸像是被巨錘砸中,眼冒金星,下一秒他被強制下線,刺殺失敗。

      寧負脫掉vr設備,癱在地上大口喘氣,后頸處的疼痛依舊讓他頭暈目眩。愿賭服輸,他沒什么想不通的,技不如人,沒辦法。

      如果他最后依舊保持足夠的警惕,在煙霧中確認熱成像慢慢冷卻,也許還有一線機會。

      寧負從地板上爬起,開始復盤這次演習。

      普通的防御力量在面對高科技武器或者改造人時沒有任何招架之力,他想起了自己曾經在《黑月基地》中遇見的那個超級戰士,左右橫移躲閃準星,利用模型細節避開子彈。寧負知道今天參與演習的安保組成員有多么絕望,多么恐懼,他感同身受。

      來殺江依的人只會比自己更強,寧負知道江依可能還留有底牌,但是戰場瞬息之間千變萬化,優勢可能頃刻便蕩然無存,一個小細節就足以扭轉乾坤。

      這一場演習,的確是他輸了,但對于安保組而言,他是勝者。

      在公海的未來號上,底艙實驗室中正在進行著一場改造手術,黑格爾似乎又魁梧了幾分,軀勉為其難地塞在醫療艙內,一旁的女人注視著自己的杰作,像是在昏暗房間內調配藥劑的巫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