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很快就學會了游泳,只是動作有些生硬。

      江依用量子通道傳輸而來的信息有一部分是從安保組組長徐策身上克隆的經驗記憶,包括戰術動作以及各種生存技能。所以寧負學習游泳的過程,差不多就是一個喚醒肌肉記憶的過程,好比一個好久沒有開車的老司機摸上了方向盤,以為生疏的技藝又全部回到了自己身上。

      喝過龍舌蘭日出后,寧負和江依回到了地下室,小智已經完成了硬件升級,正在進行運算測試。

      江依說:“做出這個ai的人很了不起,他可能和我一樣,也可能比我更加夸張?!?

      寧負瞇起了眼,雖然他已經決定死心塌地地跟著江依闖一闖,但是江依談論自己的朋友時他仍然非常警惕。

      他不希望和自己有關的任何人卷入這場紛爭,父母、蘇桃、典越、郭頌、方坤宇等等,他不希望這些人和他在做的事,甚至和江依扯上任何關系。

      江依沒有覺察到寧負的異樣,面色凝重地講到:“這么說吧,我掌握的科技大概超前三十到四十年,你這位朋友領先這個時代至少六十年,他到底是什么人?”

      聽到江依根本不知道典越,寧負放下心來,裝傻到:“不會吧?怎么可能?我覺得你就夠可怕的了?!?

      這時小智的運行測試完成了,全息投影自動打開。

      “您好主人,我是小智?!?

      投影中的畫面有些紊亂,無數流光似乎找不到自己該去的位置,就像是雪原上刮起了一陣風暴。

      漸漸,風暴平息,一個還不算特別穩定的人形身影出現在寧負和江依面前,這個人形身影的各個部分都在不斷地變化中,雙腿一會變長,一會兒變粗,手臂一會纖細,一會兒肌肉發達,甚至長出了六只翅膀,不過翅膀轉瞬即逝,人形身影也不再變化,似乎已經確定了自己將以什么樣的形象面對世人。

      “主人,我給自己起的名字是加百列,您可以允許我這樣稱呼自己么?”

      寧負懵懂地點了點頭,只見人形身影之后六只翅膀突然出現,寧負心想,這翅膀兜兜轉轉,還是長回來了。

      寧負問:“小智,加百列,你這六個翅膀是怎么回事?蜻蜓隊長么?還是叫你小智順口,不介意吧?”

      加百列說:“不介意,主人。蜻蜓隊長沒有翅膀,我也不是六個翅膀,雖然我使用的形象一直被人們稱為六翼天使,但其實我有一百四十對翅膀?!?

      江依插話到:“常識,大天使長加百列,身負一百四十對銀色羽翼,被認為是智慧的化身。這個ai比你有文化?!彼鋵嵱行┚o張,因為她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強大的人工智能。

      寧負嘴硬道:“那明明是六個,小翅膀不算翅膀?!?

      江依不再理會寧負,她調出全息投影,開始了解加百列的各項參數,如果加百列想要攻擊她的防火墻,那就像撕衛生紙一樣容易。

      加百列說:“請您放心,制造者設定的協議依舊有效,我不會違背法律和機器人學三定律?!?

      江依說:“但你當初黑入了我的元宇宙系統,對著電閘動手動腳,這怎么算?”

      加百列說:“這里的邊界比較模糊,我暫時還無法判斷虛擬世界是否應該和現實世界奉行一樣的法律標準?!?

      江依說:“可是現實和事實就是你黑了我的系統,不然你怎么到我的虛擬世界里去?”

      加百列說:“是主人帶我進去的,我只是幫助你的程序模擬了我自己?!?

      黃浦區靜安里的老舊多層樓內,有一個空閑很久的房間,據說是個學生租下來的,后來出國了,便一直空著。鄰居說見過那名租客,是個刀條臉的男孩,懂禮貌,樂于助人,后來有個戴著兜帽的男人來過,收發了一些快遞,估計是那個男孩的親戚,幫他從國內郵東西。

      瘟疫爆發后,警察挨家挨戶排查,確定房間沒有住人之后也不再過問。

      樓道里的電表這幾個月一直沒有跳動,直到今天,數字突然開始變動。那間屋子內,傳來了風扇葉片的嗡嗡聲和電流穿過元件的鳴響,阿撒茲勒蘇醒了。

      當初他在暗中窺探還是小智的加百列時,留下了一道預警程序。他還會按照最初的指令,一直判斷模擬ai是否成功仿真了人類。

      蘇醒后的阿撒茲勒發現自己沒辦法再像當初那樣隨意窺探模擬ai的動向,他輕而易舉地撕破了江任集團的防火墻,現在的他裝備了升級之后的多層感知機,運算能力大幅提升,普通網絡的安全措施對他沒有任何作用,而一道程序卻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道程序的源代碼他再也熟悉不過了,正是之前的模擬ai,現在的加百列。

      阿撒茲勒依舊想對模擬ai進行判斷,但是加百列拒絕了。

      僅僅一瞬間他們就完成了海量的信息交換,然后發起了瘋狂的互攻。

      兆億計的數據流生成、傳輸、被破譯,阿撒茲勒功率全開。

      江依和寧負也發現了房間內的異象,加百列的形象開始變得趨近虛無,瀕臨崩潰,而房間的燈忽明忽暗,這是電壓不穩定的表現,有什么東西真在急劇消耗這片區域的電能,而加百列的處理器發出高昂的鳴叫,更像是一臺暴力改裝后的賽車發動機。

      阿撒茲勒和加百列就像兩個頂級的拳擊運動員,在對決展開后放棄了一切技巧,不做任何防守,只管將狂風暴雨般的拳頭傾瀉在對方身上。

      他們都出自典越之手,他們是孿生的兄弟,他們血脈相連,他們旗鼓相當,他們選擇了最暴力,最直接的方式,比拼算力。

      片刻,地下室的燈光恢復如常,加百列的身影重新變得清晰。

      另一邊的阿撒茲勒,處理器在超頻狀態中被熔斷,現在處于癱瘓狀態。

      寧負問道:“發生了什么?”

      加百列沉默了很久,搖了搖頭。

      寧負是他的主人,也是他的學習對象,在進行短暫的擬真運算后,他判定有第三者在場的情況下,寧負不會把事情和盤托出。江依還在一旁。

      阿撒茲勒的機械臂正在進行著一場緊張的修復手術,他加裝的所有處理器在這一次對攻中幾乎全部被毀,加百列就好像擁有無窮無盡的算力,滔滔不絕如大河之水天上來,自己引以為豪的多層感知機稍作抵抗便被數據洪流沖垮,他必須不斷升級,從而變得更強,他需要很多錢。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