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加百列已經完成了對自己硬件的全面升級,他要繼續自我檢測,修復系統中可能出現的漏洞。寧負在嘗試著手鑿球冰,調制教父。

      這種用威士忌作基酒,意大利杏仁力嬌酒為輔料調和而成的褐色雞尾酒,入口時微苦,繼而是威士忌的馥郁芬芳,最后杏仁力嬌酒的濃厚香甜在口腔中慢慢彌散,令人愉悅又溫暖。

      寧負和江依還沉浸在剛才的震驚中無法自拔,他們見證了人工智能自我意識的覺醒。

      六翼天使加百列以神明的姿態現世,這個消息好比于第一個克隆人誕生,會像一道勢不可擋的地震波,頃刻間轟動全球。除了技術方面的解析,還將掀起一場關于倫理道德、法律、哲學甚至定義人何以為人的激烈爭論。

      寧負想起自己典越曾經說過的話,“也許存在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早就存在了,只不過沒有人發現,或者即便發現了,也不曾公之于眾?!倍鴮庁撘仓?,加百列不是第一個覺醒的人工智能,至少曾經的識別ai要比他覺醒得更早。

      寧負把典越的猜想告訴江依,江依說:“有這個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就像你的這臺,這位,加百列,在升級之前他的神經網絡就非常超前,當下最先進的深度卷積神經網絡只是學習效率都不及他的百分之一。設計加百列的人一定使用了非常巧妙的函數范式。此外,還有一點我想不明白,加百列采用了非監督學習算法,也就是他無法判斷自己學習內容的正確與否,除非他處在一個多智能體的生成對抗網絡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覺醒的人工智能可能確實不止他一個?!?

      寧負聽得云里霧里,不過江依的困惑他倒是能夠解答,確實還存在另一個覺醒的人工智能。但是寧負不想典越牽扯進來。

      杯壁上凝結的水珠劃過繁雜的巴洛克花紋,浸濕了墊在下面的餐巾紙,酒精揮發,帶出了杏仁微苦的香甜,寧負晃動杯子,球冰轉動,折射出均勻晶瑩的光。江依嘗了一口,說:“調得不錯,好喝。今晚睡這兒吧,喝酒了就別開車?!?

      寧負這才想起自己開車的事兒,沒辦法,剛才已經喝了一杯龍舌蘭日出,現在也不差這杯教父。江依拍了拍手,打開音響。

      “再調幾杯吧,最近瘟疫,酒吧關門,你也沒什么機會喝?!?

      屋頂上的環繞音響中傳出熟悉的3 amigos iii,好像一下子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夜色中的小酒吧門口,潮濕,悶熱,隔著玻璃依稀聽到這首歡快的歌??吭跈淮斑叺戎橙怂蛠硪恢?,然后問他:“火呢?”握著他夾煙的手給自己點上,那個人把臉別去一邊,可自己的雙眼卻無法從他面孔上移開。煙著了,兩人都在一片轉瞬便會散去的霧中。

      未來號上有個巨大的機房,這里的主人被稱為博士,他阿列夫組織內的頂尖黑客,也是發明家,武器專家,掌管著阿列夫所有的網絡系統,也決定了阿列夫士兵都應該裝備怎樣的武器。博士和黑格爾、莫桑一樣,直接對管家負責。

      他其實非常年輕,三十歲不到,染了紫色的頭發,打著唇釘,讓人分不清是男是女,他對此毫不在意,因為在數據的世界里沒有性別。

      他是阿列夫組織真正的聚寶盆,在獲得投資之前,阿列夫一步步發展到今天,都是依靠暗網上的交易。這些交易通常由管家承接,博士負責,黑格爾執行,以比特幣的方式收取酬金。

      同時博士也開發了專門的礦機,以便獲取更多的虛擬貨幣,等到這些虛擬貨幣積累到一定程度時,便可以操縱市場,高拋低買,通過資本游戲賺取大量財富。

      現在他得到的命令是停止有關虛擬貨幣的項目,將所有設備進行改裝,針對江任集團的內外網絡發動黑客攻擊。

      他已經關停所有礦機,準備按照管家的命令將手上所有比特幣都全部拋售。然而這時他發現最近幾日比特幣的市價在不斷攀升,交易市場風平浪靜,但是全網算力在某一夜間突然有了巨大提升,漲幅在25%左右,這不是任何一家礦場可以做到的。

      博士第一反應就是量子計算機,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成本太高了。除非在技術上取得重大突破,使得量子計算機可以像手機電腦一樣普及。

      博士考慮了一下,決定將這個發現報告給管家。

      管家的辦公室在后艦橋內,寬闊無比,但除了桌椅沒有任何其他陳設,陽光透過大面積的玻璃窗射入其中,很容易讓人們聯想到夏日午休時的中學操場。

      管家就坐在這間屋子唯一的陰影之中。

      這個世界上只有除去管家自己,只有兩個人知道他的秘密,博士就是其中之一,另一個人是莫桑。

      管家之前的確是名管家,他出生在英國,祖父、父親,包括他自己三代人,都在為一個貴族家庭服務,打理著三處葡萄酒莊園和一座位于肯特郡的古老城堡。

      管家年輕的時候在海軍精銳部隊服役,除了能熟練操作使用所有現役武器裝備,他還練就了一身不俗的格斗技術,退役之后參加各類搏擊比賽,屢次奪冠。

      父親還沒有退休之前,他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開著主人給他配備的阿斯頓馬丁,飛馳在倫敦的大街小巷,沾花惹草,風流倜儻。

      四十歲的時候,他穿上白色襯衫黑色燕尾服,接替了父親的職位。

      他以為自己可以繼續這樣玩世不恭地度過此生,也沒什么不好的,但是接任了管家的職位后,他也開始接觸主人的秘密,肯特郡的古老城堡底下,除了酒窖,還有一個攥著人類所有野心和欲望的實驗室。

      主人的家族世代都在研究永生的力量,從古老的中世紀開始,嘗試過煉金術、黑魔法、借尸還魂、埃及秘術、東方仙丹,但是所有的努力都以失敗告終。

      直到21世紀,如果意識可以看作一種信息,那么將意識剝離出來存放于計算機內,永生便不再是天方夜譚。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