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人類的大腦被認為是意識的載體,大腦由一個個神經細胞構成,這些神經細胞的工作原理其實并不復雜,接受刺激,處理,再傳遞。

      用電子元器件模擬人類大腦的構想其實在1957便被提出了,人們將模擬神經細胞的電子元器件稱為感知機,這也是現在人工智能的基本單位。但是這些技術受制于當時的條件,在21世紀才開始突飛猛進。

      主人在這些技術當中看到永生的可能,區別于煉金術和黑魔法,科學不需要虔誠,只需要理性,他可以從歷史的長河中疲憊上岸,一步一個階梯,最終叩響永生的大門。

      管家對這些不感興趣,父親去世,主人的孩子死于白血病,他一如既往地穿著白色襯衣和黑色燕尾服,在每天早上八點將三明治和卡布奇諾送進主人的臥室。

      研究愈發瘋狂,主人開始用大猩猩做實驗,企圖將黑猩猩的意識轉移到機器人身上,管家為主人處理了無數具黑猩猩的尸體。

      管家也在反思著自己這些年的生活,和主人比起來,他就是在揮霍生命,他一遍遍問自己,難道不想去攥住一些永恒的東西么?

      他想,他非常想。沒有人不想,對永恒的渴求就像是編寫在人類基因中的一段魔咒,人們總是不由自主地追尋一些永恒的東西,永恒的愛情,永恒的真理,但這一切,都要以永恒的存在為前提。

      在一個平常的早晨,傭人煎著培根,管家啟動咖啡機,做好一杯卡布奇諾,奶泡豐富,拉花是麥穗狀的。管家端著托盤走進主人的臥室,今天他沒有像往常一樣轉身離開,而是站在窗邊,主人沒有在意,夸贊了他拉花的手藝,自顧自地吃著。

      主人佝僂著身軀,長期的伏案工作使得他再也直不起腰,臉上的皮膚堆出褶皺,更顯老態。

      吃過早餐后,主人說:“你知道,我已經沒有孩子了,我們曾經是多么繁榮的家族,經歷了無數政變、戰爭、災難,最后輸給了時間,我的時間也不多了?!?

      他像是在解釋著自己的一切,管家背靠窗邊,沉默不語。

      主人繼續說:“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我喜歡自己的姓氏,喜歡他們稱呼我公爵,對著我脫帽致敬,喜歡每天早上的卡布奇諾,這些咖啡豆從巴西和哥倫比亞運來,承載著南美的陽光和雨水,恰如其分的酸度和烘培后的焦香,讓欣悅從味蕾傳到全身,我喜歡睡前的白蘭地,杯口有勃艮第葡萄園的香氣,甘洌,清甜,就像一場舍不得醒來的夢?!?

      劇烈的咳嗽過后,他繼續說道:“我想活下去。一直以來,就是這樣的信念支撐著我這副疲憊不堪的軀體,后來,我漸漸明白,這不是我一個人的訴求,這個世界上,任何斗爭,本質上都是生與死的斗爭,只不過一些人太過愚昧,看不清自己真正反抗的對象。這個世界上,任何事都是悲劇,而任何悲劇,本質上都是生與死的悲劇,所以古希臘的藝術才能有如此之高的成就。我不是在為我一個人奮斗,我死以后,你會繼續的,對么?這是全人類的事業?!?

      管家沉默了,他是想過追求無限的生命,但是他第一次明白,這種欲望是帶著某種生而為人的宿命性質。

      管家說:“公爵大人,我理解您,支持您,愿意為您的理想貢獻自己的力量。這本來就是我今天想對您說的。此外,謝謝您的教導?!?

      瘋狂的實驗在古堡地下室繼續進行著,除了大腦,他們妄圖用機械取代一部分人類器官,而這部分機械器官則由人工智能控制,與大腦聯通,組成一個混合智能體。這些實驗全部以失敗告終。

      死亡終究還是收走了老公爵的性命,管家繼承了所剩無幾的遺產。他明白,單靠自己是無法實現永生,于是他找到了被瑞典醫療研究所開除的莫桑,因為攻擊國家銀行被通緝的博士。

      他開始在這兩人的幫助下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改造,他不想重蹈主人的覆轍,他要一步一步逼近永生。

      管家將自己的部分骨骼替換為鈦合金,在腎臟旁邊加入了血液透析器,還嘗試壁虎血清,企圖提高自愈能力,在腦機接口有所突破后,管家完成了主人生前最后的項目,將自己變成了一個混合智能體。

      這些就是管家的秘密,他的辦公室內沒有紙筆,沒有電腦,只有一條鏈接機房的光纖,他通過腦機接口穿梭在互聯網中,搜集各類有用的信息,然后對阿列夫組織下達命令。

      他還要進一步向無限逼近,不僅如此,他還要帶著人類一起向無限逼近。這才是他生命的意義。

      但是他明白,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業,主人的失敗就在于太過心急,妄想一步登天。而自己是個實用主義者,會一步一步來,先處理迫在眉睫的江氏集團,然后剿滅財閥寡頭,打破現有的世界格局,將人類的精英力量團結起來,就像從替換一根肋骨到腦機接口,再到混合智能體,他會一點一點積累自己的優勢,最后推開永生無限的大門。

      博士將虛擬貨幣的價格異常波動匯報了一遍,管家示意他先出去。博士離開后,管家鏈接腦機接口,他面色發白,大腦承受著極重的電流負荷,他找到了全網算力飆升的原因。

      有人同時黑入了數以億計的民用設備,為其分擔運算壓力。也就是說,一個普通人的手機,只要處于開機狀態,就有可能為那名黑客進行挖礦運算。

      一部手機或者家用電腦的算力非常小,但是如果幾億部一起工作呢?

      管家興奮了起來,阿列夫需要這樣的人。

      鮮血從鼻腔中涌出,他斷掉了腦機接口,顫抖著從胸口衣袋中拿出折好的手帕,將血跡擦凈。

      站在窗邊,海面風平浪靜,遠處可以看到像石油一般的沙丁魚群,轉向時銀色的鱗片反射出刺眼的光亮,直升機從遠處飛來,裝載著未來號近期所需的補給物資。

      從一間管家的小屋,到城堡地下室,再到如今的核動力渡輪,這本身就足夠令人肅然起敬,然而一切不會止步于此,還要向前,向前,再向前,直到推開永生的門,迎接無限的自由。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