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喝多了,閉著眼躺在沙發上,江依換了白色絲綢睡裙,關上燈,坐在一旁吃著櫻桃。寧負迷迷糊糊地說:“我好想你陪我一會兒?!?

      江依知道,他在念《春光乍泄》里的臺詞。寧負垂在沙發一邊的手動了動,江依猶豫片刻,輕輕握住。

      第二天寧負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江依家的沙發上,襯衣的下擺還扎在腰帶里?;疑{的房間空空蕩蕩,卻不顯得冷清,反而有種難以言說的溫柔。這是一個人生活過、精心打理的痕跡。寧負不清楚自己喝了多少,剛開始還在調雞尾酒,后來就一杯一杯喝龍舌蘭。

      總之醉得厲害,口干舌燥,頭痛欲裂,他好久沒有這樣喝過酒了。江依抱著手從房間的另一邊走出,穿著白色絲綢睡裙,領口很低,寧負慌亂地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在哪里。

      江依說:“要回去了么?”

      寧負說:“不打擾了?!?

      江依說:“我幫你叫車?!?

      在等車的時候,寧負說:“謝謝你,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沒有那么好學,沒有那么努力,也沒有什么遠大抱負,很多時候,我只是想著過好自己的小日子,挺自私的,但是你可以相信我?!?

      江依很認真地說:“別謝我,謝你自己?!?

      寧負從她的語氣中聽出,這不是在套用爛俗的雞湯,更像是在陳述嚴肅的事實,他有些疑惑地望向江依。

      江依說:“以后你會知道的呀?!?

      別墅的大門打開,一輛奧迪s8像一條黑色的魚,穿梭在清晨的薄霧中。銀色的后視鏡仿佛精靈的耳朵,彰顯著這輛車高貴的血統。

      江依說:“我一定是相信你的,當然,你可能不相信你自己,不過你相不相信都沒關系,因為你一定是你?!?

      江依回到了別墅,奧迪s8降下車窗,是安保組組長,徐策。

      寧負對這個安保組組長印象不錯,為人謙和,沒什么架子,心地淳樸。寧負在演習中可謂是讓他顏面掃地,換做其他人大概早就惱羞成怒了,他雖然一開始也不服輸,但是了解到電閘故障的始末之后,大大方方地承認了自己的失敗,沒有半點怨天尤人的意思。

      寧負坐上副駕,徐策一臉絡腮胡,穿著一身西裝,戴著白手套,看起來就像一個專職司機。

      “是你呀?你小子,不會吧?”

      “徐大哥,我以為江總叫的滴滴呢,我還說這滴滴怎么是個奧迪s8,最近瘟疫,據說好多中產都出來跑滴滴了,在別墅區叫輛s8好像也沒什么,沒想到是你呀?!?

      “我平時負責江總的安保工作,和安保組的兄弟們就住在旁邊的小多層,也給江總當司機,s8是江總的,我的車是輛漢蘭達。我喜歡越野,去過河西走廊,也跑了幾趟川藏線,后來老婆得白血病了,是江總救的命,我就把命抵給江總了?!?

      “現在嫂子沒事了吧?!?

      “現在挺好的,在家帶孩子,多虧了江總呀,你小子可別對不起江總!”

      “不能,哪兒敢呀,我要是對不起江總,徐大哥不得給我頭擰下來?我也是承了江總的恩?!睂庁撝噶酥改X袋,說:“這里有毛病,江總給治好了,不然說不準什么時候就原地暴斃了?!?

      徐策撇了一眼寧負,好像在確認他是否說謊,寧負一臉無辜地回視,就像只單純可愛人畜無害的小白兔。

      山路十八彎,徐策開得很穩,駛上北環路,徐策給寧負讓了一支煙,清晨的路上沒什么車,天空像一塊出現裂紋的青色玻璃,有一種易碎的疏離氣質,太陽在后視鏡中反射出耀眼的光,寧負癱在座椅上,腦袋依舊暈暈乎乎,手搭在車窗邊,指間是半截沒有燃盡的煙。

      徐策打開音響,問寧負想聽點音樂么?

      寧負說,放你喜歡的歌就好。

      徐策說,江總喜歡莫扎特,我聽不明白那玩意兒,人家的品味高,咱理解不了,我就喜歡抖音上比較火的那些歌,還有電音,很帶感,但是江總嫌吵。

      徐策放了一首沈以誠的《水瓶》,說,這首安靜些。

      他跟著輕唱:

      你不言,我不語。反正我絕不主動,天倒下了我來扛。

      也不想變成大哲學家,高處不勝寒自己頭也大。

      即使心里有一萬個問號,也是需要自己來解答。

      他唱的有些跑調,本來有些文藝憂傷的歌,在他粗獷的嗓音下,更像是一場夸張的喜劇表演。

      寧負控制不住上揚的嘴角,挺了一下身子,撣落煙灰。

      徐策得意洋洋地說:“老婆喜歡這首歌,我偷偷學著呢,過幾天結婚紀念日唱給她聽?!?

      寧負說:“建議你換一首,這首歌聽起來感覺更像是愛而不得?!?

      夏末秋初,奧迪s8在寬敞的北環路上飛馳,把搖搖升起的太陽甩在身后,車里放著歌,手套箱有兩包煙,如果不知道終點在哪兒那就更好了。

      瘟疫在無數人的努力和犧牲下終于得到了遏制,企業復工,學校復課,寧負的手機上傳來一陣震動,也收到了開學的通知?,F在宿舍只剩郭頌和小天兩個人了,聽說趙翎加入了海軍,最早也要兩年后才能回來,那個時候他們大學都已經畢業了。

      寧負的腦袋里還是昨晚的龍舌蘭,此時暈暈乎乎就像坐在一條左搖右晃的小船上,他想起了《速度與激情5》的結尾,灰色的雷克薩斯lfa飛馳在公路上,雙閃超車,像在眨眼睛,引擎的聲浪經過雅馬哈音響部門的專業調教,悅耳動聽。韓握著方向盤,吉賽爾坐在他的身上,熱吻過后,吉賽爾問:“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韓說:“我不知道,我還沒有去過馬德里?!?

      吉賽爾說:“我以為你想要去東京?!?

      韓說:“我們會去那里,總有一天會?!?

      吉賽爾眼中含情脈脈,笑靨如花。

      他們每個人有分來的一千萬美金,現在寧負雖然沒有那么多錢,但也算是小有積蓄,可是陪著他一起周游世界的人,卻還不知道在哪里。

      瑞士剛過凌晨,蘇桃合上筆記本電腦,結束了一天疲憊的工作,她準備沖澡,護膚,兩點入睡,七點醒來,還能休息五個小時。打開手機,看到國內各地解封的消息,寧負應該也要去上學了吧。蘇桃算了一下時差,現在應該是早上六點,寧負這小家伙大概還在睡懶覺吧。

      蘇桃發了一條:“開學愉快?!北闳_澡了。

      寧負看到消息的時候,車子已經駛入了市區,街道有了一絲往日的氣息,上班族夾著包,步履匆匆,公交站臺依稀等著兩三個人,買早點的小攤上蒸汽騰騰。

      他回復蘇桃說:“早安,你多保重,回國見?!?/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