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寧負回到包廂,拿了瓶百威,坐在角落里,國商的院花的確很好看,拈了片西瓜,送在班長嘴邊。寧負心生佩服,這女人就算是喂水果,也能擰出千嬌百媚來。

      班長注意到了寧負的視線,挑釁似得摟過院花深情熱吻,指導女孩將他推開,故作兇狠地用手背抹了一下唇上沾著的口紅,就像炫耀戰利品似的。

      寧負覺得這其實就算一種物化,或者說異化,只不過你情我愿,彼此都各取所需,樂見其成。寧負只想多看幾眼,畢竟賞心悅目。

      正在這時,包廂的門被推開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長發男人走了進來,他整個人像是蕩在衣服里,看起來有些瘦弱,揚起臉,眼神清澈,顴骨分明。一張臉寫盡所有的滄桑和溫柔,一眼望去恍若看見了雪峰中的天池。不過他更像是從電影中走出來的吸血鬼王子,憔悴,神秘,邪魅。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把視線投向他,就連寧負也覺得他是班長叫的男陪唱。

      男人關掉音響,俯身在寧負耳邊說:“我叫梅韻,是安保組的聯絡員,江總要你現在過去一趟?!?

      班長說:“你誰呀?憑什么關音響?”

      梅韻問寧負:“這是哪位?”

      寧負說:“啊,我的班長?!?

      班長說:“寧負,你朋友?這是同學聚會,你和你朋友出去聊?!?

      寧負站起身,卻被梅韻一把按回沙發。

      “江總說了,一切麻煩我來解決?!?

      寧負說:“不麻煩,我們走?!?

      話音未落,梅韻抬手,班長的頭頂發出一聲爆響,嚇得他臉上的橫肉像水波一樣抖動。

      一把蝴蝶刀插在墻里,垂下的一半刀柄剛好按在班長的頭頂。

      梅韻說:“manners maketh man.明禮,方能,成人?!币謸P頓挫,義正辭嚴。

      班長本來幾乎是躺在沙發上,愜意萬分,現在不敢繼續躺著,想坐起身來,又被刀柄點著,進退維谷。

      梅韻一臉輕松,慢悠悠地走了過去,伸出手指,挑起院花的下頜,吻了上去,一只手順勢放在院花的腰間。

      “小姐,您的唇很潤?!彼蛄艘幌伦齑?,“是迪奧999么?但是我覺得紀梵希n37藍調正紅,更適合您,回見?!?

      梅韻看向班長,眼里平靜無比,好像自己剛才只是做了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他這才伸手取下蝴蝶刀,折好收進褲兜。

      班長憤怒地看向院花:“你們認識嗎?”

      梅韻接話到:“現在認識了?!?

      班長看了一眼梅韻,繼續向著院花咆哮到:“你給我滾!”

      梅韻說:“走吧,小姐,我和寧先生還有事要辦,不能親自載你回家。這是你的打車錢,還有我的名片?!?

      梅韻掏出一只錢夾,從里面隨便抽出一沓,蹲下身子,把錢和自己的名片一起放在女孩的光潔的大腿上。

      “這樣不懂禮貌的男人,會對你很粗暴,不值得,當然我也很粗暴,不過我值得?!彼f這些話,好像帶著懇求的語氣,眼中滿是真誠。

      他拉起女孩的雙手,按在那一沓錢上。轉身招呼寧負走出包廂。

      女孩把那一沓錢甩在地上,踩著高跟鞋,也離開了包廂。在ktv門口,女孩看到梅韻和寧負坐上了一輛法拉利,消失在車流之中。

      梅韻慵懶地握著方向盤,說:“這位班長大人的無夢良宵被我攪和了,哈哈?!?

      寧負說:“以前怎么沒見過你?!?

      梅韻說:“他們不喜歡我,因為我是個壞人?!?

      寧負說:“組長開漢蘭達,你開法拉利488?”

      梅韻說:“徐策一年工資三十多萬,我一年工資兩千萬。開法拉利488不是很正常么?不開好車怎么泡女孩?”

      “為什么?”

      梅韻打開音響,古典鋼琴曲悠揚而出,“因為我和江總一樣,喜歡莫扎特?!?

      寧負警惕的心并沒有放下,這個人看起來瘋瘋癲癲,但說話做事卻有著自己的可怕邏輯。他之所以欺負院花,是因為這樣才能讓班長更痛苦。

      倘若僅僅嚇唬一番班長,那么他們離開后,所有人都會安慰班長,院花也不例外??墒怯H吻他的女人,這種傷害可就不是安慰能夠撫平的了。不過院花可能會十分愧疚,不停道歉。但是再扔下一沓錢來羞辱她,激怒她,愧疚和道歉很大概率就會變成怨恨。

      對于班長而言,折了面子,在女人那里,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

      如果梅韻僅僅仗義執言,這下不來臺的尷尬班長就會算在寧負頭上,可是梅韻直接將事做絕,把仇恨拉滿,反而不會給寧負引來憎惡。

      包括那句“因為我和江總一樣,喜歡莫扎特”,像是不正經的俏皮話,實際上表明了對薪酬問題避而不談的態度,最后,還暗示江總很信任自己,畢竟沒有一個上司會和不怎么親近的下屬交流音樂。

      寧負知道,想清楚和做明白之間隔著遙不可及的距離,梅韻做這一切游刃有余,水到渠成般自然而然,與其說是長期實踐后熟練了的結果,不如說已經被內化為一種本能。

      寧負笑了一下,沒再繼續詢問什么,和這樣的人在一起,言多必失。

      法拉利停在江依別墅的門口,寧負下車,梅韻說:“一會兒見?!?

      寧負下到江依的別墅地下室,有一面墻已經變成了大屏幕,上面是安保組成員的第一視角。他們正在搜查一棟建筑物。

      江依今天穿了一條露肩紅色長裙,胸口有一朵碩大的玫瑰,高跟鞋是米色的圣羅蘭opyum,頭發干凈利落地挽成發髻。

      “見過梅韻了?”

      “是啊,挺厲害的,哎!”寧負重重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么評價這個人。

      “習慣就好?!苯勒f。

      寧負的目光已經被屏幕所吸引,江依說:“這是我們在元宇宙中由ai建造的cbd,就是中心商務區,江任集團的一部分員工在這里工作,負責部分原型機的數據分析。我將研究員每十人分為一組,放出不同的消息,小鼴鼠上鉤了?,F在我們就可以知道居心叵測的人到底是誰,還可以把鼴鼠鎖定在十個人的范圍中?!?

      在安保組組長徐策的視角中,帶著無限符號的白色面具一閃而過,艾奇遜aa-12爆烈開火,1.6秒就打掉了彈匣內8發12號霰彈,換彈的間隙身后隊友立刻上前警戒。

      “是阿列夫呀,弟弟,你怎么看?”江依轉身問道。

      寧負向下坐去,納米椅將他穩穩接住,盡管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這種神奇的科技,寧負依舊樂此不疲,像個小孩在商場里相中了一件昂貴的玩具,不能買回家,于是每次經過便捧在手中仔細端詳。

      “坐著看唄?!睂庁撜f著玩笑話,卻快速掃視所有的監視畫面,剛剛那名阿列夫士兵如同魅影一般規避彈道,所展現出的反應能力與敏捷程度都已遠超正常人類,徐策他們很可能不是對手。

      安保組以突擊隊形繼續前進,轉過墻角,看到了一具阿列夫士兵的尸體,在霰彈槍蠻橫不講理的火力下,即便他進行了基因強化,依舊被打碎防彈衣,當場斃命。

      未來號上,一名阿列夫士兵脫下頭盔和模擬服,跪在地板上,即便是在虛擬世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黑格爾在他身后扣動了扳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